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生活

《假面飯店》:對人性的考驗

《假面飯店》:對人性的考驗
廣告

廣告

題為編輯所擬。

改篇自《假面飯店》是日本作家東野圭吾執筆25年的紀念作品第三部的長篇懸疑小說,原書名「Masquerade Hotel」中的「Masquerade」原意為「化裝舞會」,進一步引指為在化裝舞會中佩戴的面具。主角由飾演精英刑警新田浩介的木村拓哉及長澤正美飾演的酒店職人山岸尚美,連同小日向文世、松隆子、前田敦子、菜菜緒等人演出帶著面具的住客及拍檔,逐步走向連續殺人事件的真相。

事件以在東京都內發生的三宗連續殺人事件現場遺留的暗號為開端,搜查總部通過對三宗殺人案的暗號進行調查分析,推斷出第四宗殺人事件將會發生在東京一間高級酒店。為了防止第四宗殺人事件發生,警方派遣多名刑警,以服務生的身份進行搜查行動。當中新田浩介跟隨酒店職員山岸尚美學習接待住客。面對絡繹人潮,新田刑警主張「首要任務為逮捕兇手」,以懷疑目光看待每一個住客,竭力撕破他們的假面具。嚴守禮儀的酒店職員山岸尚美的格言卻是「首要任務是保障顧客安全」,絕不識破他們的虛言偽行。

與其說《假面飯店》是推理故事,不如說是一個關於專業、關於人性的故事。電影由不同的客人故事推進,而這些故事在電影中有著重要的一環,他們並非為推理帶來線索,而是為主角,以及觀眾看一回「人性的世界」。每個人都會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每個人都會帶著面具做人。但面具的遮蓋範圍、面具上所表達的故事都會因人而異,是否帶著面具就代表有做壞事的嫌疑?有些人只是簡單地借面具改變情緒;有些人則是借面具變成另一個人格。這些,都成為新田刑警及山岸小姐的衝突。作為刑警,查清事實人是專業所在;作為酒店職員,不揭穿不深究客人所隱瞞亦是專業所在。看似充滿衝突的二人,對峙的立場,但其核心都是以「人的安全」為本。電影中其中一個故事,是菜菜緒這位客人。她一開始就千叮萬囑酒店不要向一位男性透露她的所在,她聲稱這男人是跟蹤狂。但天意難料,不久後該男性同時入住酒店。山岸小姐一時疏忽,將男人的房號透露給菜菜緒,原意是希望她可以避開那個人,可惜到最後卻發現是菜菜緒才是需要防範的一方。這事件徹底地展示了新田與山岸表面衝突的立場都是以別人的安全為首,只不過是出發點不同。

經過幾件事件後,他們二人終於明白及尊重對方的專業所在,自己亦同時成長為更成熟的人。很多時,日本的推理電影讓人覺得「很拖」,最大的原因,可能就是除了找出犯人及行兇手法外,更希望觀眾可以細想一下人性的問題。每個人的命運都會有所缺陷,但怎樣去面對,去改變,往往是最難的一關。我們選擇帶上面具,輕輕一笑而過,還是向惡魔低頭出賣靈魂,這才是人生中的推理難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