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何柃

醉心香港文化及歷史的一位偽文青 網誌

生活

還原石香姑

還原石香姑
廣告

廣告

提起十九世紀華南海盜,一般都會九秒九想到一代海賊王張保仔。一個年紀輕輕便統領數萬盜眾的頭目,南海就是他的王國,成就絶對曠古爍今。但提到張保仔,世人又只聚焦他和「養母」石香姑那段「不倫之戀」。是以人稱鄭一嫂的的石香姑,生平和面目總是模模糊糊的,在荷里活的電影魔盜王中,化身為又老又醜的妖婦,又或是在香港肥皂劇中行行企企的邵美琪。

其實石香姑才是整個海盜王國的中心點。

石香姑原名石陽,本為妓女,雖然她膚色黝黑(有說她原是蜑戶),但面目秀美,在廿六歲之齡,當了海上頭號大派紅旗幫頭目鄭一的押寨夫人。她在允婚之前,竟向未來夫君開了一個天價條件:要共治他的江山,並承諾會為他壯大其海上王國版圖。這個每天刀口過活的梟雄,竟也答應和一個小小女子共分自己用血汗打下來的天下!這個決定,可能來自鄭一知人善任的能力:只要是有能者,便不問出處、收為將領的一份大將之風。但相信也是他看出石香姑有過人的黠慧及驍勇本質。

果然,在石香姑成為了「龍嫂」鄭一嫂後,她就如君王最得力的重臣,令紅旗幫聲勢與日俱增。

石香姑一直是西方國家頭號通緝的海盜,但她令人聞風喪膽之處,並非如其他女海盜般,以殘暴見稱。相反,鄭一嫂的實力不在四肢發達,而是「食腦」。她不但精於汲取西洋船艦的先進科技,來改良自己艦艇的實力,而且在每次海戰,都運籌帷幄,智取敵人。更厲害的,是她深明以法治管理群雄的重要性。在她扶助鄭一以及後來的張保仔期間,一直致力完善海盜法規(在電影魔盜王也有提及的),並且嚴格執行。

紅旗幫提倡的海盜法則,一方面賞罰分明,一方面也着重把搶來的財物收為公有,再平均分配,亦規限盜眾在日常與平民接洽時不可欺壓,較官兵對民眾仁厚。更有趣的,是對女性加以保護的條例,申明如擄走婦女時,不可私下侵犯;而貌醜及有家室者,必須放回。貌美的則可競投為妻室,日後不可對之不忠。若對上述法規有任何干犯,即殺無赦,此例絶對有龍嫂的一份心思。

由於海盜法則的條文以平民及盜眾的生活為本位,而且執法嚴明,加上鄭—、石香姑及張保仔三人精明幹練,令海賊歸心者眾,更做到紀律嚴謹,得到平民的支援。到張保仔繼承紅旗幫後的短短兩年,幫眾一度達至七萬,成為南海霸主。其他顏色旗號,較紅旗幫凶狠的悍盜大有人在,但也只得瞠乎其後。可見成功治理之道,並非靠凶狠卑鄙、謊話連篇或是打咀炮,而是完善的法治和有效的管理。

至於石香姑與張保仔的「不倫之戀」,甚至說男的是靠龍嫂上位,不但少看張保仔的實力,也少看了石香姑。

石香姑下嫁鄭一的時期,與鄭一擄張保仔成為「養子」的時期相若。根據清道光袁永綸於《靖海氛記》記載,當時十五歲的張保仔「聰慧,有口辨,且年少色美,鄭一嬖之,未幾升為頭。」即是說,鄭一有龍陽之癖,當他明媒正娶石香姑之時,很可能也在嬖幸張保仔,而且也因他的機靈,早已青眼有加。換言之,這段三角關係早已存在,只是各人心有所屬而已。再者,只有笨蛋和庸才忌憚身邊的厲害角色。鄭一是個愛才又愛貎之人,但絶非泛泛之輩,怎會不察覺這段錯綜複雜的三角關係?到底三人日常如何相處,沒有資料可以引證,但張保仔的青雲路,在這三角關係成立時已然開始了。

至於鄭一猝逝,石香姑立刻捧情夫上位之說,更是小覷了龍嫂的能耐。

新寡的香姑作為海上第一大幫的統領,當然不會如此不識大體,加上一直暗戀她的黑旗幫頭目郭婆帶正對她熱烈追求,一心財色兼收。在接管紅旗幫的事情上,香姑更不能讓人有口實。原本,石香姑想助鄭一的姪兒鄭安邦上位,也算是正統,可惜在海戰之時,鄭安邦是個聞砲聲會抱頭掩耳的懦夫,只有張保仔跟石香姑火裏火裏去,加上他對龍嫂恭順,所以她棄鄭家血裔而重用張保仔,也無可厚非。再者,石香姑最初也只配予張保仔一隊船隊而已。隨着張保仔才德為人信服,加上他和龍嫂的關係日漸公開,兩人就成了紅旗幫的新主:甚至可以說,是石香姑為主,張保仔為副。只是男尊女卑的華人社會多着眼張保仔的事跡,但在十九世紀初,鄭一嫂才是西方社會認定的華南海上女王。

石香姑壯大了紅旗幫的海上霸業,但也為幫眾刀頭舔血的日子畫上句號。

經過紅旗幫與清葡聯軍的赤瀝角(赤鱲角)海戰,石香姑眼見不斷抽她們後腿的郭婆帶降清後,也算得上風生水起。她自忖雖然幫會實力仍在,但已是強弩之末。因此不惜在酣戰期間,硬生生地叫張保仔退兵,更把一切押下,作為和清廷談判的本錢。為要令談判萬無一失,她更親自率領一眾大小頭目的妻兒組成談判團,不帶任何兵刃,冒着盜賊首領可能被凌遲處死的大清律例,到廣州兩廣總督衙門遊說,最後更孤身留下作人質,以安兩廣總督張百齡的心。此舉看似風險萬分,但也是讓石香姑和張百齡直接談判的唯一機會,免因傳話失真而壞大事,結果清廷接受了張保仔的招降條件。石香姑每一步都計算精準,智勇雙全。如果她生於廿一世紀,也絶對是一個「頭號要人」:獵頭公司的頭號招攬對象。

在紅旗幫降清後,有指張百齡為要張、石二人有跪降之舉,而為兩人證婚,令兩人的關係名正言順(自然也名正言順的下跪了)。但張老也真心欣賞二人的才能,其後對他們重用之餘,亦照顧有加,以致被官員參他一本,指他對張保仔等海盜「寵待過優」。不過,張、石二人卻非忘本之人,有指在他們的家中掛有百齡畫像,在他去世後,石香姑更着兒子張玉麟在像前上香,足見她不但能幹,更是有情有義,有恩不忘。

所以,十九世紀初的南海海盜故事,石香姑才是真正的主角。在魔盜王中,她更像美麗勇敢的伊利沙伯。而據記載,張保仔在與百齡談判期間,身著紫綢長衫,頭戴黑方巾,風度儒雅有似卿士大夫,形象更似「新紮師妹」中扮演溫文黑幫二代的吳彥祖(而絶不是洪永城!!)。當世人竊議張、石二人的所謂「母子戀」,其實他們也是一對外貎、性格與才能也相當匹配的璧人。也許他們相逢於沒有傳統禮教規範的海盜群中,是命中注定的時代背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