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全球化監察 Globalization Monitor

「全球化監察」是一家非牟利機構,我們的使命是監察資本全球化對工人和環境的負面影響。 網誌

勞工

清潔能源:實現工人「公平轉型」的挑戰

清潔能源:實現工人「公平轉型」的挑戰
廣告

廣告

來源:CarbonBrief
筆者:Sophie Yeo
日期:2017年1月4日

正視並處理氣候變化問題對經濟有利,對企業有利,對人民有利——這是世界各地的社運家、研究員和政府經常提出的論述。

但是,雖然限制碳排放和減少氣溫上升的措施對許多人來說是有益的,但有些人,即那些受到氣候政策影響到的行業的從業人員,可能會因為經濟越來越依靠再生能源的趨勢而失去生計。

現在,世界各地越來越多的社會運動在為工人爭取「公平轉型」的權益,以免工人因我們不再利用化石燃料而被冷落一旁。

皮博迪能源公司(Peabody)與納瓦霍部落(Navajo)

亞利桑那州(Arizona)的納瓦霍部落(Navajo)就是一個為爭取公平轉型而抗爭的例子。納瓦霍是美洲原住民部落,他們在1964年簽署了一份租約,讓美國最大的煤炭企業,皮博迪能源公司(Peabody Energy),在他們的原住民保留地上開採煤炭。現在,50年過去了,許多原住民正在因這筆交易帶來的影響而進行抗爭。

當年他們簽署租約時,皮博迪公司同意「有空缺職位、而納瓦霍印第安人又符合資格的時候,就會聘請他們。」從那以後,皮博迪就一直是該部落的主要雇主——凱恩塔礦場(Kayenta)的430名員工中有90%是當地原住民。

然而,雖然皮博迪提供了就業機會和資金,納瓦霍族保留地的貧窮率卻是亞利桑那州平均水平的兩倍多!而且所獲之利益是以犧牲當地的環境為代價的。

納瓦霍部落明顯地發現他們的水源減少了,因為皮博迪抽取保留地的蓄水層,把煤炭打成泥漿,然後泵入管道來輸送。保留地周圍的煤炭廠排放廢氣,帶來空氣污染的問題,附近的大峽谷和其他國家公園的視野也被模糊了。煤炭廠同時也是排放二氧化碳的其中一個源頭,而二氧化碳則是全球氣候變化的主要因素。

納瓦霍族民,以及居住於該區的霍皮族(Hopi),他們現正聯合要求在摒棄煤炭的過程中得到一個「公平的轉型」——在一個清潔又可盈利的行業裡工作,來取代污染的煤炭行業的舊工作。

其中一個組織,黑美莎水聯盟(Black Mesa Water Coalition)正在努力開拓新的經濟發展機會,幫助當地社區擺脫對煤炭的依賴。舉個例子,該組織嘗試重振傳統的納瓦霍羊毛市場,與羊毛買家建立合作關係,並舉辦年度「羊毛購買節」。

黑美莎水聯盟還啟動了一個太陽能項目,目標是在荒廢的煤礦開採地上安裝一系列20MW至200MW的太陽能裝置,把該保留區作為能源供應者的角色棄舊換新。

這個想法已經走向全球。例如在加納,政府制定了一項植樹計劃,種植更多的樹木、改善環境之餘,同時可以提供就業機會,並為農民提供多樣化的生計來源。當地農民和失業人士參與該計劃,種植了柚木、桉樹、決明子和桃花心木等樹木,創造了12,595個全職工作。

在澳洲南部一個擁有14,000人口的城鎮,奧古斯塔港(Port Augusta),正進行一項計劃——安裝太陽能熱電廠,以取代該鎮的煤炭業。在Alinta電站宣布即將關閉之後,該計劃變得更加迫切,因為電站的關閉可能使250份工作岌岌可危。

一個「公平的轉型」

憂心的社區和環保份子並不是煤炭公司面對的最大的威脅,他們還要面對各種市場力量導致煤炭價格的下跌,當中包括廉價的頁岩氣的開發,以及一些對煤炭不利的政策和法規,目的是把煤炭從能源架構中剔除開去。

去年(2016年),皮博迪申請破產,加入其他大約50家煤炭生產商的倒閉潮。該行業自2012年以來面對越來越大的生存壓力,多家煤炭公司相繼申請破產,包括阿奇煤炭公司(Arch Coal)、阿爾法自然資源公司(Alpha Natural Resources)、愛國者煤炭公司(Patriot Coal Corp)和沃爾特能源公司(Walter Energy Inc.)。

