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非一般的村長,不一樣的野豬結局

非一般的村長,不一樣的野豬結局
廣告

廣告

一般鄕郊的村長,都予人一種守舊、人本、村民利益為先的印象。但凡野豬走進鄉村,推倒村內的垃圾筒,或者翻鬆泥土,很多時候,即使沒有傷害村民,他們都會主動要求漁護署「遷移」或者「狩獵/人道處理」野豬。

然而,西貢輋下村卻出現一位不一樣的村長 —— Martin,他反對獵殺野豬,深信智慧可以解決村內問題,而這些問題,可能小至村民的日常糾紛、大至拓展村地,他認為所謂野豬的問題,根源來自人類。

在過去數年,野豬於西貢輋下村內造成的問題,主要有兩項:

1. 有愛心義工(村內人稱豬媽媽)主動餵飼野豬,令野豬走進村內。據悉,去年十月,一頭野豬因主動向村民索食,與村民發生衝突。漁護署事後捕捉數頭「主動向人索食」的野豬,遷往其他郊區,日後人豬衝突的情況也大大改善。

2. 不時,有外來人進村,推倒村內垃圾桶,翻摷桶內雜物,令食物殘渣傾倒地上,間接地,將衞生問題歸咎於野豬身上。

Martin 村長提出數項頗大膽的建議,包括:

1. 要求「豬媽媽」義工於較偏遠的地方餵飼野豬,不致於野豬聚集村內,並主動出資圍封破損的鐡絲網,而事實上,村內人豬衝突的情況的確驟減。

2. 提醒村民改變「丟垃圾」的時間和習慣,減少垃圾滯留垃圾站,以便配合食環署工作時間表。

3. 連同區議員(李華光)積極跟進垃圾桶的設計,以及改善垃圾桶的圍封。最新情況是,食環署答應於短期內加設圍封。

4. 要求漁護署增加資源推行「捕捉、避孕/絕育,放回」計劃。

52641281_10156521502177772_416266198808788992_o

村民、村長必然與野豬對立嗎?

難道我們沒有更高的知慧、更文明的方法去取代殺戮嗎?

非一般的村長,不一樣的郷村,睿智又彈性的手腕,造就人豬共存的結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