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令狐台

台灣資深新聞工作者,歷任台媒地方記者、撰述委員、言論部主筆,主任記者,文史欄目主編,長年關注兩岸政經新聞,從事時政評論。近年受產業環境所迫,流浪於八卦傳媒,未忘情於專長領域,文章散見兩岸三地,期待華人知音。 網誌

國際

擺在國民黨眼前的兩大問題

擺在國民黨眼前的兩大問題
廣告

廣告

各方將熱烈討論的焦點放在國民黨總統初選「人」的問題,其實眼前擺在國民黨當前的只有兩大題,一是如何突破民進黨圍剿,令高雄市長韓國瑜期待實現的自由經濟示範區得以立法落實;其次,就是如何應對北京排山倒海而來的對台措施,在蔡英文政府的不作為中找到下一階段的宏觀大陸政策。

不得不說有關國民黨總統初選的爾虞我詐,是非常好看也頗受媒體青睞的話題,但如果花費過多的口舌在這類事務,是對國家發展的本末倒置,在野黨不能耽溺於此。韓流之所以引領風潮,是因為升斗小民從韓國瑜身上找到足以投射自己的疊合,那一股「我很苦但我很拚」的勁頭,正是無數選民期待看著韓國瑜攀登大位的心理動因。國民黨應該要審慎迎向民眾的這股熱情,而不該悖逆而行。

但是韓國瑜也不是沒有危機。就拿他落實政見的主張,重啟自由經濟示範區這帖藥方,卻遭到民進黨基於自身執政之私而發動圍剿來說,韓國瑜曝露在敵炮火的受攻擊面實在太廣。一來,他在高市府的人事上埋下未爆彈,始終有爭議性官員不斷讓韓受攻擊,二來,韓粉過激的言行,愛之適足害之,都是韓國瑜可以避免卻沒有做到。因此,身為黨內同志,奉勸韓市長政治哲學的「用」與「藏」應交互為用,適時保守鋒芒,縮小受打擊面,乃明智之舉。

自經區的主張遭到民進黨圍剿正是該黨將台灣陷入無止盡內耗的明證。找不到新時代經濟的突破口,讓台灣鬼混二十年不止,現在逢甲夜市沒落、北市東區凋零,民進黨怎麼還有臉阻礙奮力為經濟找出路的努力?

蘇揆一頂大帽子扣下,說此為中共經濟統戰的「共犯」,說明台灣政治任何問題都甩不脫兩岸關係。遺憾的是,大陸兩會才剛閉幕,從年初「習五條」到蔡英文端出「七綱領」,兩岸官方不斷堆高敵意,在民間,我們已經有六十多位到對岸任最基層社區主任助理的同胞,難道,這沒有透露出政治訊號?

國、民兩黨刻意忽視,是對國人的不負責。民進黨固然早早就將「九二共識」錯誤地與「一國兩制」畫等號,再擺出一付空心的拳腳架式,不斷地巴望美國老大哥吹起鼓脹青蛙的大肚皮,甚至總統說出承受第一擊再等國際介入的天真之語,又自作多情向日方拋媚眼,得到近乎被打耳光的對待,這在在讓國人氣短。

但國民黨又那有爭氣。黨內太陽們要不就打算繼續以北京斷然拒絕的「一中各表」邁向總統大選,要不就是用人們聽不懂的「三中華」寄望保守過關,不然,就是以「和平協議」含混以對,卻沒有一個人正向回應「一國兩制台灣方案」;老實說,只要問問北京這個「一國」是那一國?而這一國又要如何應對中華民國,也許這樣的提問才是國民黨引領國家的領導人該存於心中的大哉問!

「人」的問題當然重要,不過蔡政府不斷將國家帶往錯誤的方向,國民黨不得不此時開始好好思考如何「重整舊山河」;要看到國家更長遠的未來,拿出一套有擔當的論述去迎戰民進黨企圖在總統大選中再次點燃的反中戰火,而非龜縮於四平八穩的安全牌,是筆者寄望於國民黨領袖們的登高一呼;至於高雄自經區既已得到本黨中常委和立委們相當的支持,這可能是吾人收拾蔡政府府遺留的破碎山河的第一步,務期力求實現。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