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體育

「超級拉科」的起跌:美夢總有完結之時

「超級拉科」的起跌:美夢總有完結之時
廣告

廣告

「他們曾是西甲最強的球隊,」知名足球評述員Sid Lowe是這樣描述拉科魯尼亞,「在當時,他們比起最強更強。」但時不我與了。

我們或許已經忘記這支來自西班牙北部的球隊,可以與皇家馬德里與平起平坐,甚至比起他們更為強。我們或許忘記了這支擁有華拿朗(Juan Carlos Valeron)、馬卡爾(Roy Makaay)、李華度(Rivaldo)與白必圖(Bebeto)的「強隊」;或者無人再記得他們以出色的踢法取下聯賽冠軍;或者,無人也記起他們叫做「Super Depor」。

一念天堂、一念無明:他們仍困在發展的死角中。

作者:thesefootballtimes
文章來源:Luke Ginnell 譯:雯B

記起2004年的春天,拉科魯尼亞距離歐聯決賽只差半步:他們在四強對上摩連奴(Jose Mourinho)手下的波圖,波圖前鋒達里爾(Derlei)獲得光頭球證哥連拿(Pierluigi Collina)判給12碼。這是拉科魯尼亞與歐戰榮耀最接近的一刻,但命運將他們拒諸門外,由一支歐聯強隊、西甲冠軍變成護級弱旅、西乙冠軍。如此起伏,就是拉科魯尼亞發展的寫照。

2010-2011年的西甲,主場落敗予華倫西亞,拉科魯尼亞宣佈降落西乙作賽,這是他們自1991年來再次跌出西甲。中場大師華拿朗、重將文奴爾柏保路(Manuel Pablo),在面對蘇達度(Roberto Soldado)將他們推向絕望深淵後,兩位老將顯得一籌莫展。

時光倒流15年。2004年5月,在拉科魯尼亞不敵波圖後,在反勝AC米蘭與降班之間,拉科魯尼亞一直都沒有好過。2011年,兩大老將看盡球隊的高低起跌:由1999年開始,為球隊在2000年拿下西甲冠軍的文奴爾柏保路,這位隊長一直為球隊拼命。他與中場大師華拿朗在球隊經歷降班時,這是他人生第二次,因為他在2000年效力馬體會時降班,才轉會至拉科魯尼亞。無獨有偶,降班使華拿朗的心態再一次改變。

不過,對於拉科魯尼亞而言,華拿朗與文奴爾柏保路固然重要,但這家球會自有輝煌的故事,教練連多路(Augusto Cesar Lendoiro)才是決定球隊命運之人,「他是帶領球隊追夢的人,」西班牙報章El Pais在2009年這樣描述他,「他將在拉科魯尼亞拯救於水深火熱,然後取得西甲冠軍,以及兩次西班牙盃冠軍,更出戰至歐聯的比賽。」事實上,連多路為拉科魯尼亞創造出色的旅程。但命有時,連多路終究都是人。

他與球會在1980年代曾經擁有過榮耀。在那時之前,拉科基本上不是一隊令人留下印象的球隊,而球隊在乙組聯賽已經打滾了一大段時間。就算成功升上西甲聯賽,也得不到外界認可。在1991年,他們再次升上西甲(對上一次是1973年),拉科的命運就很快得到改變。本來球隊受到財政和基礎設施不足的問題困擾,但連多路卻反其道而行,在球員身上投資更多。

來投的白必圖(Bebeto)、當拿圖(Donato)與摩路施華(Mauro Silva),還有後來來投的李華度(Rivaldo)、查明夏(Djalminha)、哥斯達甸洛夫(Emil Kostadinov)、碧格列斯坦(Txiki Begristain)與祖利奧沙連拿斯(Julio Salinas),球隊多花錢,知名度因而提高。連多路的投資加上阿辛斯奧伊基利斯亞斯(Arsenio Iglesias),兩人合作無間,這位「阿迪素之狐」令球隊成績顯著提升。

在93與94年都成功取得兩屆的西甲亞軍,這支中游球隊的命運得到改變,並被當地人視為「暴發戶」(Nuevo Rico)。1995年取得國王盃冠軍,以及在西班牙超級盃兩回合5:1擊敗皇家馬德里,印證了拉科魯尼亞的冒起。

