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快點帶你的子女離開

快點帶你的子女離開
廣告

廣告

得知朋友們決定最快今年一家大小到澳洲,深深替他們覺得高興:當香港越來越恐怖,大人還能苟且得快樂時且快樂,但下一代呢?總不能不替他們著想的。離開,迫不得已,但非走不可。

若果你有能力。但沒能力的,也要想想辦法了,看看這兩天有關教育的新聞,何只不可思議,簡直是告訴我們,之後只會沒有再離譜,只有更離譜。

先不說新聞。我今日跟同學聚聚,還有他兩名在母校小學唸書的兒子。同學表示,作為家長他對學校的要求很低,但他聽過母校中學校長在中學介紹的講座後,那校長九唔搭八的趕客程度令他原本十五十六要不要讓大兒子原校升中的念頭一揮而去。

我對母校近況認知不多,或者可以說,都不大關注。只是他這樣一說,我想起一件事:話說早前在母校的那些Secret Page,有說有位老師希望另謀高就,新東家在決定聘請他之前向母校進行reference check,根據那篇所寫,有學校高層為了不想該老師離開,向reference check的機構抹黑該老師,當然是對其工作表現給予負面評價。

我曾向學校的老師提起這事,他們暗示這有發生過。我非常不明白,就算一個校長無能,若果真的這樣做的話,當事人除了可以向他提控也可以向學校提出索償。就算有相關保險保障這類風險,對校譽的傷害又怎計算呢?

說到對校譽傷害,早前跑馬地名女校畢業生最後一日回校發生的事情更加讓我不明所以。

就算老師幾不喜歡那些學生,他們都要畢業了,你都不用再對著他們。你要有心留難,在學校裡執正來做,不讓他們拿手機私自拍照,已經小學雞到不能了。在學校外拍照還讓你們看不順眼,要報警指人們阻街?

有時有些老師是否得人尊敬真的有原因的。就算不說這些,你這樣做,浪費警力可能告你唔入,但可以肯定,學校就此見報,校譽一定被影響。

我不知學校方面有沒有打算對這些教師作出相關的跟進,不過學校後來所發的官方聲明實在讓人失笑:個別老師因心急學生放學後不回家而報警?你有病無呀,講出黎人唔笑狗都吠啦!

這某程度上也讓人覺得,學校方面也是如此荒謬的。當教育的,最怕就是不能與時並進,不能銘記教導學生的意義與包容度在哪,更不可能動輒就用權威而不是道理去說服學生。用權威的不是說服,而是威嚇。

所以,當理工大學對於幾位學生在學校封閉民主牆作出抗議及阻撓學校高層還有指罵高層,竟然可以作出停學甚至解除學籍永不錄用的重罰,實在可以展示香港所謂的一國兩制實質變了樣是如此可悲。

那位校監出來說,學生行為像黑社會;學校紀律聆訊指,高層被罵「你哋收共產黨錢收得咁過癮,舐共舐得你哋咁開心呀啦,屎忽鬼」誹謗成立。

那位校監當年參與小桃園飯局公然與黑社會同檯是沒問題的,因為乜人都要食飯,下話?

誹謗?若果學校用相同標準處理所有學生教職員氣上心頭衝口而出就要拉要斬道歉都不能接受的話,沒問題啊,但真的做到才算,還是因為這跟宣揚港獨有關?

香港的教育界除了懂得執住你寫個「肺」字有無寫穿穿幾多毫米之外,還能教學生什麼?

就算對學校要求很低也好,若果你有能力的話,請帶子女離開香港。在這樣的一個地方接受教育,就當你乖乖地畢業也好,日後被講句說話也擔心被上綱上線,公平不存在司法只是私相授受包庇權貴,看來什麼叫「良知」也是廢話,因為身處的社會,沒有人信奉這一套。

原文刊在此
作者 Facebook Pag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