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專訪】上莊證學生運動未死 嶺大學生會候選內閣:唔係全部年輕人都冷漠

【專訪】上莊證學生運動未死  嶺大學生會候選內閣:唔係全部年輕人都冷漠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多間大專院校學生會近年均出現「斷莊」潮,嶺南大學今年幸好「有莊」,學生會候選內閣「鏡」接受獨媒訪問時,候選會長潘嘉傑認為「上莊」是一種表態,「參選係為一啖氣,話俾當權者聽,仲有班人搞緊嘢、有反對同監察的聲音,唔係全部年輕人都冷漠」。

左翼還是本土莊?

看看「鏡」的政綱,寫有反對新自由主義、支持分配正義、支持同性平權、反對種族主義、關注動物權益和支持永續發展等。記者劈頭第一句便問到,「你們是左翼還是本土莊?」他們表明,不希望用派別作標籤。

然而,六四、雨傘運動、旺角騷亂和港獨,這些都是照妖鏡。

港大學生會落選內閣「傲蒼」稱,旺角騒亂是受到黑社會操控,這支被指親共的內閣最後高票敗選。潘嘉傑開宗明義說,不反對使用暴力作抗爭手段,「再暴力都不及制度及司法的暴力」。他認為,旺角騒亂是官迫民反的現象,尤其在雨傘運動後,年輕人遭到政治打壓,加上警察濫權,「難免令人有情緒,做這些事是無可奈何,旺角騷亂都是想香港變得更好吧。」

IMG_9333

港獨自決是香港前途的選項

對於港獨,潘嘉傑亦絕不含糊,「港獨及民主自決,作為香港前途選項是沒有問題,自決是人權。」他強調,只要能夠令香港更平等,社會、經濟更公義及進步的都會支持,「如果港獨只係換支旗,咁就無意義囉。」

但對於支聯會舉辦的六四晚會,他們則表示不會斷言表態是否參加。「六四不是鄰國的歷史,六四確切地影響緊香港人,不少香港人受到這段歷史影響。」

潘嘉傑強調,仍然堅持講六四,是因為六四每天都在上演,中共對人民的壓迫有增無減,「爭取民主是每一個香港人的事,應連結想法一樣的人,不應隔離自己。」

除了對社會議題的立場清晰,「鏡」對校政同樣關心,他們希望校方改善校園內 Wi-Fi 緩慢的問題,並爭取增加學生影印金額約上限,和爭取更多資源照顧精神健康學生等。

在訪問中,最主動回答記者問題的是潘嘉傑。他今年文化研究系三年級,一直積極關心校內事務。一年級時便加入嶺南勞工關注組,去年更和同學組成「嶺事館」,「嗰時何君堯講殺無赦,覺得學校無人關注校政和時事嘛。」

IMG_9343

昔日中學生走得更前 沉澱過後重新上路

外務副會長陳穎茵是工商管理系一年級的學生,她笑言,自己的故事說過很多遍,曾多次接受訪問。那是中三的事,正值雨傘運動。陳穎茵是聯校罷課關注組的成員,和學民思潮籌備學界罷課。九二八在金鐘吃過催淚彈,「好記得,抬高頭看到門常開(政府總部),天空又灰暗,真係忍唔住。」那一刻,流淚不止在面額上,心中亦淚如泉湧。

自此,她每天都到旺角佔領區溫書,《蘋果日報》便曾訪問這名「自修室的少女」。隨著雨傘運動黯然退場,真普選遙遙無期,幾年下來,陳穎茵變得不再關心社會,缺席遊行集會,DQ議員更是事不關己。她形容自己是港豬、「死港女」,只愛分享《新假期》和看化妝品。

沉澱過後重新上路,看到那篇《蘋果》報導,陳穎茵便反問自己,「幾時先搵得返嗰個我?14歲可以行得咁前,升了上大學反而做港豬。」她同樣表明,今次參選是要令社會知道,「香港還有學生關心政治」。

IMG_9322

「這時候上莊,是不要令低潮成為無潮,社會需要一些聲音」

何紹軒是候選副會長,就讀社會科學系三年級。他對記者的介紹是,從小學到中學一直留意社會時事,但只流於「諗」,今次參選就是要付諸行動,「我細個最鍾意睇的電視節目就係新聞。」

他在香港專上學院唸副學士,唸了一年資訊科技系,便轉系到社會科學。三年間,何紹軒對意識形態和社會階級有了更多的了解,尤其關注勞工議題。升到嶺大第一年便上莊,何紹軒認為,嶺南的同學們不太關心社會時事,指和雨傘運動後進入低潮有關,「這一代人有點失敗主義的感覺」。「這時候上莊,是不要令低潮成為無潮,社會需要一些聲音。」

IMG_9355

冀團結學生關心校政 對抗威權管治

話雖如此,威權管治在大專學界早已出現,嶺大在去年5月便通過校內場地使用守則,學生舉辦活動時不能觸犯香港法例,包括《基本法》,而且不能侮辱他人及破壞校譽等。潘嘉傑質疑,「盲的都知道是針對緊港獨,這是嶺大版的辱校罪」。他憂慮學生的自由正遭到剝奪,所以上莊是要團結更多學生關心校政。

此外,嶺大近年漸趨國際化,包括要求學生參加國際英語水平測試,即IELTS 考獲6.5分才能畢業。「有僱主投訴就強制學生,那明顯是職業導向,和大學教育的精神互相違背。」何紹軒質疑政策已有違博雅教育的精神。此外,嶺南亦改例要求課堂必須用英語上課,他慨嘆老師和學生之間缺乏交流。「以前班上只要全部係本地學生,就可以用中文上堂。改例後,得返交換生同老師講嘢,這已經唔再係博雅教育吧。」

IMG_9329

嶺南大學高層可說是「人才輩出」,校董名單中便有建制派的何君堯和陳曼琪,還有曾獲得十大傑青黃仰芳,她發表拜金主義的「極速上車論」。何紹軒強調世上不是只有錢,因為人生和社會有很多價值,「民主和公義便比錢更重要」。

校長鄭國漢同樣不遑多讓,他高調支持明日大嶼,曾撰文講述填海的好處。潘嘉傑對鄭非常不滿,指對方好大喜功,「根本不是校長」,「無學生的廣泛民意授權,當傾到招聘校長時,校董會學生(學生會會長)代表要離開會議,談何認受性?」

真正代表嶺南大學的聲音

雨傘運動後,人人說無力,願意上莊的學生實在是買少見少。陳穎茵總結時認為,在這時候上莊的確更形重要,「嶺南同學內斂,上堂大多玩電話、唔出聲」,因此更要了解他們的想法。「除咗關心社會,做好校內諮詢都好重要,出到去先可以同人講,我哋係真正代表嶺南大學的聲音。」

記者: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