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伍麒匡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網誌

國際

自由韓國黨議員「光州事件聽證會」失言事件,成為政黨民意扭轉點?

自由韓國黨議員「光州事件聽證會」失言事件,成為政黨民意扭轉點?
廣告

廣告

1980年5月18日於韓國發生的光州事件,至今可謂未完全正式平反,皆因對平民進行暴力鎮壓的政府及軍人仍未因事件而負上法律責任。雖然大部份韓國人均認同時任總統全斗煥非常暴戾,獨裁統治侵蝕國家及社會的安寧。不過屬保守派的在野黨自由韓國黨的議員卻不同意,甚至在聽證會上因失言而引起不少負面聲音。究竟這次政治風波會否成為眾政黨的民意扭轉點?會否為總統文在寅的民意帶來改變?

自從《逆權司機》等講述80年代民主運動的電影熱映後,文在寅政府隨即要求成立委員會就當年的歷史真相進行查明,而於2月8日在國會召開的「5.18真相糾明聽證會」上,參與聽證會的三名自由韓國黨議員金鎮泰、李鍾明及朴順禮在發言時表示,光州事件可被定性為擾亂社會的「暴動」,並稱呼參與示威的人為「怪物集團」,不但認為光州事件有北韓軍隊加入製造混亂的嫌疑,而且他們有讚揚前總統全斗煥為鎮壓叛亂所作出貢獻。言論一出隨即惹起不少爭議,包括執政黨共同民主黨的內的四個政黨都向國會倫理特別委員會進行起訴,其後最終李鍾明則被開除議員席位。

若要談到本身倫理特別委員會的設立背景,可追溯到1991年的第13屆國會,因為當時進行民主化改革後,第13屆的國會上有議員提出應訂立統一的倫理準則,從而分別於同年2月7日及5月8日制定了《國會議員倫理綱領》及《國會議員倫理實踐規範的》。其後成立倫理特別委員會掌管以前為《國會法》法律司法委員會的管轄事項,包括議員資格的審查及懲戒判定等。而他們根據著《國會法》第155條就議員提出的起訴議案判定被告是否需要受到懲戒,最嚴重的懲罰為開除議員席位,或如涉及刑事罪行,就交給警方進行調查。

雖然光州事件絕對是韓國民主化過程不能不提的歷史事件,但至今仍然上至執政者,下至學者之間對事件都有不同演繹。文在寅作為民主運動出身的人,固然見證了當時的軍政府如何暴力鎮壓,對於光州事件存在「北韓介入」等演繹固然不會恭維。而客觀數據上亦反映事件的而且確造成民眾傷亡,2017年的數據指出有218位平民死亡,363人失蹤,超過5000人因拷問及暴打而重傷。這次自由韓國黨議員的言論引起爭議的原因,是大部份國民都已經認知光州事件的發生,是涉及政府的暴力鎮壓,而且政府成立的調查委員會亦查出當時軍人有對示威者虐打及性侵等暴戾行為,利用「北韓軍介入」之說法來推翻事件的真相顯然非常不合適,言論猶如全斗煥推出的回憶錄,不但否認有鎮壓,甚至對見證暴力鎮壓的證人進行毁謗。種種跡象印證了至今仍有不少極端保守派仍否認全斗煥政權有暴力鎮壓,或者贊同其鎮壓的行為,切入點是有北韓共產主義的滲入,或認為支持民主改革的,就是「該死的赤色份子」。

文在寅政府及執政黨於去年起民意走勢反覆,甚至出現連續下跌的情況,相反自由韓國黨就逐步出現回升,甚至突破至朴槿惠親信干政門爆發前的水平,皆因前國務總理黃教安加入後積極為未來選舉造勢,從而親保守派的選民回復信任,放棄文在寅政府及共同民主黨。不過自從發生這次失言事件後,自由韓國黨的支持率停止了升勢,根據數據機構2月11-13日進行的民意調查顯示,支持率由28.9%急跌至25.7%;而執政黨共同民主黨由38.9%回升至40.9%。換言之,黃教安為政黨造的聲勢被失言事件有所崩壞。

而在野黨的聲勢因此而大受影響之下,文在寅政府更應把握機會將民生政策持續改善,並在南北韓問題上繼續努力,讓國民恢復對黨政的信心,避免出現政黨更替的情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