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保育

關注組辦導賞團 訴說屯門龍窯前世今生

關注組辦導賞團  訴說屯門龍窯前世今生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大隱隱於市,在熙來讓往的鬧市中,誰又會想過與碩果僅存的歷史建築為鄰?位於屯門顯發里對上山坡的「青山龍窯」便是一例。然而,政府有意在「青山龍窯」旁邊開展大規模工程,興建單幢插針樓。香港龍窯關注組擔心工程破壞香港現存唯一完整的龍窯結構,扼殺活化龍窯的可能,遂舉辦導賞團向立法會議員及藝術發展局委員介紹龍窯的「身世」,促請關注龍窯正面臨的危機。

DSCN4213
左起:梁柏泉、楊雪盈與劉琬珊

龍窯之初

帶領導賞的除了香港龍窯關注組副主席劉琬珊,還有現時龍窯的繼承人—梁柏泉。「青山龍窯」於1940年建成,見証了香港陶業發展。最初龍窯由華僑商人司徒怒濤出資興建,本來打算燒製精美陶瓷製品至外國銷售,但因為龍窯燒不出精品,最終只能燒製家用陶器以供內銷。直至1951 年,轉由當管工的石灣製陶技師梁森接手。梁森與家人和石灣鄉里繼承了製陶事業,主力生產家用缸瓦、各款炊具、點油燈碟和中國傳統古老錢罌等在本地銷售。產品曾以「陶星」、「工合陶窰」和「香港陶瓷藝術室」品牌出售。

在全盛時期,有30多名工作人員負責燒陶、包裝及運送等工作。其後,因面對亞洲其他地區的競爭,陶窯出產量逐漸減少。在1970年代,本地藝術家亦會使用龍窯燒製藝術品,可惜後期面對不敵內地及其他地區競爭,青山龍窯在1982年便正式停止生產,而梁森的兒子梁柏泉則選擇繼續留守於此。

DSCN4193
龍窯上的柴孔

「燒窯要靠雙眼目測,測錯就係自己損失」,梁柏泉娓娓道來有關龍窯的一事一物。他指,「青山龍窯」按中國石灣傳統方法以泥磚砌成,長約二十米,由於呈隧道狀,外形如龍,故又稱「龍窯」。窯頂的洞孔更是其特點,可供燒陶工人視察窯內狀況,以便加添柴枝以確保窯的溫度。「青山龍窯」的窯體長30至40米,窯牀傾斜20度,窯頭、窯室、窯頂及煙囪均完好保留,是香港現存唯一具完整結構的龍窯。其他造陶設施如沉泥池、蓄泥池、壓模操作間及配釉區間等亦悉數保留。遊走當中,儼如上了一課美術歷史課。

梁柏泉又稱,由於在燒窯的過程中,火會出現變化,因此需要不斷觀察,「由紅色,最後變成淡黃色,燒到去一千三百度就會係白色。」他續指,燒窯的過程只有十多小時,若燒更長時間就需要更多柴枝,笑言「咁咪會蝕曬啲錢囉!」

DSCN4191

「青山龍窯」在2014年獲古諮會評定為三級歷史建築,惟去年政府就提出在屯門中發展5幅土地作公營房屆,而其中一幅選址距離龍窯僅30米。根據房屋署提交予區議會的文件所示,政府將改劃「政府、機構及社區」用地及部份「綠化地帶」興建公屋,工程包括拆卸現時的前培愛學校校舍及重整顯發里道路,預計提供1,020個單位。香港龍窯關注組已多番表明,擔心工程及改劃將破壞香港現存唯一完整的青山龍寫,亦扼殺活化龍窯的可能,但城規會只表明工程不會對龍窯結構影響,從未拿出實則研究證明說法。

DSCN4201

昨日未了的事 今天努力實現

屯門區的歷史建築少之又少,事實上,港英政府亦明白龍窯的價值,早於1982年已收回龍窯,計劃把青山龍窯與其周圍環境發展為「活的博物館」(Living Museum),而非純屬單一性保育。有關部門更曾仔細研究活化龍窯的可行性,但計劃進行至草圖階段便因時任總督尤德爵士離世而不了了之。梁柏泉認為活化龍窯作博物館較有價值性,「活的歷史文物永遠都比死嘅好」。香港龍窯關注組曾向城規會介紹活化計劃,副主席劉琬珊重申,對城規會並無接納關注組的活化計劃書感到極度失望,質疑在培愛學校舊址興建41層高的住宅大廈會阻擋空氣流通之餘,亦憂慮在建屋過程中會影響龍窯的結構。

關注組斥政府浪費 鄺俊宇促暫停建築計劃

立法會議員朱凱廸與鄺俊宇、屯門區區議員譚駿賢與林頌鎧,以及藝術發展局視覺藝術委員陳錦成亦有參與導賞團。民主黨鄺俊宇指,前培愛學校有升降機亦有無障礙通道,是一個結構完整的校舍,關注組和當區居民都希望能將校舍「物盡其用」,進行翻新而繼續使用,從而保障鄰近的龍窯。據悉,培愛學校舊校舍於1994年落成,1997年啟用,當時建築費是3500萬,2006年培愛學校因學生數量過多,向政府申請2600萬撥款另覓地建校,於2014年遷出舊舍,停用至今將近5年。關注組副主席楊雪盈亦強調,前培愛學校的校舍只是空置幾年,拆卸會造成浪費,亦扼殺了龍窯再發展的機會。

DSCN4229
譚駿賢(左一)、鄺俊宇(左四)

鄺俊宇斥責政府用200億購社福用地,但卻沒有盡用現有的地方,「其實培愛學校小至安老服務,一啲社福用途都是適合的,最重要就係可以保住龍窯。」身兼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主席的他表示,計劃於五、六月安排議程討論「200億買物業推社福設施計劃」,希望能向政府倡議暫停龍窯附近的建築計劃,「懸崖勒馬」並善用舊校舍作「Living Museum」之用。

工黨屯門區議員譚駿賢則表示,仍希望政府可以保留校舍,聆聽地區意見,考慮作社福用地而非扼殺青山龍窯的活化機會。

被問到政府將會何時拆校建屋,楊雪盈表示暫時未收到確實日子,但強調政府可以隨時動工。在導賞尾聲,楊雪盈在培愛學校舊址外慨嘆,「可能當刊登篇文個陣,間學校已經拆緊」。

DSCN4196

DSCN4179

記者:陳紫晴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