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看到今天的財政司又會戀殖

看到今天的財政司又會戀殖
廣告

廣告

新一份的財政預算案,無論政府如何出來講,最重要就是令香港市民沒有好感,反之而來就是被拿出來嚴詞指責及批評。可能我個人是戀殖的關係,總覺得今天的財政司司長和當年的財政司似乎真的差很多。就算到了九七回歸之後,第一任的梁錦松還算是有理有節,這個可能秉承了九七前用人唯才。事實上就算去到曾俊華之後,再加今天的陳茂波,完全都不能稱職。由於香港有大量儲備,又不用負擔軍費,因此,真的像監房有位幫辦講「無人搵隻狗」,邊個都做到,這個可算是香港的悲哀。

九七前的財政司,首要具備就一定要熟悉金融界運作,出身是在國際金融界有著豐厚的知識,當然還要最好是銀行家或者是財經專家出身,所謂銀行家或者是財經專家,就必須在業界有地位和有決策能力,正式一言九鼎。

其實我對於九七後的財政司開始失望和反感就是2011年,我得到六千元的那一年。老實講,六千元也不夠我買張機票。從那次開始,我就深信香港政府已經失去了為民的功能,當年,若果能夠提出即時用500億啟動全民退休,那六千元我真的不想要,就如今天很多人士反對派錢一樣。但當時,沒有更好和更令人有感的建議,那就不如派錢。

對於陳茂波今次的財政預算,我只能用「把幾火」來形容,大家在著眼有沒有「分紅」,但從預算案內容就看到他的荒謬之處,為了討好老習,竟然加擬六億維修廁所,更用60億什麼美化或者是改善之類。這些若果看在普羅市民眼裡也不會有什麼問題。但若果曾經在政府工作過就知道,這些是政府份內事,也無需要特別撥款,好明顯兩項都是官商勾結項目。

近十年,香港的管治出了一個失格的問題,很多事情根本不需要到那個層次去做,但偏偏就是由高出幾級的人作決定。這種感覺就從上屆特首梁振英開始,到了今天的林鄭月娥就更甚,這些人好像是電視藝員般,要計出鏡率,更美其名是「民生無小事」,更到今屆的每日唸一百次「國家」,他們出來完全不能令香港人有感,就如今天陳茂波,有些時候,真的不知道他想講什麼。

我不是借題發揮,事實上,從這樣的建議,我就想到當年的夏鼎基,彭勵治,翟克誠,麥高樂。這幾位都是外國人,都是由當年的英政府委任。到後來,因為要應付政權交接下,就是前特首曾蔭權由1995年9月做到2001年4月。隨著高官問責制的開始,董建華就找來銀行家的梁錦松接任,到後來的唐英年之後的曾俊華,到今天的陳茂波。

大家只要從網上看看多年來的財政預算案就看到分別在那裡。近十年由於大陸的經濟發展,加上賣地成績好,作為財政司已經無需要傷任何腦筋,只要令到樓價不跌和滿足到北面的需要就是。當然,考慮這些眉目都要費神,因為又要面對公眾,又要討好北面,並非易事。

去年,財政預算要爭論的竟然是「派錢」,這個完全是失去了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若果真的能夠為民抒困,更想到和市民分紅的話,完全不及格,簡單而言,只要從政策上改善醫療,例如開放外國著名學府的醫生到港府醫院服務,增加更多的護士學校,適量輸入醫療護理人員,這樣你建一兩間或者擴建醫院才是解決問題,而並非鐵板一塊,好像很多難題,我這個阿叔都想到,難道三個大官一個月超過一百萬薪金想不到?老實講,若果真的有這樣的政策,搵鬼叫派錢嗎?

香港最麻煩就是有我這種阿叔,若果能夠將我們消滅,這個政府就事事順利,不過,今天的高壓制度下,我們這種阿叔只有叫和喊話,政府根本無需要理會。因為他們有足夠的支持者,包括建制派和北面的勢力。看到這個無作為的政府,我還是希望政府派幾千元我搭下飛機好過,好可惜,今次所派的又無我份。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