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施建章

資深足球撰稿人 網誌

體育

假如陳譚新今天仍然執法

假如陳譚新今天仍然執法
廣告

廣告

早前凱景對夢想的一場港超比賽後,凱景隊長安基斯直言,廖國文是他生涯中遇過最差的球證。就連一向在球壇出名好好先生,斯文有禮的凱景教練馮凱文,也炮轟廖國文的執法,香港球證近年的水準每況愈下。

早前曾經在麥花臣球場遇上陳譚新,這位曾經執法1982年世界盃,並且在巴西對意大利這場世紀之戰擔任助理裁判的香港名宿,對於香港足球的執法水準,一針見血地說出問題:「球證是球賽的僕人,球證有責任保護球員的一雙腳,因為這是他們的生財工具,執法不好等於毀了球員飯碗。球證需要熟讀球例,但更重要是運用球例,無論面對任何級數的球員,作為球證一定要依據球例執法,不能怕了球星或班主」。

陳譚新坦言,過去執法時也遇過不少挑戰,尤其他與黃錦榮、張國駒、區志成等在香港足球黃金時代執法,面對的外援是世界一級水準,每場比賽前一定要好好準備,私生活要檢點,賽前杯中物更加不能沾。由於體型較小,陳譚新通常在場執法俾手勢會很清晰,令球員明白他的執法尺度,而每次俾牌球員,一定要與球員保持距離,清楚向球員發出黃牌,令觀眾與球員也知道判罰。

除了場上紀律,陳SIR 更表明,作為球證,一定要避嫌:「過去我當球證時,除非是裁判會或足總典禮或晚宴,否則他永遠不會去某些班主的酒樓用膳,尤其他是公務員,就要更小心。當你一頓晚餐本來要1,000元埋單,人地只收你200元,到你執法哪位班主的球賽,你怎判罰呢?吃人嘴軟,而且當年所有班主與我也是朋友,我應酬得多少個?」球證水準與球員是掛鈎,香港足球水準不高,當然球證也沒有可能明察秋毫。當球迷水準越來越高,大家都明白球例,看過高水準球證執法,又怎不會搖頭嘆息。可是當批評之聲出現,總會有人說球證好難做,球證判決錯誤是球賽一部份,永遠球證執法錯誤沒有檢討。

週而復始,當新人投考三等球證開始,就覺得球證永遠是難做,球證永遠是對的,數年後上到一等仍然錯漏百出。這代球證能做得到陳譚新的個人標準已少之又少,更遑論執法水平。大家都說香港超級聯賽水平不足,但軟件方面,中國媒體也讚嘆港超聯給予記者的出場名單與數據水平,遠在中超之上。假如陳譚新仍然執法,相信會像卡頓堡和馬錫(Milorad Mazic)一樣,被邀請到中超當職業球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