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2019年世界經濟向何處去?

2019年世界經濟向何處去?
廣告

廣告

原文連結:中國勞工論壇

今天世界經濟對危機的準備比2008年更差

Per-Åke Westerlund

2019年世界經濟會如何呢?在2018年9月股票市場出現了自1931年以來同期最差的紀錄之後,全世界資本家和投機者們都緊張不已。

聖誕節平安夜當天是紐約全年最差的交易日,而聖誕翌日則出現了有史以來單日最大的升幅。根據富時集團(FTSE)全球股票指數,2018全年全球股票市場下跌了12%。所謂的「新興經濟體」(北美及歐洲以外的地區)下跌最為嚴重,平均跌幅為20%。中國滬深股市分別下跌了25%和33%。

但是股票市場並非唯一令人擔憂的東西。全球經濟增長將會放緩,尤其中國、美國、日本、德國等重要國家。

首當其衝的並不是資本家,雖然他們的賬面財富減少了數千億美元。每個股災都是由世界各地的工人及窮人埋單,他們會遭受失業、減薪和更多的緊縮政策。

錯誤的預測

2018結束時的狀況與眾經濟學家於年初的預測完全不同。一年前,他們說世界經濟會出現2008-09危機後最大幅的經濟復甦。當時氣氛樂觀,尤其是因為特朗普推動減稅和刺激股市的政策。

2009年後出現的微弱復甦是通過增加債務而取得的,包括各國央行的極端刺激方案。單是歐洲央行(ECB)就在2015到2018三年間購買了總值超過2.15萬億歐元的國債。

美國的中央銀行(聯儲局)在2008到2015年購買了3.5萬億美元國債。各國央行亦將息率減至歷史最低,歐洲央行和瑞典等國央行甚至是負息率。

在2018年,越來越多人發現上述措施是不能夠持續的,因此刺激政策結束或減緩,而聯儲局亦在2015年底開始加息。

自2009年以來,一個很關鍵的因素是中國不斷增加的龐大債務。自2008年底到2018年第一季,中國的總債務從GDP的171%上升到299%(根據國際金融協會資料)。就連中國政府亦嘗試減緩債務增速。而全球債務則比20年前多2倍。

導致復甦的因素效力微弱,並且製造更大的貧富懸殊,而且現在正反過來變成經濟增長的障礙。高息率正在打擊債台高築的企業、家庭、政府。

據報,美國財政部部長姆欽(Steven Mnuchin)要求檢查全國銀行的抗風險能力,加上蘋果公司公布其銷售大幅下跌(特別是在中國),令聖誕及新年期間的市場擔憂有增無減。

根據最新的報告,去年第三季的數字證實了這些擔憂。德國、日本和意大利的經濟在7月到9月出現萎縮,如果這個趨勢在第四季持續,這些國家就證實陷入了衰退。12月,法國亦出現負增長。

至於歐元區整體,經濟增長則只有0.2%。中國的增長為6.5%,乃10年新低。就連美國經濟也在放緩,2019年的增長預測只有2.5%。危機最嚴重的國家,譬如土耳其和阿根廷,所受到的打擊更大。

全球資金緊縮

這些趨勢令特朗普尖銳批評聯儲局的加息政策,稱聯儲局是美國經濟的「唯一問題」。特朗普和許多經濟學家都預測提高息率會增加美元匯價,並導致全球性的資金緊張,特別是「新興市場」資本流出到美國。

特朗普的攻擊顯然對聯儲局主席鮑威爾(Jay Powell)有所影響。鮑威爾早前透露,過去減少刺激及加息都是「自動進行」,但現在會減慢加息步伐。

另外,特朗普亦在掀起民族主義和貿易戰。他對中國的攻擊暫時獲得國內政客和資本家的強烈支持。中美衝突不單是被視為經濟問題,而亦是兩個帝國主義國家之間的全球性權鬥。

正如我們過去所指出那樣,特朗普和習近平在12月布宜諾斯艾利斯所達成的「協議」並不代表貿易戰的終結。特朗普威脅,假如沒有達成新協議的話,美國將會把對20億美元中國貨品的關稅由10%調高到25%。在貿易戰伊始,中國政府低估了特朗普的威脅,但現在看來開始願意作出少許退讓,不過中國的讓步空間受到政治限制。

特朗普已開徵了鋼鋁材的關稅,並揚言要徵收汽車關稅。根據國際貨幣基金會,美國開徵汽車關稅會導致全球增長減少0.75個百分點。受著貿易戰所影響,全球貿易已經在下滑。

怒火上升--建設社會主義替代方案

所有這些因素令越來越多的資產階級經濟學家警告新的危機正在到來。英國《經濟學人》雜誌去年秋天關於世界經濟的專題只是在討論「下一次衰退」。曾在2008年金融危機前警告危險即將到來的經濟學家魯賓尼(Nouriel Roubini)認為新的危機會在2020年爆發。

預測大多認為今天世界經濟對危機的準備比2008年更差。許多可用措施都已經用了:空前的低息、高債務、刺激方案。

「我們沒有做好應有的準備去應對衰退,甚至比上次2008年危機時更沒有準備」,國際貨幣基金會副總裁利普頓(David Lipton)在接受英國《金融時報》訪問時說。

現在跟2008-09年的一個大分別,是各國政府和資本家都在走向民主主義和保護主義。資本主義的邏輯,就是讓本國和競爭對手的工人和窮人承受危機的成本。

對於左翼、社會主義者和全球工人運動來說,我們迫切地需要一個真正的替代方案。今天的資本主義只會帶來新的經濟、社會和環境危機。各國的民怨都在增加,2018年美國的工人鬥爭在增加,全球各地正在爆發新的運動,例如法國「黃背心」運動。我們需要有組織的群眾鬥爭來實現新的制度──民主社會主義和民主的計劃經濟,滿足人類和環境的需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