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國際婦女節:香港要勞動者的#ME2運動

國際婦女節:香港要勞動者的#ME2運動
廣告

廣告

原文連結:中國勞工論壇

社會文化自然合理化男性對女性身體的操控,使職場、校園和家庭的性騷擾和性暴力的問題嚴重

左仁(社會主義行動)

近十年來極端的新自由主義政策固然打擊整體工人階級,但女性更加是首當其衝。過去10年男女間每月入息中位數差距不斷擴闊,由2006年的2,200元增加逾8成至2016年的4,000元。男女工資差距的其中一個重大原因,在於香港的託兒服務處於災難性的不足。在女性生育第一名嬰兒後,男女工資往往急速擴大,因為在職媽媽往往要改做兼職甚至停止工作,導致45-54歲的差距更高達6000元。

全港現時全港約77名嬰兒才有一個托嬰兒園名額,根本嚴重不足。政府一直不願意提供公共托兒服務,同時對大部分托兒園的資助由只佔營運成本約一成,服務提供機構難以營運。在人手不足下,勞工及福利局提出將幼兒工作員與2歲以下幼兒比例定為1比6。有婦女團體批此為1976年水平,促請調整為1比3.5。現時幼兒中心月費為四千至六千元,託管兩名幼兒的開支已近萬元,大部分家庭根本無力負擔。有婦女團體主張由政府資助,將月費減低一半。

性騷擾泛濫

資本主義制度造成男女的經濟地位不平等,而社會文化自然合理化男性對女性身體的操控,使職場、校園和家庭的性騷擾和性暴力的問題嚴重。平等機會委員會公布「本港大學生性騷擾調查研究」,近四分一(23%)的受訪者表示,在調查前一年內曾被性騷擾。例如有男教授常在課堂上作出口頭性騷擾,如「我教英文口試,唔係口交」,或者「可能你下次着少啲,可能都會畀高啲分你呢」,但這些教授沒有受到處分。

校園的反性騷擾機制嚴重不足,對投訴人的援助欠奉,再加上普遍的譴責受害人的現象,受害人往往不敢起訴。遭遇性騷擾的受害者中只有2.5%人表示曾向大學投訴,曾選擇報警的人更是只佔1.9%。根據新婦女協進會的調查,不少大學及院校均沒有制定對性騷擾行為的罰則,如8大中僅3間列明會解僱施害的員工,僅4間列明會開除涉性騷擾的學生學籍。

權勢性侵

權勢性侵除了在教授與學生之間存在外,在上司與下屬之間以至丈夫與妻子之間都相當普遍。社會福利署去年1月至9月錄得的性暴力個案中,女性佔受害者的97%,說明性暴力是一種系統性的性別壓迫,而不只是個人行為。除了大部分施暴者與受害者是互不相識外,排名第二的是僱主與僱員的關係。僱員舉報上司等同丟失工作,而且在職場內搜集性侵証據相當困難,很多時根本沒有申訴途徑。在配偶受虐的類別上,亦錄得2213宗個案,當中近6成的施虐者都是丈夫。家暴原因之一是政府實行的新自由主義政策,令公共服務、公共房屋、女性庇護所等嚴重不足,女性面對婚內性侵犯和暴力往往不敢反抗和逃離、只能啞忍。

香港的校園需要一場組織起來的#ME2運動,團結起來建立有力的反性騷擾機制,由學生獨立運作和監督,積極舉行宣傳和抗議行動。這場運動也要求男女同工同酬、大幅增加公共托兒服務和家暴庇護中心。要實現上述訴求,就要挑戰政府的新自由主義施政、以至資本主義制度!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