如果要達到排放目標,煤炭就必須停產。從環保組織Sierra Club的「擺脫煤炭(Beyond Coal)」運動,到奧巴馬總統的反煤政策均指出,應對氣候變化的措施和成效往往取決於該行業的瓦解。

即使被視為煤炭的救生圈的碳捕集和封存技術(Caron Capture and Storage, CCS)突然取得重大進展,但只要應對氣候變暖的工作繼續提升,該行業看起來只會繼續保持其長期下行的趨勢。到目前為止,碳捕集和封存技術還在掙扎著起步。而面對著市場力量和全球政治氣氛,即使是特朗普表示要重振煤炭業的承諾也令人側目。

然而,行業的式微對平民的影響往往被忽視了。美國煤炭行業的長期衰退帶來了失業、貧窮和四分五裂的社區——而這種情況正在世界各地重演。

在化石燃料行業從事多年的工人未必具備新興行業的職業技能;在他們原本工作的地區也可能沒有這些新工作;這些工作也不一定在工人失業的時候會同時出現。
隨著人們越來越關注到礦工和其他工人可能會喪失生計,因此為工人爭取「公平的轉型」的呼聲也越來越大。他們呼籲以一份新工作來取代這些夕陽產業的舊工作;該份新工作應該要能為工人帶來穩定的收入和一定的生活質量,同時又不會犧牲地球的健康;除此之外,還應該建立安全網,盡量減輕他們在這過渡期間可能面對的困難。

特雷莎·里貝拉(Teresa Ribera),西班牙的前氣候變化大臣,現為巴黎智庫「可持續發展與國際關係研究所」總監,跟我們(Carbon Brief)說:

  • 「如果你認真對待氣候變化的問題,你就需要做出徹底的改變,那就意味著你要有心理準備將會有一些東西是你不再需要的。很長一段時間以來,我們一直堅持表示,轉型對企業有利。但也許有很多人他們並不關心商業利潤,他們比較關心個人的需要、他們的家庭和工作。」

舉個例子,在中國,政府因為要解決產能過剩和氣候變化的問題,計劃關閉數千座煤礦,將導致約130萬人失業。

煤炭是一個明顯的例子,但其實氣候變化和政策改變的影響將遍及多個經濟層面。
可持續發展勞工網(Labor Network for Sustainability)的一份報告顯示,氣溫的上升可能會威脅到美國馬里蘭州旅遊業的就業情況,以及其他依賴該產業帶來的活動和收入的就業機會。而空氣質量的惡化和氣溫的短期變化對老年人和體弱人士的身體會造成傷害,使醫護人員面對更大的壓力。

歷史沿革

這並不是全世界第一次因經濟轉型而導致工人大規模變遷的事件,歷史上有很多關於人們從一種工作方式轉變到另一種的例子。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數百萬士兵退伍回家——類似的情況美國幾十年前就經歷過,而且過程舉步維艱:一次大戰結束後,許多退伍軍人在大蕭條期間都處於貧困和失業狀態,因為他們無法領取國會承諾他們的經濟補償;情況直到1945年才有改善。
吸取了一次大戰後的經驗,羅斯福總統決意這次要更加順利和公平地過渡到和平時期的經濟秩序;他簽署了一項法案,「美國軍人權利法案(GI Bill of Rights)」,保障退伍軍人的社會福利。

氣候變化也為世界各地帶來了類似的經濟變遷模式。幾十年來為社會發展提供所需能源的工人,現在因為能源種類的改變而面臨失業。

到目前為止,工會一直是該社會運動的帶頭者,以確保這些工人不會被遺忘。他們的工作延續了工會長期鬥爭、爭取改善工人的環境條件的歷史。

美國汽車工會的第一屆主席沃爾特·魯瑟(Walter Reuther)於1962年發表演講,強調了健康的地球和勞工福利之間的關係。

「勞工運動關注的是我們明天早上要面臨的問題。這太正確了!但如果把它當作勞工運動的唯一目的,那我們就會錯過更重要的大目標了,」他說。

  • 「我的意思是,如果你身處的社區被燒成灰燼,就算你工資一小時增加一塊錢,那有什麼用?如果你經常去的湖泊受到污染,你不能在那裡游泳,你的孩子也不能在水裡玩,你有多一個星期的假期又有什麼用?如果我們的世界已經滿是原子煙,你的退休金增加一百塊錢又有什麼用呢?」

