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漁護署擬收緊養魚牌 魚戶控訴、質疑為填海基建消滅漁民

漁護署擬收緊養魚牌 魚戶控訴、質疑為填海基建消滅漁民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漁護署計劃收緊養魚排續牌條件,立法會議員朱凱廸聯同二十多名養魚戶舉行記者會,表明反對署方收緊魚類養殖區牌照的建議。日後養魚牌將設立三項新規定,包括漁排面積需與牌照面積一樣、養魚面積需佔魚排70%以及每一平方米魚排需十公斤魚穫,朱凱廸形容是「三辣招」,迫令漁民承擔不成比例的風險,要求撤回新措施。

西貢糧船灣養魚戶吳少茵,她指影響漁戶面對各種天災,承受血本無歸的風險。去年颱風山竹襲港,養魚戶就如「世界末日」,至今未恢復元氣。颱風後亦令西貢海水嚴重污染,署方多次發出六次紅潮警告。吳少茵直指漁護署的新措施不能協助他們,反而令他們更加「窮途末路」。吳少茵批評養殖標準「堅離地」、陷阱及高門檻,質疑政府的用心何在,「佢地無任何數據俾我地睇(十公斤標準)係work既」,她指不同魚類有不同用地需要,如果「魚碰魚,價值已經會降低。」

IMG_9208
西貢糧船灣養魚戶吳少茵

她續指署方沒有幫助養魚戶,包括提供新魚苗及改善水質。他們如需符合署方新標準,必須大額投資,「漁民得三餐溫飽,無能力再投入人力物力」,「係咪想迫死我地?政府係要消滅我地漁民。」吳少茵表明要「抗爭到底」,又稱「來生不做香港漁民」。

西貢滘西洲養魚戶張全稱,曾購入大量黃立鯧,結果損失數十萬,漁護署當時告訴他香港水質太差,不適合養殖,「依家根本養唔到魚,你仲要收緊,即係要收曬我地啲魚排」,「我地依家乜野都做唔到。」他同促政府改善水質。

IMG_9220
西貢滘西洲養魚戶張全

對於政府設全港魚排水質均無問題,更認為可以增加魚排面積。張全反駁署方檢驗時可能合格,但漁民24小時都在魚排,一旦紅潮來臨即令養魚死亡,不同意署方的說法。他指署方發出的紅潮預警並無意思,因為養魚戶不被容許拖走魚排避過紅潮。

從事休閒漁業的西貢榕樹澳養魚戶梁國栓稱,過往政府幫助漁民轉型,認為容納旅遊業才是可持續發展。他又指不少漁民感覺政府是為未來的填海及基建鋪路,故先行取消養魚戶的牌照。他的魚排目前的面積約300平方米,如需符合署方新規定至少要40至50萬。

IMG_9231
西貢榕樹澳養魚戶梁國栓

另一養魚戶尹先生稱,2015年大埔鹽田仔曾發生有毒的米氏凱倫藻紅潮,目前仍間或發生在吐露港一帶。滘西洲養魚戶周先生稱,曾有紅潮令全島的養魚全部死亡,政府當時放寬魚排用途,讓其他投資者作休閒垂釣,新措施將令這些投資「全部倒曬落海」。

朱凱廸諷政府鼓勵長者就業,是以懲罰的方法即收緊長者綜援推動,同一手法又用於養魚戶身上,「唔好諗住用罰人既方法達到目的」。養魚戶堅決反對收緊海魚養殖規管、要求改善水質及養殖環境及放寬魚排作休閒旅遊用途,朱凱廸則會於明日立法會食物安全及環境衛生事務委員會上,要求漁護署撤回建議。

IMG_9239
立法會議員朱凱廸

朱凱廸指魚排除經濟價值外,亦有社群及文化意義,認為政府要有積極政策推動。他亦批評漁護署曾舉行諮詢會,已經遭養魚戶炮轟,但仍一意孤行計劃於4月1日推行。

對於諮詢會的情況,養魚戶蘇先生當時曾問漁護署如今年的魚死亡,養魚戶如何是好,署方竟稱「出年再買過」,批評署方官員「不斷講大話」。對於有否向業界代表、民建聯何俊賢求助,他稱曾致電何俊賢,但對方「無覆我地,都唔知點代表我地」。

記者: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