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鍾劍華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網誌

政經

政制落伍與劣質領導,誰拖垮了誰?

政制落伍與劣質領導,誰拖垮了誰?
廣告

廣告

過去兩星期,港人可說是看盡了政府如何出洋相。政府未能審時度勢,以為拿着一個簡單的觀念,就可強行把長者綜援的申請門檻由60歲提高至65歲。最終要拋出一個「補鑊金」方案來籠絡建制派才可令原本的建議勉強推行。但最新的說法,是連說未夠65歲而又半年不積極找工作的,要象徵式扣減200元綜援金的構想都可能會擱置。而之前特首態度傲慢,說自己有權選擇見哪一批議員,到頭來還不是要再補一鑊,還重申「一向重視行政立法關係」云云。果真如此,之前又憑甚麼來抽水?現在看來,就算是補完一鑊再一鑊,這個政策就算能勉強推行,也將會走樣變形,在未來也只會繼續爭議不斷。

另一方面,政府在去年千億財政盈餘下,堅拒不肯向市民派錢,最後連一些建制勢力都不支持,才勉強拋出一個向部份人派4,000元的關愛共享計劃。接近一年了,申請程序才可展開,但手續繁複又錯漏百出。近年,新加坡和澳門都有向市民派錢,但未見過像香港般一邊派一邊被痛罵。香港越來越多人覺得政府應該派錢,其實是向政府投下了不信任票。大家都覺得財政盈餘放在政府手裏又搞不出甚麼長遠的政策,與其讓政府把盈餘花在大白象工程,倒不如向市民攤派算數。這次選擇性派錢費時費力又大出洋相,只會令市民對政府的施政能力多了一個質疑的理由。

至於三隧分流方案,政府最終也要主動收回。還有差不多年年都必然發生的醫療系統爆煲事件,就更是令政府狼狽不堪,今年更可以說是搞到「笑話」連篇。

多年來,香港及北京當局仍然口硬,以為只要搞好民生經濟,香港人對政制改革的訴求便會淡化。現屆政府也經常說要待社會氣氛適合的時候才重新處理政改問題。但過去半個月內一連串事件,再一次說明香港現行制度根本未能合理擺平社會紛爭。上述幾件事的發生,某程度上都可說是制度缺陷而造成的。

林鄭傲慢剛愎火上加油

香港特首只是由受北京操控的小圈子選出,本來就缺乏強烈的民意認受來領導社會。當有任何爭議時,立法會任何一位議員都有理由以這個政府不代表我而拒絕賣賬。在現行制度下,特區政府在立法會內根本未形成一個穩定的管治同盟。雖然政府已透過不合理地取消民選議員的資格及各種損害議會公平的手段,令建制派可主導議會。而大部份建制政黨都受命於中央,淪為只懂贊成的舉手機器。不過,當事件不涉及北京有強烈意向而要主導的情況下,建制派議員同樣可以成為反對派。最近發生的幾件事都是這種性質。

當然,這一連串事件令政府狼狽如斯,也不能排除有個人因素。林鄭月娥自以為是,近幾年更是經常「顧影自high」,以自己善於處理政策問題來自我標榜。這種自以為是、傲慢剛愎的性格也是令政府在上述幾件事上灰頭土臉的部份原因。她在立法會回應議員時態度傲慢無禮,令建制議員都無法接受;她在選擇性與建制議員見面及拋出「補鑊金」方案後,以為可保住面子,便毫不客氣地抽泛民議員的水。

財政司司長及民政事務局局長的辦事能力,從他們上任當天已受到質疑,這次派錢也派到被罵,足見市民對他們的質疑有道理。三隧分流方案最終要收回,曾經支持及要求政府處理好三隧車流問題,甚至不惜要求政府回購經營權的政黨都應該檢討為何前後不一。這一次令方案無法過關的關鍵,是三條隧道的收費調整建議。平情而論,在談判過程中政府確實有保密的理據。但為何沒有把調整收費方案的依據及大致準則及早向不同的黨派作說明,從而管理期望?這些同樣都可以說是政府處事不周的結果。而結果也證明,只要政府的政策不符合立法會內政黨的選舉利益考慮,誰都不會是政府的盟友。

當然,像林鄭月娥近年這種作風,是由制度助長;不夠水平的人可以成為局長,這些都是制度缺陷所致。總而言之,香港政治制度的落伍,令政府的施政難以暢順,甚至已經令香港成為一個難以有效管理的社會。制度的不足,與政府領導層個別人質素的缺陷,只是互為因果,互相拖垮,同時也在慢慢拖垮香港。

原文刊在蘋果日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