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鍾劍華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網誌

政經

屁股與腦袋,做官與做人

屁股與腦袋,做官與做人
廣告

廣告

馬家輝在其今天明報的專欄文章,用上相當嚴厲的口吻去批評及譏諷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

我讀過了那篇文章,雖然口吻嚴厲,但卻也很公允地指出了羅致光近期表現出來的問題,招人物議也是咎由自取。

老實說,羅致光那一句「當人可以活到120歲,60歲便是中年」,或後來他自己補鑊修正,說原意是指「中間」,我從一開始便不覺得是什麼嚴謹的邏輯語言。連「中間」與「中年」兩個概念都搞亂,已經反映出說的時候就已是邏輯混亂。以這個說法來掩飾,一方面正如馬家輝所說,「只是以所謂理性的咀臉來迴避與反攻」;另一方面,如果他的原意真的只是指「中間」,那爆出這句說話,與建議把長者綜援的伸請年歲門檻提高至65歲又有什麼邏輯上的關係?兜了個大圈,其實只是賣弄自己比別人聰明;表現自己講邏輯,暗示批評者不講邏輯;拒絕承認錯誤及失言而已。

至於後來的那一句扣減200元作「象徵式懲罰」之說,再一次暴露他的原意就是要「懲罰」,就是以他的邏輯,認為60至64歲的人都必須首先選擇工作,不論什麼理由,不選擇工作的,起碼都應該接受「象徵式的懲罰」。

在學理上、概念上、及邏輯上把定義長者的年歲提升至65歲,可以有很多理據來支持,這一點很多人都說過,我都曾經說過了,不再重複。說「未聽過」有僱主「拒絕聘用60至64歲的人」這句話,只能再一次反映羅致光的離地。如此離地,邏輯思維能力更高都不會成為好官。不知道羅致光又會不會以這是一個邏輯語言來作辯解,但這句說話首先是經不起現實的驗證。問一問羅致光以前香港大學的同事,例如陳文敏、鍾廷耀、何式凝等等, 已經清楚知道他以前的僱主香港大學,在姿態上已經表明拒絕繼續聘用上述人士到65歲。已經被清楚拒絕的就多,無需在這裏開名了。

如果講邏輯,提出一個命題,只要找出一個「證偽」,便足以把那個命題推翻。羅致光對這一個邏輯,應該不會不知道。

況且,正如馬家輝文章所說,作為一個曾經執掌社會工作及行政學系的人,為什麼連最基本的人文關懷都表現不出來?他沒有理由不清楚社會結構及客觀的環境,對年長一代的工作機會產生什麼不公平的影響。

前輩莫慶聯在他的Facebook轉介馬家輝的文章,指出「最諷刺的是,羅今天的表現,和他作為教育界及社工界的身份有極大的落差。一日為官,和昔日儼然不同,也應驗了“屁股指揮腦袋”這定律。」

我經常在想,究竟做人是否注定要由我們那個屁股來指揮我們自己的腦袋。這真的是「定律」嗎?這句說話的意思,大意是當我們站在某個崗位或位置,就唯有服從那個崗位的邏輯,放棄自己作為一個人原本從我們的腦袋或良心所作的判斷。講白一點,就是為咗搵食、權位、或其他理由,要放棄自我,放棄自己曾經有過的堅持和價值,來遷就那個崗位的期望。

至於那個崗位的期望由誰來決定?如果依據這個講法,當然就不在自己了,而是在自己以外的老闆、領導、體制、偉大的黨、永遠正確英明神武的乜總物種……,總之就是自己不能控制的。這不也可能正是馬克思所講的「異化」了嗎?總之,就是自己的腦袋也不要。如果腦袋是我們自我意識中一切的中樞,就是放棄了自己,讓一個給我們的屁股提供了承托位置的不知什麼外力,來取代我們的腦袋。大家都明,肛門根本不懂得思考,也無需思考,正常狀態下只聽命於腦袋,如果肛門變成只聽命於屁股,因為屁股也不需要思考,也就真的是做乜都得了,或者就連控制肛門的自主權也要放棄了。我認為這會是人生最大的悲劇。

人一生,在不同的場合、不同的崗位、不同的年歲,總會扮演不同的角色。如果每一次、每一個階段,都是由屁股來指揮腦袋的話,那到有天當我們要回顧自己一生的時候,究竟要回顧些什麼?如果用馬家輝那文章中提出的一些論點來想這個問題,羅致光他朝如果要回顧自己的人生,他可以如何調和今天當勞工福利局局長的這個屁股,和他以前當社會工作系主任時的那個屁股?

根據馬家輝的邏輯,或莫慶聯師兄暗示的邏輯,兩個屁股似乎真的調和不了,羅致光可能總得要否定其中一個?究竟是以前做社工時的屁股委屈了他?還是今天當官這個屁股要他受委屈?

人的一生,需要否定幾多個屁股?

也許無需講得這麼沉重,這裏有一個江湖智慧,叫做「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在邏輯上,我覺得這一個說法比較容易接受。簡單說就是「搵食啫,有乜辦法」。那就簡單得多了,無需否定自己,無需為自己辯護,就是江湖在近,搵食至上,大家點可以唔明?那就什麼都不用再解釋了。大家都明白,大家都可以理解,大家都比較容易嘗試去接受。

做官只是一時,做人卻是一世的事人。孔子曰:「吾道一以貫之」,這可能是孔夫子被奉為萬世師表的其中一個原因。不過,在今天這個社會,江湖在近、搵食大晒、屁股要指揮腦袋,誰人給你的屁股承托,便要食君之祿、擔君之憂,腦袋與肛門根本沒有分別,只是生物性的器官之一。因此,孔夫子的邏輯不再適合聰明人,要一個智商高達158的聰明人遵守這樣的邏輯,可能是很不合理的。

我等凡夫俗子,雖然可能也扮演過很多不同的角色,但始終未做過官,可能真的不知道為官之難。但也值得慶幸,自己的腦袋不會被自己坐著那張櫈騎劫。

老實說,與羅致光交情雖然不深,但仍然相信他是一個好人。起碼他當了官之後,沒有拋個身出來為林鄭DQ議員、僭建選舉主任的權力等等破壞香港制度的劣行惡行背書。他在當官前後接受傳媒訪問的時候,對於六四事件、對於民主訴求的態度還算是頗為清楚的,他也沒有因為做了官而要去推翻之前的說法。一直以來,令民主派人士難以加行政會議或政府團隊的其中一個主要因素,是那個集體負責原則。當然,我仍然認為遵守集體負責原則,與用屁股來代替腦袋是不一樣的。

羅致光先生還未至於像很多建制中人、五毛、愛國賊一樣,要自己的屁股及肛門完全取代腦袋,但願在這一方面,羅致光能夠堅持到底,千萬不要在這些作為人的底線上讓腦袋移位。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