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體育

沒有買賣,就沒有意外

沒有買賣,就沒有意外
廣告

廣告

去年,騎師安國倫在策騎「美麗寶寳」時墜馬,昨日證頸椎骨折,四肢癱瘓。

普遍馬迷、市民哀聲四起,痛心婉惜。

與其説,墮馬是「意外」,倒不如說成是一種「集體謀殺」會較為貼切。事源去年十一月 ,一個滂沱大雨的下年,騎師安國倫策騎的「美麗寶寶」出閘時被拋下馬,倒地失去知覺,被立刻送院。美麗寶寶在賽後,即時被驗出肺部大量出血,關節及四肢受損,今年一月退役,下埸是怎樣?我不敢想像下去⋯⋯

香港賽馬,一直沿用的,全部都是純種馬,純種馬最大的問題是:由繁殖、培育、改良、淘汰、再繁殖,是經過基因血緣篩選,就像「純種貓狗」配種道理一樣,唯一不同的是,馬匹的配種主要針對其「功用」(馬匹競賽場上速度)多於「外觀」。配種除涉及近親繁殖的問題,比賽的馬匹,在濫藥、過渡操練、鞭打策騎、賽季過長下,出現胸肺、關節、腳患和精神等健康疾病,這只不過是非常平常的事情。

在這種機制和情況下,騎師和馬匹的福祉,連基本的保障都欠奉。恕我直言,人和動物的傷亡,不僅是早晚的事,更加是意料中事。所以說,怎可抽離事件背景,形容「墜馬」只是純屬一宗「意外」?

動保界,經常流傳一句說話,叫做「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馬迷一邊替安國倫的病情擔憂婉惜,另一邊,就繼續押注,憑集體意志,在歡呼的喝采聲中,策劃一場又一場暗藏殺機的賽局,謀財害命,這就是人性嘛。

馬迷們,沒有買賣,故然沒有殺害,亦沒有「意外」。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