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保育

「人道處理」的偽善

「人道處理」的偽善
廣告

廣告

漁護署將對襲人搶食的野豬作「人道處理」。「人道毁滅」已經是語言偽術,「人道處理」,更是偽術中的偽術,殺就殺啦,仲講咩嘢人道,真是沒有最偽善,只有更偽善。

野豬為何會襲人搶食,看看馬騮和牛牛的例子就明白。

行山郊遊,山友告誡,千萬不要拿着背心膠袋,否則會引來馬騮搶食。這是學習的過程,遊人經常從膠袋拿出食物餵食,馬騮看在眼裏,學習得到膠袋就等於食物,搶食,是本能反應。

靈長目的猴子固然學得快,看似笨拙的牛牛也很快學懂,當牛習慣被餵,見到膠袋就以為有食物。不像馬騮手腳靈活,牛經常會把膠袋吞下。把病死的牛解剖,不乏牛胃裝着大量膠袋的慘况。

人類霸了野豬的地盤,野豬與居民為鄰,早已失去怕人的本性,時會趨前向途人討食,襲人搶食,也是本能反應。

漁護署提議「人道處理」這類野豬,只是回應所謂民意的應酬式反應,既不治標也不治本,自欺欺人,浪費公帑資源。

襲人搶食的野豬不是因為野性難馴,這樣的行為其實是人類訓練出來的,即使殺了一批,第二批馬上替代。人類的行為模式不改,野豬的行為模式也不會改變。

停止餵食,加固垃圾桶,大幅減少食物來源,然後捕捉、絕育、放回,降低繁殖率,讓野豬的數量慢慢達到平衡,雖然未能立竿見影,也無法滿足殺戮的快感,很可能是治標治本的辦法。

西方童話狼都是歹角,現實世界人類也把狼趕盡殺絕,結果令野兔無限制地繁殖,農作物被兔吃個清光,農民損失慘重。當地政府不得不在田野重新引入狼,以平衡野兔的數目。

食物鏈生態平衡看似簡單,但其實是大學問,不得其法,會引來災難。

原文刊在明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