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教育

根據事實這樣難嗎?

根據事實這樣難嗎?
廣告

廣告

文:戚本盛

在學校管理的問題(特別是投訴機制)鬧得沸沸湯湯、各式正論歪論紛陳的日子,收到 TED 的推廣電郵介紹 Netflix 前高層 Patty McCord 的一個演說,簡說能讓人樂於工作的八堂課,與其說那是新穎意念,不如說是回歸根本的重要原則,其中的第五課,尤值得學校校長和教師重溫。

McCord 的第五課以一句「你公司裡人人都應該能夠處理事實」開始,她大意指:只要是真實的,人們便能夠聽得進耳,「回饋」(feedback)就是要告訴人們事實、最坦白的事實、甚麼做對了、甚麼做錯了,而且在做事的當下,不必待年終的表現評核。

人是否能夠面對事實、處理事實,似乎和爭辯二千年還沒有定論的人性有關,對人性有甚麼假設、認識,持甚麼信念,似乎又和個人的經歷有關,言人人殊,難有共識,然而,即使沒有共識,但就着工作進行回饋必須以事實為據,並以及時為宜,則應該沒有其他更好的方法了。

這道理理應是所有教師都明白的,而且經常應用於教導學生的,問題是,應用於校長及教師的身上,又是否適合?或者,可以反過來問,據實與及時這兩大回饋原則,教育心理學 101 早教過的,為甚麼不適用於校長和教師?如果有甚麼因素使其不適用,例如不容「以下犯上」的機構文化或「顧存面子」的人際互動,則怎樣才可以清除這些因素,而不是為了遷就這些因素而違反原則?

舉例說,為專業發展或考績的觀課,怎樣才可風險更低(low stake)、更輕鬆平常?在我的經驗中,有教學領導人員(instructional leaders)以身作則,天天開放自己的課室讓同儕觀課的,遇有教得不暢順都能夠以追求改進之心來評課回饋的;當然,我也見證過一些觀課者(甚至是教育局官員),把課堂裡某一學生的違規行為放大至多名學生,以某部份時間的問題掩蓋整個課節的,這種偏頗的「找蹅觀課法」不知是哪間學院培訓出來的,如此考績錯在沒有據實,沒有據實的回饋,無論是好心腸的責備求全,或是壞心腸的針對挪用,反映的只是低下水平(甚至是找蹅者的品格),很簡單反問即可知:如有實可據,誰犯得著放棄或歪離事實?

低下水平或品格的作為,對學校教育倒沒大意義。只要據實,更不必大動肝火。動輒破口大罵、甚至出言侮辱的,是否也暴露了其無理無據,要非以謾罵等語言暴力示人不可?暴露其自身人格倒屬其次,模糊了道理、影響了士氣,則更使人惋惜。有好一些人斥罵只為發洩情緒,甚至先聲奪人便以為自居高地的。我不知道魔鬼教官上身般天天辱罵是否只適用於軍校,只知道凡事責罵難以調動積極的動機,這同樣是教育心理學 101 的內容。McCord 在其演說中也說,管理的工作不在控制,而在打造強勁的團隊,動輒責罵能夠嗎?

對校長的考績也一樣,第一關在於是否真正做到 360 的考績,第二關便是須據實講理。很多學校連第一關也過不了,更遑論第二關。更可嘆的是,有些辦學團體的統籌人員,為要建立自己的網絡,以收小報告為管治手段,不問事實,不辯道理,不讓被評者回應,公然侵犯其申辯權利(The right to be heard),結果使學校變質為誣蔑是非之地,連基本的程序公義也闕如,更不要說專業了。

東華三院已決定就林麗棠老師的事件進行獨立調查,正為林老師的遭遇而義墳填膺的同校同事,都準備向委員會說出事實,而且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嗎?負責的委員會又能夠做到據實講理嗎?能夠實踐各方應有的程序公義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