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抗爭!抗爭!抗爭!組織力量,改變社會

抗爭!抗爭!抗爭!組織力量,改變社會
廣告

廣告

一班基層聚在一起,未必能徹底將社會的不公義由黑變為白。但卻能產生一種微妙的關係,讓大家更齊心地聚在一起,基於「一支竹仔易折彎,兩支竹仔斷折難」的情況下確實對改變社會有所關係。

有時候基層市民可能對於自己的權益有太大的意識,或許自己一直以來不停被剝削亦懵然不知,但即使有人知道,但亦因普通人的「怕麻煩」心態,而不敢有所行動,但相反,當集結多幾個人一起去爭取,就會產生一種效果,讓一些「怕麻煩」及有點不好意思的人在「有人陪」的心大下變得更為積極,勇氣亦壯大,敢於去爭取。大家認清共同的敵人,共同爭取,那股力量比單打獨鬥強大得多。

組織基層能慢慢互相感染下,讓大家在保障自己權益下的意識更強烈,當權者不敢大模斯樣地去損害基層利益。 當權者最恐懼的,正正就是這股強大的力量,所以不惜一切去打壓及去進行分化。這種對弱勢社群的分化,會令爭取變得更薄弱。例如在日常生活中,在一間公司,A同事對上司在諸多不滿,經常跟其他同事講上司壞話,而A同事跟同事關係不俗。而上司怕A同事影響他在公司的管理,威脅聲譽以至地位。於是分化同事A,跟其他同事的關係,跟同事B說:「同事A經常在背後質疑你很懶」跟同事C說:「同事A經常說你無能力但又扮領導者」,上司對同事A的抹黑,分化了同事A跟其他同事的關係,未來同事A再講任何有關上司的壞話,認受性亦大大下降,這正正減低對上司的威脅。

在社會上,2018年白田邨發生了留守行動,各名上年紀的長者為了保留商場及商場內通往下邨的升降機,而圍坐在商場。然而房屋署最後無視長者的訴求,在深夜時份,鬼祟封閉商場。其後他們便進行圍堵房署辦事處行動,但當中發生衝突,行動發起人、當區議員-甄啟榮被控五項控罪。當權者想將有威脅的人判以一個罪人身份,影響他在街坊心目中的印象。而甄啟榮隨時會因為《區議會條例》下議員被裁定觸犯任何罪行被判監超過三個月,不論是否獲緩刑,即喪失議員資格,而失去其中一個強大平台去組織街坊,為街坊發聲,對抗強權,這正正是當權者的手段及可恥之處。

經歷過雨傘運動後,當權者變得越來越粗暴橫蠻,抗爭者相繼面對法律制裁。民選議員亦因「今日的行為,犯了明天釋的法」而受到無理DQ。令基層市民的無力感越來越大。有些人會認為無論如何爭取亦無法改變結果,而開始沉寂下來。這非但令現況無法改變,更讓當權者認為打壓就能讓你懼怕、放棄抗爭,繼而變得更橫蠻,不循以民為本的理念施政,基層市民變成一個唯命是從的機械人。這只會變成一個惡性循環,令社會變得更敗壞。

組織到更多的人,互相影響,互相提點,能讓大家發揮更強大作用,社會上雖然不能杜絕剝削的事情,但在大家互相影響的情況下,認知更深,保障自己權益的心更強,當權者便不能肆無忌憚地損害基層利益,這對於改變社會亦有微妙的關係。面對當權者的打壓,不放棄、不畏懼,才會有希望,終有一天能推倒高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