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保育

不如我們從頭來過......罷去海洋公園?

不如我們從頭來過......罷去海洋公園?
廣告

廣告

《春光乍洩》,一齣 1997 年以同性戀為材的賣座電影。戲中,張國榮飾演「何寶榮」,梁朝偉飾演「黎耀輝」,兩人為尋覓茶几上花燈的伊瓜蘇瀑布,共赴阿根廷。

於是乎早前,海洋公園重塑該電影的經典場面與對白:海馬標誌下,兩位穿上孖煙通的同志佇足相擁,山盟海誓相約看「可愛動物」。這則廣告,幾近獲得網民一面倒的掌聲,大讚園方思想前衛、多元包容。老實說,整個正面的輿論氛圍下,任憑再大的膽子,誰敢跳出來,批評公園政治不正確?

可是,頭盔還是先戴妥,我的立場並非「反同」,而是對於香港人不加批判,支持公園廣告,我是感到不智,某程度,甚至有點不齒。為什麼?大家要理解,平權運動的精神,是出於對弱勢的關顧,而背後價值就是自由和平等,哪管是社會爭取同志平權、性別平權,還是種族平權運動也好,很多時,大家往往忽略的,反而是一撮「非人類的弱勢」——動物,即是物種的平權。

園內的海豚,不像戲中的何寶榮、黎耀輝的任性,卻自少與大海的侶伴分離,被抓進公園。沒有戀愛的自由,更被迫人工授精;沒有自由的意志,一天四場的海豚表演;沒有肉體的自由,吃冰鮮魚、吃胃藥,每天懲罰式的花式表演訓練。這邊廂,一間消費動物的機構,自 70 年代成立以來,一直困養動物展示、勞役動物表演,娛樂公眾,漠視動物的基本權益。那邊廂,廣告中的兩位同志,相約海洋公園去消費另一班弱勢——動物。聰明的香港人,試問這則廣告開的玩笑,會不會太過諷刺?

據統計,全球同志的人數有約近 3 億,年度消費則超過 1.1 兆美元。在商言商,具消費潛力的所謂「粉紅經濟」,不僅對企業帶來巨大收益,更建立品牌形象,每則廣告的效益,故然是經過市場策劃的計算。然而,我們若然盲目容許粉紅革命、同志平權運動,透過消費動物的行為,去提倡平等理念,那根本就是違反平等原則、本末倒置的經濟模式,老實說,那早早已失去運動的本質和意義。

《春光乍洩》於戲終,黎耀輝來到象徵自由、沒有痛苦的伊瓜蘇瀑布,而不是一所囚禁靈魂的監獄。他說:「雖然兜兜轉轉走了很多冤枉路。我終於來到伊瓜蘇,我覺得好難過,因為我始終覺得站在這個瀑布下面應該是兩個人。」

何寶榮,兜兜轉轉,最終還未赴約,來到伊瓜蘇瀑布。我覺得,戲中的何寶榮,其實就是動物。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