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朱凱廸選舉呈請兩面三刀

朱凱廸選舉呈請兩面三刀
廣告

廣告

立法會議員朱凱廸2018年12月參選元崗新村鄉郊代表選舉,選舉主任袁嘉諾以朱凱廸「隱晦地確認支持獨立是港人的一個選項」,裁定其提名無效

朱凱廸 2月1日提出選舉呈請,向高等法院提交由何謝韋(何俊仁、何俊麒)律師事務所代表撰寫的入稟狀。第一點指選舉主任無權對他作政治審查及調查他是否真誠擁護《基本法》;第二點指就算選舉主任有此權力,其決定亦屬錯誤,沒有基礎及令人信服的證據等以證明朱是不擁護《基本法》。

權力必須由法律規定,既然認定選舉主任無權作政治審查及調查,「就算選舉主任有此權力」的假設,與第一理據互相矛盾,醉翁之意不在酒?其實朱凱廸選舉呈請的理據,並不是純潔心靈伸張正義,而是借題發揮係兩面三刀。

《中國憲法》第三十一條訂明:「 在特別行政區內實行的制度按照具體情況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以基本法規定。」《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主要官員、行政會議成員、立法會議員、各級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員在就職時必須依法宣誓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

講大道理講法律規定,《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列明的公職人員,都是政權性質的公職人員,並不包含鄉郊代表和區議員。「在就職時必須依法宣誓」,第一百零四條實質性的規定,就是列明的公職人員就職後必須擁護和效忠;香港條例第11章《宣誓及聲明條例》附表2,並無規定鄉郊代表和區議員在就職時須宣誓擁護和效忠,「擁護和效忠」並不是參選及當選鄉郊代表或區議員的法定要求。

香港法律亦無關於懲處鄉郊代表和區議員不擁護《基本法》的規定,有關法例明確規定,參選鄉郊代表和區議員簽署「會擁護和保證效忠」的聲明,就如大律師李志喜所言,純屬形式上的規定,假若當作是實質性要求,就是違反《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亦違反相關的選舉條例。朱凱廸提選舉呈請唔講法律唔講大道理,是不願對焦抗爭,或許是「擔心會令法庭承受巨大政治壓力。」

《鄉郊代表選舉條例》第24條 訂明是獲提名的候選人須遵從的規定:「除非提名某人為鄉郊地區的選舉的候選人的提名表格載有或附有一項由該人簽署的聲明,示明該人會擁護《基本法》和保證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否則該人不得獲有效提名。」第24條的規定清晰明確,候選人簽署聲明是提名有效的規定,而不是提名資格的規定。

《選舉程序(鄉郊代表選舉)規例》第10(2)條 訂明:「除非選舉主任決定該提名表格無效或候選人退選,否則,如《選舉條例》第22、23、24及25條已獲遵守,該候選人的提名屬有效。」

《鄉選條例》第22條是訂明「獲提名為候選人的資格」,獲提名為候選人就需由選舉主任審核提名資格。第23條是喪失獲提名及當選資格的情況。第24條訂明是獲提名的候選人須遵從的規定,「須遵從的規定」是提名有效的規定,因此,第22條「獲提名的資格」以及第23條「喪失獲提名資格的情況」,都不包含第24條候選人簽署的聲明。

《選舉程序(鄉選)規例》第10(2)條已明確規定,《鄉選條例》第24條只是候選人須遵守有效提名的規定,候選人簽署聲明已經遵從《條例》符合有效提名的要求。第24條「會擁護和保證效忠」的聲明,並非需選舉主任信納的項目。

《選舉程序(鄉郊代表選舉)規例》第7(3)條訂明:「選舉主任可要求獲提名為候選人的人提供提名表格沒有涵蓋而該主任認為需要的資料,以令該主任信納該人有資格獲提名。」

《鄉選條例》第24條是有效提名須遵從的規定,候選人簽署的聲明不需選舉主任信納。而《選舉程序(鄉選)規例》第7(3)條是審核提名資格的規定,該規定並不適用於《鄉選條例》第24條的聲明。

法例已明確規定,選舉主任無權要求候選人提供任何資料進行調查及審查,以判定候選人是否真誠擁護《基本法》。朱凱廸點解要假設「就算選舉主任有此權力」?佢自己心知肚明。

候選人簽署「會擁護和保證效忠」的聲明不需得到信納,選舉主任無權調查及審查,亦無權裁定是否真誠擁護《基本法》。朱凱廸選舉呈請的理據,「就算選舉主任有此權力」的假設係兩面三刀,是祈求通過此案例,由法庭確立選舉主任的「DQ權」,擴展到區議會選舉和鄉郊選舉,為未來的區議會及立法會選舉做好準備。

「就算選舉主任有此權力其決定亦屬錯誤」,強調選舉主任袁嘉諾沒有基礎及證據以證明不擁護《基本法》,朱凱廸只力爭自己不應被DQ,選舉呈請係唔想要威只想戴頭盔。一切向錢看,認同選舉主任有權判定是否真誠擁護《基本法》,「民主派」是偷偷望偷偷笑非我族類的參選人被DQ,律師界則是喜見樂聞選舉呈請。

朱凱廸提出選舉呈請
朱凱廸解說選舉呈請

延伸閱讀:
朱凱廸的兩難決定
原來林鄭最叻係捉蟲
劉小麗選舉呈請為他人作嫁衣裳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