事實上,拉科魯尼亞在1994年已經有機會取得冠軍。在最後一場定生死下,華倫西亞成功阻止拉科魯尼亞在壓過巴塞隆拿奪冠。在波圖四強的12碼之前,拉科魯尼亞的球迷已經傷心過一次,這是因為一球12碼也令到拉科與冠軍無緣。是役拉科魯尼亞的杜傑(Miroslav Dukic)主射12碼被華倫西亞門將救出,令巴塞隆拿大難不死。這是拉科球迷心碎的一幕。

2011年,這是拉科「重返」西乙的年份,而《El Confidencial》也有指華倫西亞球員「收了利益」讓球員全力在這場比賽爭勝,令人不禁想起為何拉科魯尼亞會由天堂跌落地獄,要寫下「超級拉科」的故事,實在難以用三言兩語去解釋。

但在1998年,伊魯列達(Javier Irureta)的出現,更是其中一個值得記起的部分。

「Jabo」在成為拉科魯尼亞的領隊之前,已經有值得留意的故事,他帶領中游球隊切爾達殺入歐協盃,但這位球隊卻沒能帶領球隊在歐協比賽中出現。而拉科魯尼亞這季也以第6位完成比賽,而連多路也選擇引入這位巴斯克教練。

伊魯列達手下的切爾達是一隊有能力與外表充實的球隊,而他也成為1998年球季的最佳領隊,隊中的核心莫斯度禾(Aleksandr Mostovoi)、卡賓(Valeri Karpin)與沙加度(Michel Salgado)均有出色的表現,而伊魯列達也證明自己將會避免拉科沉淪下去。

伊魯列達出身至北部地區,他的生涯幾乎都在西班牙北部地區度過。他在參與了一次Camino de Santiago的朝聖之旅後,就了解加利西亞地區的榮譽。但作為一個巴斯克人,伊魯列達在拉科魯尼亞地區有很高的知名度,也是拉科魯尼亞的核心人物。回到1998年,他準備在球隊大展拳腳。伊魯列達不忘在場邊嚼香口膠,這是他自1984年成為教練開始養成的習慣。

伊魯列達的背景得到不少賞職。拉科魯尼亞與巴塞隆拿、皇家馬德里不一樣,連多路讓教練操控轉會政策。在2000年,皇馬失去簽入馬略卡射手卓斯坦(Diego Tristan),伊魯列達也沒有錯失這次機會,他也在之前在特內里費簽入射手馬卡爾(Roy Makaay),而域陀(Victor)與文奴爾柏保路(Manuel Pablo)也在這時加入球隊,為球隊打下奪冠基礎。

伊魯列達喜愛中場控制,球隊擺出4-2-3-1為主,中場在兩名防守中場與一名進攻中場下組成緊密聯繫,而當球隊擁有一個有技術的中前場球員時,伊魯列達會安排他成為球隊的核心,撐起球隊的進攻,而球隊的兩名防守中場也是球隊的核心,不論是摩路施華、查明夏、艾馬臣、沙治奧干沙利斯(Sergio Gonzalez)或者杜斯查(Aldo Duscher),使球隊圍繞在這兩名中場建立。至於進攻中場就會支配球隊的攻勢,名宿華拿朗、域陀山齊士(Victor Sanchez)、法蘭(Fran),再去到盧基(Albert Luque),大家都能夠為前鋒支援。前線的卓斯坦、馬卡爾,以及彭迪安尼(Walter Pandiani)無不獲益良多。拉科一系列的進攻天才,有穩定的防守球員做好後盾,尼拔(Noureddine Naybet)、安達迪(Jorge Andrade)與當拿圖也在後防線上堅壁清野。

伊魯列達到任時,拿著伊基利斯亞斯剩下的陣容「睇餸食飯」。在1999/2000球季,伊魯列達與連多路終於迎來努力的高潮,對得起近十年來的努力:擊倒了來自馬德里與巴塞隆拿的巨霸。這只是聯賽「權力下放」的勝利,在連多路的苦心經營下,拉科魯尼亞已非吳下阿蒙。

