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拜年都俾林鄭月娥激親

拜年都俾林鄭月娥激親
廣告

廣告

今時今日,留意本地新聞的後果往往是,好好地的一天,會被特區政府官員那些離地傲慢言論糟蹋。大年初一,本來高高興興,忙着在社交媒體向親朋戚友拜年,可是又被特首林鄭月娥「激親」。

公立醫院牀位及人手短缺,未能追上社會對公營醫療的需求。近幾年每到冬季流感高峰期,政府及醫管局對前缐的忽視便變得失非常明顯,急症室大排長龍,病房要在通道加牀,醫生護士做到「停唔到手」。面對醫生護士忍無可忍的抗議,市民及傳媒對醫療系統的關心及要求政府解決問題,林鄭的回應居然是「政府額外撥款五憶,展示對前缐醫護的支持及實在關懷」。確保公營醫療系統能暢順運作,有足夠資源,讓醫生與護士能得到所需的支持,服務市民,是政府的責任,是政府應該做的,不是由特權階級組成的小圈子以777票「選」出來的她的所謂「支持與關懷」。

關心香港公共政策的市民都知道香港沒有資源問題,香港根本不缺錢。我們的財政儲備高達一萬億元,而每年的公工開支只是約5000億,即是政府完全沒有收入,政府也可以如常運作接近兩年。我們缺的是接地氣、有同理心、謙虛、不是只為特權階級而是為廣大市民服務的政府官員。

以公共醫療系統為例,急需資源的還有兒童及青少年精神科,好讓「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症(ADHD) 的兒童及時得到治療。

此病的主要徴狀包括專注力不足,容易受周圍環境影響而分心,比較善忙,而兒童的活動量較高,經常離開座位,四處走動,並會說話較多,行為較衝動。跟據「專注不足/過度活躍(香港)協會」的推算,本港有超過5·6萬ADHD兒童。這羣兒童,假如沒有得到適當的醫治,往往會被老師及同學誤會為曳學生。

可是在現時的公營醫療系統中,這羣兒童平均要輪候超過兩年九個月才能得到治療。輪候時間比單身長者輪候公屋還要長。有ADHD的小孩,病徵往往在六歲左右開始出現,等候兩年九個月,令他們錯過了治療的黃金期。不忍子女受苦的家長,不少找私家醫生求助,但醫病費往往近萬元,有的家長為了減輕子女痛苦而賣樓。

減輕這羣兒童痛苦的方法非常簡單,增聘精神科醫生,大幅縮短輪候時間至半年內,又或者公私營合作,資助有需要的家庭找私家醫生求診。

特區政府缺的不是錢,亦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而是沒有把市民放在眼中。說到底,市民沒有「炒佢地魷魚」的權力。

題為編輯所擬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