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鍾劍華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網誌

政經

不售賣報紙的便利店

不售賣報紙的便利店
廣告

廣告

有人可能認為這只是一樁小事。我可不這樣想。

其實之前已經發覺,也有懷疑,不過當時沒有問清楚。今天早上去到西九高鐵總站,再去站內的便利店看看,然後再問清楚。事情似乎更肯定了。我說的「肯定」,是原來起碼有一間在香港境內的便利店,是不賣報紙的。至於原因,我就不能肯定了,但我有猜想,也想看看其他人能不能給我一個令人較寛心的答案或說法。

那一次是農曆年初四,乘坐高鐵上廣州。在自助取票機取得了在網上預訂了的車票之後,還有一點時間,便去到站內的便利店想買一兩份報章,我仍然有天天買報紙閱讀的習慣。但卻發現在雜誌架上,一份報紙都沒有,當時只是早上9:15,心想:「不會吧,這麼快便賣完?」

到了今天,早上還不到八點半,在同一店內也是一份報章也見不到。我便走去問店員,她告訴我:「呢度唔賣報紙,你去下邊柯士甸(西鐵綫)站買啦,嗰度有。」我再問:「點解呢度會唔賣報紙咁特別?」她說:「唔知道喎!一向都冇。」

如果真的要買報紙,可能就要回到柯士甸站了。柯士甸站站內有兩個便利店,其中一個靠近高鐵站通道的,要先入閘才可以到達,另一個就要去到車站的另一端。如果趕時間,或者嫌麻煩,可能就索性放棄了。我去到站內靠近高鐵通道那一個便利店,見到總共有11份報章可以選擇,包括那三份放在最底層,要撥開其他東西才找到的中央駐港喉舌報章。

記憶中,我從未碰見過一間不售賣報紙的些粉,這是我所知的第一間,不知道是不是唯一的一間。不知道其他朋友有沒有碰到過。

當然,很難清楚知道高鐵站內的便利店為什麼會這樣特別,但便利店不售賣報紙確是一個以前沒有碰到過的特殊,這足以令我有一連串的政治想像了。

老實說,我還未進入邊境管制區,仍有時間。如果買到報紙,讀完之後,我也很可能不會帶在身上,就把他丟進垃圾箱或回收桶算了。我可能也真的會放在背包裡,如果兩重的安全檢查真的不讓我通過,要沒收那份報紙,我也不會有異議,在其他口岸又不是未試過。

如果只是把高鐵當作一種交通工具,我覺得是否使用是一個選擇的問題。因為高鐵建設的爭議,很多人堅決不使用,這個我也能夠理解。選擇使用也不代表認為一地兩檢沒有問題。一地兩檢並不符合基本法這一個質疑,無論政府高官及京官如何強詞奪理,都是難以令人完全信服的了。現在霸王已是硬上了弓,以後要看的就是現在這一個把國內司法權力延伸到香港境內的安排,會不會真的出現事端。

jnvew

執行國內的法律,不是說只涉及地庫第四層那個部份嗎?但在這個內地口岸管制區之外,是不是已經在車站內的其他地方執行了一些國內的資訊審查及政治禁制?又或者是不是有一些政治禁忌已經被車站的管理安排自我審查了?說真的,我不知道,也不敢肯定。但也說真的,我確實懷疑!

香港人對一國兩制的信心,為什麼會被慢慢消磨掉?可能對於當權者來說,溫水煮蛙式的小動作,可以慢慢改造及塑造一些人的行為,甚至可以重塑期望與心態。這種做法,幾十年來在大陸可以說是無往而不利。在香港是否會同樣如此?

我記起了這一句說話:「自由的代價是永恆的警覺」(“The Price of Freedom is eternal vigilance”)。

很多資料都說, 說這句話的是美國的其中一位開國元勛,第三任總統傑弗遜。但其實這個說法沒有得到支持。從來沒有人清楚指出,傑弗遜在那一篇文章、那一本著作、或那一個場合這樣說過。其次,這一個說法或類似的說法,很多人都曾經先後提出過,包括南非大主教杜圖、南非黑人民權領袖曼德拉、美國人權運動領袖馬丁路德金、香港主權移交後的第一任終審法院大法官李國能等等,都曾經引用過這句話或類似的說法。

如果真的要最本溯源,比較完整地提出這個說法的似乎是愛爾蘭籍的大法官 John Philpot Curran。他在1790年發表的一篇演說中這樣說:「上帝賦予人類自由的條件是永恆的警覺,如果他打破了這個條件,勞役就是他犯罪的後果和懲罰他的罪行」(”The condition upon which God hath given liberty to man is eternal vigilance; which condition if he break, servitude is at once the consequence of his crime and the punishment of his guilt”)。

無論是誰人說的,這句說話「自由的代價是永恆的警覺」值得我們銘記,特別是生活在今天所謂「一國兩制」下的香港人。

如果這句話不是來自傑弗遜總統的,他的另一句相關的說話也許也值得大家參考,他說:「當媒體是自由的,每個人都可以閱讀到,那所有人都是安全的」(Where the press is free and every man able to read, all is safe)。

正因如此,發現有一個在香港境內但又處於這個敏感的地方的便利店,在不知道什麼原因的情況下竟然決定不售賣報紙,確實觸動了我的警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