回顧起來,2000年的西甲冠軍是球隊發展的頂點,拉科魯尼亞雖然沒辦法衛冕冠軍,但仍然能夠打入歐戰比賽,直至2004年的歐聯四強為止,在世界各地球迷眼中,他們在歐戰成功,建立了球隊一個不可磨滅的回憶。

一系列的強隊都敗在拉科魯尼亞手下:AC米蘭、祖雲達斯、曼聯等等,令到整個歐洲都為之驚嘆,屬於拉科魯尼亞最光榮的時刻,可惜夕陽無限好,卻是近黃昏。

連多路在2009年接受訪問時指,「我最大的錯誤是沒有在適當的時候放手,但我依舊想為球隊再取得冠軍,現時我發現了球隊在當時面對困境的解決方法,不過好像球迷般經常唱著:『教我如何可以忘記奪下聯賽冠軍,這項生命最好的事?』」

而連多路的錯誤,比起他眼中更為影響十足。好像很多富商一樣,他實在「利用」太多的資源,在2004年,伊魯列達離隊是因為金錢問題,球隊轉向使用青年球員,只是為了掩飾再沒有足夠資金收購大名的球員,並不是有意產出高質素青訓球員。

2005年,知名足球評述員Sid Lowe指出,「不得不認同這一年是球隊走向下坡的分水嶺。面對著停滯不前、困悶與衰落,拉科魯尼亞開始變得平淡。」我們永遠知道班主「閂水喉」的結果,在2008年,球隊正式面對星散:盧基、馬卡爾、域陀、摩路施華、查明夏、彭迪安尼、卡迪維拿、杜斯查、史卡朗尼、高洛仙尼、尼拔、當拿圖、安達迪與法蘭都先後離開球隊。

拉科魯尼亞的球員質素也相對下降。伊魯列達在2005年離隊前,新球員不習慣和了解這位教練的戰術理念,而查明夏的狀態不穩嚴重了影響球隊與球員的發展。但其實去到這裡,大家都用盡了自己的體力,伊魯列達半退休狀態下,在貝迪斯與薩拉戈薩中也沒法交出表現。

同時,皇家馬德里與巴塞隆拿也不斷提升自己的表現,重返正軌之餘,也延續自己在聯賽的霸權,而拉科也跌回自己在中下游的短置。球隊財政緊絀與管理不善,這是因為領導層沒有先見之明而影響發展之故。早在2005年,球隊衰落的徵兆已開始浮現。

「當然,這些年來,在球隊的掌舵人身上,我們的確出現部分問題,」連多路在2014年離任拉科魯尼亞管理層時表示,「我們從沒回應,也想此道歉,但我想跟大家說,我們的目標永遠如一,就是為了拉科魯尼亞取得更好成績。」

拉科曾經踏入盛世,但他們就像希臘神話裏的伊卡洛斯,飛近太陽而跌死。

自球隊在2011年降班之後,球隊已經變成升降機。在2012升回西甲過後,又再在2013年降班,又在2014/15重返西甲作賽,雖然在西乙曾經領先過15周,但最後卻將冠軍拱手相讓與傳奇小球會伊巴。結果,去季也再以第18位完成西甲賽事,降班收場。

要拉科魯尼亞取得自己當年實在難以登天,但他們需要確保自己有能力在西甲比賽先,如果他們想訴西甲中再取一番成就。而球隊內也需要一些需要擁有質素的球員才能解決問題。

在連多路離任下,拉科魯尼亞變得謙虛,再沒有在千禧年初的氣燄,取而代之他們變回一支普通的省級球隊,但大家都會記得他們巔峰時期的表現,也擁有明星球員,以及得到大家的喜愛。

雖然,我們或者要忘記這支中型球會如何做得比自己要好很多倍,而他們爬得越高,跌得越痛。「超級拉科」的故事,是一個擁有野心、過度發展與互相指責的的問題。這是一個常見的起起伏伏,就好像在《聖經》裏浪子回到伊比利亞的故事一樣,拉科魯尼亞已經汲取到那個重要的教訓,也等待西甲舞台的一天:「大家齊來慶祝吧,我的兒子已經由死亡中重生,他迷失過,也找到屬於自己的路。」

原文刊在此
體嘢 SportsYeah Facebook Pag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