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啊樂

修讀新聞傳播系學生,未曾有一股改變世界的作氣,但寄望以所知所能分享自己看法,或許不是見解獨到,仍盼我的文字與聲音在社會中可有一番作為。 網誌

生活

投稿的藝文幹勁

投稿的藝文幹勁
廣告

廣告

不知道何來的理念,還有多久的堅持,驅使多年前一次到診所待看病時,,利用手機便條功能,構思一字一句,打從心底的話,拼湊出自己第一篇散文。直到上月,第一次從校報打撈到自己的文章,把粗疏的文筆公諸於世,背後的幹勁連自己都不敢估量。

然而,這幾年來的投稿時光,使案頭上的稿件不但有了重量,也有了自己的故事。對於它們我起了一種既愛且恨的矛盾,恨是要掏空我的時間撰寫和斷斷續續的修改,亦不時惹來一些同儕對這種班門弄斧的嘲諷,只是它們隨年月的累積變得厚實存在,亦記載一段時光我的見聞,頓時把恨化成愛。這些無可名狀之感,或許是難以梳理,而變的所謂盲目的堅持。

有人說,紙本行業漸趨難經營,遑論在狹小的生存空間中,仍有一隅屬於自己文筆的版面,感覺份外珍貴。又有人說,今天大學生的數量多如繁星,各有專長,若然撰寫內容未見獨特,也許心血終究石沉大海,不見其價值。不過,我仍相信繼續的投稿,無顧念地發表想法,大概是一件難事,亦因此沒幾個願意做,才顯得有堅持的意義。

如果有天幹勁不再,或許是現實的粗砂已經磨平了我的稜角,但願距離這天還有一段很長的日子。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