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伍麒匡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網誌

國際

朝美首腦會談告吹背後,還有什麼「零的突破」值得高興一下?

朝美首腦會談告吹背後,還有什麼「零的突破」值得高興一下?
廣告

廣告

2月27-28日在越南舉行的第二次朝美首腦會談,第一天雙方在和好的氣氛下進行簡單會談,並共晉業務晚餐。豈料在次日突然出現暗湧,雙方因談局破裂而不歡而散。雖然背後值得令人擔憂日後韓半島與美國的局勢,不過若回看整場朝美首腦會談由籌備,到選址及正式進行會談的細節,其實有在膠著的兩國關係狀態下出現「零的突破」,可謂值得高興一陣子的。

北韓的地理位置,與越南相隔差不多10小時的航程,上次在新加坡舉行的首腦會談亦有相若的航程。那一次則從中國的載旗航空中國國際航空公司借了一架波音747客機飛往新加坡,而這次卻選擇乘坐專人列車花兩至三天的時間抵達越南。越南這個選址,還有金正恩選擇火車代步的決定,分別看出這次會談與國際關係的一點端倪。

上次借中國的航班,這次利用自家專人列車,讓人懷疑金正恩有擺脫中國大陸這個領導式盟友的希望。雖然他的列車必須橫跨整個中國來到越南的邊境,表面上讓人認為金正恩希望「順道」在中國境內進行城市視察,途徑農村及都市感受中國的經濟發展。不過,這次選用自己火車顯然展示不想依賴中國的態度,想以一個真正國家領導人的身份,以自己國旗標注的交通工具到訪海外。因為上次乘坐中國的飛機到新加坡時,都要在記者等人面前在中國國旗下揮手,這無疑未能合乎他具野心的性格。所以即使北韓飛機的質素有限,都要用自家列車親自到訪。這次「火車之旅」,或多或少呈現了中朝關係的一點改變,縱使這次談局破裂令人揣測他會重新投靠中國。

為何這次不重新在新加坡舉行會談,而是選在越南?當中這涉及的政治考量,是值得深思的議題。越南在越戰後,美國為首的資本主義陣營敗退,共產黨成功執政,統一南北越。而特朗普於2月5日發表的《國情咨文》時證實這次會談會於越南,其後更證實會於被視為越南共產黨發源地的河內。現今的越南,成為美國與北韓之間的盟友,因其經濟制度採取「有資本主義特色的」的社會主義制,故較為中立並能迎合雙方,對雙方而言,是安全的政治考量。而越南於這次被選中,除了有盟友關係外,還因為越南近年開始躍升於亞洲舞台,不少大型經貿活動如亞太經合組織領導人峰會於2017年都在越南峴港舉行,河內於去年9月亦主辦過東南亞國家聯盟的世界經濟論壇。在舉辦國際活動經驗上,越南顯然有所進步。選擇越南,並非毫無原因。

這次會談上另一值得討論的,就是金正恩面對記者的態度轉趨平靜。以往受多名保安保護的他,從不會正面面對記者提問,亦未曾在外國記者面前單獨召開記者會討論會談。而這次會談首天,金正恩與特朗普在單獨會談前一同接受記者訪問時,美國《華盛頓郵報》的一名記者向金正恩問問題,而他亦正面回應關於協議達成的提問。不但他未曾回應過記者,而且他亦甚少外訪,故這次可被當為史上「第一次」與外國記者交流。縱使這次會談沒有達成任何協議,但比較起三次對外公開的首腦會談,金正恩顯然一次比一次「貼地」一點點。這一點可以讓我們高興一下的,諷刺地。

這次會談談局破裂後,仍須南韓政府以中間人的角色斡旋,不過在無核化的定義上未達成共識前,基本上達成協議的可能性極低,縱使雙方都已急不及待希望得到自己的利益。而回望這場首腦會談,沒有達成任何協議的同時,似乎與上次會談的結果一樣,造成原地踏步的局面,不過依然有「零的突破」值得標註一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