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伍麒匡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網誌

國際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韓國總統文在寅低民望的同時,變得明顯的黨政危機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韓國總統文在寅低民望的同時,變得明顯的黨政危機
廣告

廣告

韓國總統文在寅在2017及18年的民望可謂有相當大的對比,前年他憑著燭光集會所聚集的民望大熱當選總統,親民的作風及施政均贏得不少青年人的正評,支持率更曾經高達80%。不過來到2018年就走勢反覆,由70%高位一直回落,甚至於年尾跌穿50%平均線,反對率亦首次超過支持。雖然近期自由韓國黨的失言醜聞令總統岌執政黨的支持率稍出現回升,但情況仍然堪憂。究竟文在寅面對著低民望的同時,在新一年更面對什麼施政危機?這如何反映日後韓國的局勢?

最近文在寅及執政黨共同民主黨的支持度一直大不如前,除了不少人批評政府未能解決積存已久的民生問題之外,兩年關於執政黨的醜聞亦不斷增多。先有京畿道知事李在明多宗貪污、婚外情及違法助選,其後有慶尚南道知事金慶洙 Druking「輿論操控」案,孫惠園議員就被揭發有「不法投機」的醜聞,最近還有被視為文在寅接班人的前忠清南道知事安熙正,於性侵女秘書案的二審被改判有罪及即時收監。多宗新聞均令在地方選舉中投票給執政黨的選民大為失望。

近日來自韓國輿論數據機構的民意調查更顯示,在野黨自由韓國黨的支持率不斷上升,甚至比前總統朴槿惠親信干政門爆發時更高,同時執政黨則每況愈下,兩者之間的距離不斷拉近。而隨著文在寅政府的聲勢一落千丈,自由韓國黨已紛紛為下屆選舉造勢,除了招攬前國務總理黃教安加入之外,他更參選黨魁,彷彿在為下屆總統大選進行準備。諷刺的是,他昔日有份促成昔日的國政混亂,但事隔三年卻贏得不少人氣。

若要談到最近多宗爭議如何醞釀黨政危機,可以圍繞著他們的信任問題。談到殺傷力最輕的,已經是金慶洙的 Druking「輿論操控」案,因為案件的調查已差不多達1年時間,而且金慶洙背負這宗醜聞仍能在去年的地方選舉中,在被視乎保守派票倉的慶尚南道當選知事。直至他被判實刑及即時拘捕後,產生了兩極化的意見,有人認為法院判刑過重的同時,亦沒有就保守派政黨同樣的行為作出同樣的檢控及起訴;亦有人認為政府理應即將以《公職選舉法》中「取消公務員資格」的條文DQ金慶洙的知事職位。為選舉進行輿論捏造,可謂已變成韓國政治界的常態,連京畿道知事李在明亦同樣有此嫌疑。朴槿惠參選時更利用國情院進行輿論捏造,所以金慶洙案對執政黨及文在寅殺傷力不算最大。

不過,對黨政造成更多負面影響的,就是前忠清南道知事安熙正的性侵案,還有孫惠園議員的「不法投機」案了。去年韓國的 Metoo 運動,正是女秘書金智恩揭發安熙正性侵引起,而安熙正於當時的輿論被視為文在寅的接班人,於上屆總統大選曾角黨內參選人提名。一場性侵風波早已令他聲名狼藉,而在一審中被判無罪時更被輿論質疑有包庇的嫌疑,終於在二審中被改判有罪及實刑時,無疑大損執政黨黨員的形象。

孫惠園議員的「不法投機」案至今仍成為爭議之一,因為她仍然否認與案件相關的舉報。韓國首爾南部地方檢察廳早前收到來自公民團體及SBS電視台的資料,指執政黨議員孫惠園在2017年3月至去年9月透過熟人在木浦文物街購入多個房地產,並利用親朋好友及基金會的名義購入以分散個人房地產的紀錄,而鑑於有在野黨及其他類似舉報,檢方亦繼續將事件進行深入調查。除此之外,還有青瓦台非法監視平民等事件均反映政府現時的信任危機正在蔓延,導致進步派的支持度大不如前。

但值得思考的問題是,金慶洙的 Druking 門,還有李在明的是非纏身,是去年地方選舉前已發生的事情,為何當時選舉中仍能大獲全勝?這亦可以用 “Lesser Evil”的理論解釋。當時擁有極高民望的文在寅黨政,縱使開始浮現醜聞,仍然比起負面新聞更多的保守派自由韓國黨更為正面,再加上朴槿惠政府的親信干政門一直使保守派一蹶不振,令執政黨成為國民當時能夠最信任的一黨。

雖然當時執政黨幾乎在全部選區贏出,不過從近年的政績表現,文在寅政府固然有因此而鬆懈,民生問題遲遲未有最適合的對策,黨內的紀律亦變得混亂,釀成不少醜聞失信於國民。隨著保守派重新崛起,文在寅的黨政危機將會不斷加劇。如政府還未能反思己過,重整旗鼓面對國民訴求,國民不願再次發生的政黨更替或會再次發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