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伍麒匡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網誌

國際

寫在全斗煥名譽毁損案聆訊前一天:光州事件中直升機的冷血轟炸

寫在全斗煥名譽毁損案聆訊前一天:光州事件中直升機的冷血轟炸
廣告

廣告

圖謫自5.18紀念財團

韓國前總統全斗煥一直為「光州事件」、「87六月民主運動」的罪魁禍首,事隔三十多年,在其推出的《回憶錄》中,竟然否認存在光州民主化運動中的暴力鎮壓及嚴刑拷問事件,有當時見證軍人利用直升機轟炸示威者的神父,都被全斗煥的回憶錄內寫過「褻瀆神職的無恥騙子」。關於這名譽毁損的案件,經過兩次延期受審後,全斗煥最近透過律師表示將出席明天在光州地方法院的聆訊。

這次為全斗煥20年後再次因為當年光州事件,而成為被告人並出庭接受審判,而且這次有其夫人李順子陪同出席受審。全斗煥與另一位前總統盧泰愚,曾一同被指控涉嫌發動「軍事叛亂事件」、在光州事件期間,發動內亂並涉嫌殺人及受賄,在1995年12月被提起公訴,並在1996年受審判刑,最初全斗煥被判死刑,其後總統金大中上任後進行特赦下因而獲得釋放。

朴槿惠等保守政權倒台後,批判當年歷史事件的電影在洽巧的時間點上一一上映,《逆權司機》及《1987》紛紛成為各地觀眾的熱議韓片,大家不要忘記的是,2014年上映的《辯護人(逆權大狀)》同樣批判光州事件,但當時正值朴槿惠執政,政府轄下的「文化觀光及體育部」及國家情報院肆意對片組封殺,被標籤為「異見人士」及「左翼赤色份子」的藝人、導演均被列入黑名單,大部份文化界人士因而紛紛避嫌,倒台後才讓「敏感」的文藝作品面世。電影的熱映,令文在寅政府都要指示國防部成立真相調查委員會,查出光州事件的真相。

結果當然是眾望所歸,保守派不肯承認的「軍人性侵」、「直升機轟炸平民」、「美國默許全斗煥派兵鎮壓」等均在調查報告中鉅世無遺地展現出來。2018年,韓國國防部長宋永武發表聲明,回應日前「5.18真相特別調查委員會」的報告,指軍方於光州事件期間確實出動直升機掃射平民。聲明中,宋永武承認光州事件期間,軍方行動為光州人民帶來痛苦,就此致以「真誠道歉」。他表示將協助推動特別法,保障光州事件真相得以徹查。他又承諾日後會採取法律及系統性的措施,避免軍方被政治利用。正如圖片所示,當年的直升機的冷血轟炸,是不爭的事實。

最近於韓國掀起的爭議,不只是全斗煥持續拖延審判,還有右翼及保守派政治人物的失言事件。極右派政客池萬元不斷主張,光州事件是北韓部隊,利用當時民主分子對當時軍事政權的不滿,在國內介入與煽動起的叛亂陰謀,並直指北韓借此機會入侵南韓。另外在真相聽證會上,以自由韓國黨為首的議員及保守派政客一直支持這理論,並意圖以此作為聽證會的核心。對於如圖般的歷史照片,他們一一扮成專業的「影像辨別專家」,演繹為北韓部隊的所作所為。

「是北韓軍人打我們的國民」、「是北韓軍人性侵女國民」、「他們意圖趁亂赤化國家」等刺耳的說話,對於出席聽證會的遺屬而言,可謂相當大的侮辱。事隔三十多年,這些右翼份子竟然捏造事實,抹殺民主運動參與者的功勞,顯然令人髮指,全斗煥無論在法庭上、在《回憶錄》上,一樣堅持這些言論,與保守派相映成趣,甚至被支持者塑造為「民主英雄」,他的回憶錄上的胡言亂語,造就了現在即將進入聆訊的「名譽毁損案」。

如果根據韓國《刑法》中關於「名譽毁損」的刑罰標準,全斗煥一旦被判罪名成立,有機會再次進入監獄。條文中表示損害名譽罪(包括網絡名譽損害罪)和侮辱罪是在公然侮辱他人的情況下成立的犯罪,同樣應該被認定為多數人可以認知的「表演性」犯罪。過往案例指出,即使只是個人散佈了該言論,但若有可能特定或不特定地散播給多數人知曉,這亦構成「名譽毁損」的「表演性」條件。

《刑法》307條第一項指出,若對表示事實的人名譽毁損,將被判處2年以下有期徒刑或監禁或500萬韓圜以下罰款。 第二項則指出,若弄虛作假損害人名譽的,會被判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1000韓圜以下罰款。而全斗煥透過書本造成「名譽毁損」,簡單直接而言,是能夠構成「名譽毁損」罪。但礙於《5.18特別法》的修訂案還未在國會通過,故還未能對全斗煥加重刑罰。

雖然明天的聆訊並非最終審判,但這次想透過全斗煥終確認以被告身份出席光州事件的聆訊,再次概括分析及討論全斗煥如何涉及「名譽毁損案」及「直升機轟炸」論,還有保守派如何盲目支持右翼對於光州事件的演繹。

真相需要大白,歷史自有真相。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