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香港觀鳥會

香港觀鳥會是一個成立於1957年的本地民間組織,宗旨是推動欣賞及保育香港鳥類及其自然生態,2002年被認可為公共性質慈善機構,2013年成為國際鳥盟的正式成員。 網誌

政經

「農業優先區」拖延三年 「土地共享計劃」輕鬆搶閘

「農業優先區」拖延三年 「土地共享計劃」輕鬆搶閘
廣告

廣告

政府在2016年推行「新農業政策」時,承諾預留農地用作「農業優先區」,即劃定一些具較高農業活動價值的土地作長遠農業用途。事隔三年,設立「農業優先區」的承諾尚未兌現,政府卻已公佈會就「土地共享計劃」擬訂具體準則,預計今年下半年接受申請,以公私營合作方式開發積存已久的私人持有新界農地,不禁令人懷疑政府的管治再次向發展商的利益傾斜。

農地其實一直面對很大的發展威脅,由於沒有全面有效的保護機制,令可耕農地持續減少(請參考本會的「香港生物多樣性及保育重點指標報告2015-2017」[1])。過去五年,「農業」地帶的規劃申請,獲城市規劃委員會批准的比率超過六成[2]。在近年土地短缺的恐慌下,農地更被視為具發展及投資潛力。已平整農地的地價比適合耕種的高出五倍[3],促使更多人進行堆填及非法傾倒活動,以提升日後的發展潛力。2015年政府推出「新農業政策」,承諾設立農業園和農業優先區,加強保護農地用作長遠農業用途。然而《農業優先區研究》卻於去年6月才進行顧問公司招標,預料需要花上幾年時間才能完成研究,恐怕落實「農業優先區」遙遙無期[4]。

自土地供應公眾諮詢開始以來,農地常被提及要以公私營合作模式開發,但沒有就農地上的作業及活動,或其囤積的現況著墨,更完全忽略其生態、經濟及社會價值及功能。這樣的演繹方式不但有礙市民對農地價值的理解,更進一步將農地商品化。本會擔心「土地共享計劃」會合理化發展商一直在農地及魚塘提出的發展項目,導致更多農地及魚塘被破壞及開發。鑒於早年政府提出改劃綠化地帶的經驗,儘管環保團體極力反對,並指出選址具有生態保育價值,和政府所承諾的改劃準則不一致,但城市規劃委員會仍然基於「應付殷切的住屋需求」而批准改劃[5]。本會擔憂推行「土地共享計劃」時將會出現類似「準則不一」的情況,而且在農地沒有有效機制的保護下,「土地共享計劃」將會進一步威脅及破壞新界可耕、常耕及優質的農地。

*延伸閱讀:
「農業界反對土地大辯論動用農地選項」聯合聲明
土地供應充斥思想陷阱 環境及社會成犧牲品

[1] 香港生物多樣性及保育重點指標報告2015及2017
[2] 由2012至2016年,城規會在綠化地帶及農業用地(i)接獲規劃申請的宗數,(ii)獲批規劃申請的宗數,(iii)獲批比率為:(i)100 及 225,(ii)48 及138,(iii)48% 及 61%。以上數字是由法定規劃綜合網站2獲取數據並計算而得。
[3] 農地的地價可以有極大的變化,由每平方呎$250的優質可耕農地,到每平方呎$1,309的已平整、舖了水泥及已適合發展的農地。
[4] 立法會食物安全及環境衞生事務委員會(2018年7月10日)新農業政策主要措施的進度
[5] 城市規劃委員會會議(2018年6月21日)將軍澳綠化地改劃申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