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邵家臻

社福界立法會議員/浸大社工系講師/社工復興運動發起人/我信基督,不信基督教/屋邨仔,在石蔭村長大/雨傘人/貓奴/進步社會工作學派/社工註冊局民選委員 網誌

政經

穩守專業質素,提防「鬆章放水」 ——回應《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聲明

穩守專業質素,提防「鬆章放水」 ——回應《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聲明
廣告

廣告

中共中央、中國國務院於2月18日印發《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規劃綱要」),要求各地區各部門結合實際認真貫徹落實。「規劃綱要」提及「社會工作」的有一句,而「社會服務」則有五句,內容如下:

「鼓勵港澳與內地社會福利界加強合作,推進社會工作領域職業資格互認,加強粵港澳社工的專業培訓交流。」(P.40)

「近年來,粵港澳合作不斷深化,基礎設施、 投資貿易、金融服務、科技教育、休閒旅遊、生態環保、社會服務等領域合作成效顯著,已經形成了多層次、全方位的合作格局。」(P.3)

「深化養老服務合作,支持港澳投資者在珠三角九市按規定以獨資、合資或合作等方式興辦養老等社會服務機構,為港澳居民在廣東養老創造便利條件。」(P.40)

「在珠三角九市港澳居民比較集中的城鄉社區,有針對性地拓展社區綜合服務功能,為港澳居民提供及時、高效、便捷的社會服務。」(P.40)

「引進境內外高端教育、醫療資源,提供國際化高品質社會服務。」(P.48)

「提升社會服務水平,為區內居民提供更加便利的條件。」(P.50)

本人就規劃綱要內有關發展大灣區社會工作及社會服務的方向有以下回應:

一. 內地院校一直向香港社工註冊局,尋求建立資歷互認,但至今未能成事,主要原因是兩地社會工作發展的水平差懸殊。內地一直沒有理論與實踐並重的社會工作培訓,即使國務院在2010年公佈《國家中長期人才發展規劃綱要》,要求社工人才在2020年達至300萬名,但有關培訓一直被批評照搬西方理論,而沒有本土化丶缺乏實踐課程丶缺乏專業師資;內地近十年才起步的社工培訓,未能與本港幾十年系統性的社工發展歷史看齊。由此可見,現時香港與內地社會工作資格互認根本沒有基礎;

二. 香港的社會工作向以「社會公義」作為核心價值,常以「站在雞蛋的那一邊」作為專業定位,恐怕跟內地法規和政治文化有很大出入,貿然互認,肯定是格格不入,夾硬互認,恐怕會損害香港社會工作的核心價值。

三. 現時,香港社工在內地參與社會服務未有因資格而遇上困難,也不見到香港社工有很強意欲考取內地的社工師資格;「規劃綱要」所提出的資格互認,說穿了,其實是以香港社會工作發展支援內地不成熟的社會工作發展。本人在此敦促有關部門不能因政治理由而「鬆章放水」,反而要緊守專業質素的門檻,反對以資格互認為由而調整香港社工註冊的「原則及指導方針」(principles and guidelines);同時亦反對政府以資格互認為由而修改《社會工作者註冊條例》。現時資格互認在社福界缺乏討論,更遑論共識,政府不應強行推動任何侵犯香港社工註冊制度的舉措;

四. 香港社福界不同組織一直有透過不同渠道與內地及澳門社會服務機構或教育機構互動交流,亦一直有為內地及澳門社會服務提供專業培訓,相信這些專業交流及培訓會一直繼續。本人亦支持香港社工或社福界與世界不同地方多作專業交流,以推動香港社會福利服務的發展。

五. 同樣地,香港政府亦透過擴展本地福利的可攜性及在內地發展安老院舍,讓香港長者能在內地特定城市安老,但事實上,遷往內地安老的個案一直只有極少數,「規劃綱要」提出「為港澳居民在廣東養老創造便利條件」,其實只重複香港政府近年的工作方針,相信政府仍然會繼續創造便利條件。政府更應尊重香港長者在香港安老需要和取向,將資源集中在發展本地安老事業。

六. 就社會服務的質素方面,由於有完善的教育系統,加上具法律效力的社工註冊制度,香港社會服務的服務質素一般較澳門及內地有保證;而社會福利署針對津助服務亦設有不同服務質素指標,確保津助服務的服務質素。雖然回歸後,政府未有為社會服務作全面規劃,整筆過撥款制度亦對社會服務的質素構成負面影響;然而,從社會服務發展歷史看,香港社會服務發展仍是大灣區內最具質素的。相信香港社福界願意與大灣區就社會服務進行交流,以協助提高周邊地區的社會服務質素,但前題是,不應令本港市民及服務使用者的福祉受影響,或令香港社會服務質素下降。

立法會(社會福利界)
邵家臻議員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