很多工會現在也意識到,氣候變化及其影響也會使工人受到衝擊。國際工會聯合會(International Trade Union Confederation)最近組織了一個「公平轉型中心」,以推動勞工權利。該中心主任Sam Smith先生跟我們表示:

  • 「讓我們來面對現實吧,如果我們以一種會造成巨大經濟和社會亂局的方法來解決氣候變化問題,這並不能真正地幫助我們。說到底,我們想要的不僅是一個排放量下降的世界,還要是一個大家可以生活得越來越好的世界。」

聯合國專職氣候的機構,通過了「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UNFCCC)」;該機構也正在研究這個問題。聯合國較早舉辦了一次發言會議——「應對措施論壇」,討論如何確保各國不會因實施氣候減緩行動而遭受過多困難。該論壇後來衍生了「如何為勞動人口創造一個更公平的未來」這一議題。

過去,人們對這議題抱著懷疑的態度,因為一直以來的討論都是關於如何為沙特阿拉伯等石油生產國家提供保障,以賠償它們因石油需求量降低而帶來的收入損失。但現在的討論已經延伸到一個公平的轉型和過渡,大家已認識到氣候變化減緩措施引起的負面影響不僅僅是經濟層面,可能還有社會層面。

雖然,這些討論的實際作用是有限的,但至少它們已經構成了一個不錯的框架,指出一個公平的轉型大概是怎樣的,為這個仍然算是一個比較新的議題提供一點資訊。最近,聯合國就關於「公平轉型」此議題發布了一份技術文件,並舉辦了專題研討會。

聯合國應對措施討論會的負責人安德烈·馬庫(Andrei Marcu)跟我們說:

  • 對我來說,現在還不算是一場運動。這個倡議現在是零星但專業的,它還不是主流。它有沒有成為我們的習慣之一?它有沒有進入我們的日常生活的一部份?答案顯然是否認的。」

    「當聯合國從政治中跳出來,開始注重實際問題時,它可以做些什麼呢?它可以開始創造一個知識體系,一些秩序和紀律,幫助人們去認識減緩行動如何影響社會,如何衡量和塑造這些行動。我覺得主要是關於知識的建設、能力的建設,和尋找共同的解決方案。」

國際勞工組織(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zation,ILO)是專門負責保護勞工權利的聯合國機構,它也針對該問題發布了一些非約束力的準則,指出如何在不傷害工人的情況下,轉型至一個可持續性的經濟體系。

抵抗

並不是所有的工人都相信環保主義者是站在他們那一邊的。美國勞工聯盟及工會組織(American Federation of Labor and Congress of Industrial Organization, AFL-CIO)的主席Rich Trumka先生就表示:「公平轉型只是一些想說服我們去參加葬禮的花言巧語。」

為了把瀝青砂這種碳密集型的石油從加拿大運輸到美國而興建的Keystone XL 輸油管道,就是最近的一個例子來說明工人和環保份子之間的爭鬥。

在奧巴馬拒絕了該管道的興建後,幾個工會走出來表示支持這一決定,稱總統做出了「明智」的選擇,並強調了應對氣候變化的重要性。其他的工會對興建管道的猶豫態度則不是很贊同。北美勞工國際工會(Laborers’ International Union of North America)就表示,管道的興建將「為美國提供許多可養家的好工作」,並指責政府「向極端主義者屈服」。

美國政府已撥出數百萬美元來幫助前煤礦工人,但這顯然無法舒緩工人的不安情緒,他們感覺權利被剝奪的心態在上一次的美國大選中表露無遺。特朗普表示會重振煤礦業的承諾被許多人視為最後的生機;而希拉里表示將為受煤礦關閉影響的地區帶來新的就業機會的承諾,則被解釋為一種威脅。

在最近一輪於馬拉喀什舉行的聯合國氣候談判中,德國環境部國務秘書Lochen Flasbarth就指出:

  • 「如果你處理該轉型過程的方法,給人一種『我被冷落了』的感覺,他們將會跟隨我們在世界各地看到的偏激份子組織。」

選舉的結果證明了對煤炭國家來說,希拉里表示將為該區帶來清潔的、可持續性的工作的承諾,並沒有特朗普表示重振煤炭業的呼聲來得那麼有吸引力。「這次選舉的結果是超乎西弗吉尼亞州煤炭業所希望的那麼好!」西弗吉尼亞煤炭業協會主席Bill Raney在特朗普意外取得勝利後表示。

但是,還是有許多人對於特朗普是否真的可以扭轉煤炭業的命運表示懷疑;因此,一個公平的轉型過程可能還是該行業最大的希望。

英文原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