立即捐款

姚松炎

前立法會議員 網誌

政經

過度設計遇上監管不善可以致命

過度設計遇上監管不善可以致命
廣告

廣告

圖1 葵芳邨於80年代鹹水樓醜聞,最終拆卸重建。來源:[2]

三名專家證人就沙中線紅磡站偷工減料案的獨立調查委員會聆訊中異口同聲認為該站結構仍然安全,因為工程有嚴重的過度設計(Over-design or Over-specification)。然而,他們忽略了過度設計並不一定代表安全,因為當承建商和監管者均以為安全系數高,便可掉以輕心,疏於監管,甚至故意偷工減料而出現偷過龍,有可能導致安全隱患。譬如有專家認為由於過度設計,即使少於一半的鋼筋不合格結構仍然安全,但這一結論是建基於除了鋼筋以外的其餘各相關部件均符合設計要求的假設,包括認為沒有鑿開部份的鋼筋全部符合要求,及混凝土已可提供足夠的承托力等;但既然鋼筋的承建商可以在某處偷工減料,為什麼專家們可以假設其他地方不會出現同類偷工減料?又怎可能假設混凝土的承建商不會偷工減料或者施工質素低於設計要求?事實上,政府曾向立法會報告發現在月台層板天花發現大面積的混凝土質量問題,正好反映其它環節的質量也出現不同程度的問題,當各項部件均有缺憾,合起來可以導致難以預測的後果,必須進行測試和驗證,才可確保安全。

可能幾位專家均來自外地,不熟識香港的工程界貪污和造假歷史,對過去幾次大規模人為建築質量不合格的事故未必了解,包括著名的「公屋鹹水樓事件」:1980年代多座公共屋邨出現嚴重結構問題,混凝土的強度低於標準,其後進行大規模檢測,結果合共發現577座樓宇存在結構問題,其中26座公屋因為結構遠低於安全標準而有即時倒塌危險,需要盡快拆卸重建。因此政府在1987年通過長遠房屋策略,在2001年前將所有徙置屋邨及廉租屋清拆重建。廉政公署亦透過兩名涉案的污點證人指證3名承建商及7名當時現任及前任的政府人員,1988年3月11日,法庭判處兩人罪名成立,被判入獄3個月,緩刑一年及罰款4,000港元。[1] 當時的設計標準也有安全系數,而除了那26座有即時危險而須拆卸外,其餘的舊型公屋邨本來亦被視為安全,但政府最終決定全部重建,因為既然混凝土可以因為貪污而用鹹水開,其他工序也難以確定是否符合設計要求。

另一宗較近年發生的大型建築事故當然是「公屋短樁案」,承建商同樣因為知道香港的地基法例有高安全系數,承建商多次被揭發偷工減料,包括1999年房屋署發現居屋天頌苑兩幢樓宇樁柱長度不合標準,須進行鞏固工程,廉署控告7人串謀訛騙等罪行,兩名工程師及助理工程監督被判監7年。[3]

2000年,房屋署再發現沙田愉翠苑兩座嚴重沉降,證實有嚴重短樁,雖然技術上可以加固補救,但當年政府為了挽回公眾信心,兩幢樓宇最終拆卸重建。其後廉署拘捕8名涉案人士,其中涉案承建商的兩名董事被裁定串謀詐騙罪名成立,被判入獄10年;另一名地盤代表亦被判監3年半。[4]


圖2 沙田居屋短樁案的模型。來源:[5]

還有不少工程貪污案均涉及偷工減料及監管人員收受利益縱容承建商牟利,譬如2001年黃大仙及飛鵝山兩幅路旁斜坡鞏固工程的泥釘長度不符規定。廉署調查後發現路政署監工收受賄賂,包庇承建商使用不合規格的物料,以降低成本及縮短施工時間,最終3名路政署監工及承建商等共10人被捕。2009年,廉署在另一宗涉及公職人員工程貪污案中再拘捕20人,包括一名已退休的土木工程拓展署署長及5名路政署官員,涉案的路政署官員懷疑在多項道路維修合約中放鬆監管。[3]

最近期的一宗仍在審訊的有關港「珠澳大橋的壓磚仔造假案」,土木工程拓展署把小蠔灣試驗所的管理外判予嘉科工程顧問有限公司,而兩名嘉科實驗室技術員在進行混凝土測試時,為了符合規定以獲得認可,更改電腦日期和時間,或用替代品進行測試。廉署就事件共控告19名外判顧問公司的實驗室職員,兩人已認罪並分別被囚32和22個月。[6]

即使沒有涉及貪污,工程的過度設計仍然可以致命。大家一定記得1996年佐敦的嘉利五級大火,導致41死80傷。其後由胡國興法官出任主席的調查委員會的報告中揭發火災導致嚴重傷亡的原因之一實為過度設計。報告指出,嘉利大廈設計有三條樓梯可供離開,而《建築物條例》只規定不少於兩條走火樓梯。換言之,設計逃生樓梯出現「過度供應」!本來,逃生樓梯應是愈多愈好,但不幸是,當其中一條樓梯的出口被鎖上時,即使消防處在多次例行檢查中一早就發現有樓梯被鎖上,但由於法例只要求最少兩條走火樓梯,即使鎖上第三條樓梯,該樓宇仍然符合法例,所以消防處一直未能採取任何行動。雖然消防處和屋宇署之間就這項危險但仍合法的情況交換了備忘錄,但礙於法例兩部門均未有採取任何法律行動;而佔用人可能也知道該樓宇只須兩條走火樓梯,所以敢於佔用及鎖上第三條樓梯,而失去警覺性。


圖3 嘉利大廈大火。來源:[7]

消防處和屋宇署當時的態度與沙中線紅磡站偷工減料案聆訊中的幾名專家的態度有點相似,大家只關注在過度設計的情況下即使有不合理違反安全原則,仍然堅持狀況仍屬安全,所以建議不採取任何補救行動,嘉利大火最終導致41死80傷,沙中線的所謂安全,將來可能引致更嚴重的死傷事故,而專家們是不需要承擔任何責任的。[8]

參考:
[1] 廉政公署 (?) 26座公屋貪污案
[2] 蘋果日報 (2013) 不見慶祝雙十節 沒有鹹水樓醜聞;官方公屋展 敏感歷史消失,9月27日。
[3] 蘋果日報 (2017) 政府大型工程屢爆貪污 愉翠苑短樁案最轟動,5月20日。
[4] 蘋果日報 (2002) 官斥累房署耗五億拆卸重建,短樁案兩董事重囚12年,9月4日。
[5] 蘋果日報 (2009) 展品多多,佳寧66億騙案數簿曝光,2月9日。
[6] 香港01 (2018) 港珠澳大橋石屎測試疑造假案 2技術員分別被判囚21個月和23個月,11月2日。
[7] Woo, K.H. (1997) Final Report of the Inquiry into the Garley Building Fire on 20 Nov. 1996, Hong Kong Government, 26 Aug. 1997.
[8] 蘋果日報 (2010) 案發現場:行佐敦薈 咪念經,7月25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