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謝冠東

中文大學翻譯系畢業生,《東東錯別字詞典》、《東東讀音小字典》等網上字典及翻譯社「東東心思社」創辦人(網址:www.kwuntung.net)。2009年活躍於反高鐵運動,熱衷行山和素食。 網誌

政經

理大告訴你的事——待人以寬,律己以嚴

理大告訴你的事——待人以寬,律己以嚴
廣告

廣告

古語有云「待人以寬,律己以嚴」,韓愈在《原毀》一文說「古之君子,其責己也重以周,其待人也輕以約」,也是說君子對自己的要求嚴格而全面,對待別人則寬容又簡約。

這令我想起近日的理大事件。一方面理大的學生言語粗鹵,對校方高層冠以「X共」和「屎忽X」等的指罵。唯另一方面校方前後也有諸多行為,例如以紅紙覆蓋民主牆、不關心絕食的學生、審判學生的過程黑箱、判刑隨意無法理基礎且不合比例原則,並且不允上訴等。檢討過來,校方的作為其實更是罄竹難書。但他們就是反過來,對學生是重以周,對自己的所有作為則輕以約,幾近視而不見。因為他們根本並非君子,他們甚至更像理大學生所描述的樣子。

韓愈在文中又說「(君子)其於人也,曰:彼人也,能有是,是足為良人矣。……取其一,不責其二」意思是「君子對待別人時,會說:那個人啊,能有這優點,就稱得上是良善的人了。……肯定對方的一個方面,而不苛求他別的方面。」但你可以看到校方完全背道而馳,他們就只針對學生的粗鹵無禮,對學生的捨身絕食和力爭言論自由絕口不提。因為他們根本並非君子,也枉稱教育學家。

而其中理大的某位校董更是典範。他指嚴懲的判決公允,而他的理由是對於學生,他「覺得有少少似黑社會刮友嘅感覺」。究竟這位大學高層支持嚴懲的判決,是出於一種如同學術研究的精準判斷,還是只憑個人感覺?(儘管我不知道何謂黑社會刮友)我只能認為公允的說法是從來沒有見過黑社會為爭取言論自由而進行絕食抗議。

更愚蠢的是,本來因為事隔數年,也沒有人想起他過去與黑道的往來,但他大談黑社會以及黑社會術語,才令人想起他之前與江湖人物的飯局。在這件事上,市民已並非只是「覺得」他與黑道有關,而是從新聞「看到」他與黑道有所交往,以及「聽到」他的黑道語言。他以這樣一句話來自暴其短,又豈不是咎由自取,愚不可及?

我能意識到為甚麼有些香港人會想爭取港獨,因為他們發現上述的偽君子,已在官、商、學三大界別蔓延起來,這些人既沒有道德水平又非常愚蠢。人們不想社會再受這類人的廣泛操控,因此希望爭取獨立。在這些人的管治之下,市民亦普遍感受到社會不公,例如年輕人「說一個奪字就是暴力」,被推倒在地血流披面的女示威者被控「以胸部襲警」並判入獄三個半月,但卻對精通僭建法律的高官家內有大量僭建不予起訴,而對於沙中線的諸多流弊亦無官員問責,並對承建商僅表失望。他們完美示範了對自己輕以約,對別人重以周的原則。是可忍,孰不可忍!

然而港獨是不合法、不可取、不可行的,大家千萬不要以身試法。因此你知道就只剩下一條出路:移民。可是你也別移錯了地方,聽取政府的建議移到了大灣區,那個角度只會比香港更為惡劣;而恐怕按照趨勢,香港亦越來越與之趨同,The worst is yet to come。那一堆烏雲,又豈會只有向科大演講的美國駐港澳總領事一個人看到呢?

題為編輯所擬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