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林保華

資深政經評論家、資深新聞媒體人。文章及專欄遍佈香港、台灣、美國報刊。 網誌

國際

韓國瑜的淋病比梅毒還可怕

韓國瑜的淋病比梅毒還可怕
廣告

廣告

高雄市長韓國瑜在去中國前夕大罵「台獨比梅毒可怕」。這是否向共產黨交心,他自己知道。但是使用這種不倫不類的粗鄙比喻,也看出這位市長的格調。而他,已經成為中國的座上賓,也可見共產黨的格調。

好事的記者以韓國瑜的這句聳動言論請教正在美國訪問的台北市長柯文哲。柯文哲迴避政治議題而從醫學角度回答說:「淋病比梅毒要難處理。」亦即淋病比梅毒可怕。為何柯文哲要給韓國瑜軟釘子,顯然與他的「瑜亮情結」有關。

比較柯文哲,應該說,柯文哲的IQ高過韓國瑜,但是從EQ來看,是韓國瑜高過柯文哲。IQ難測,EQ表面上就可以看到,所以韓國瑜後來居上,也是柯文哲吃虧的地方。

柯文哲用淋病與梅毒比較,也真是神來之嘴,因為韓國瑜真的有「淋病」,那是他常常說的「零」病。他不時強調,「政治零分,經濟一百分」,這是蠱惑人心的說法,也背叛的他的國父。

韓國瑜在投票前夕就鼓吹「九二共識」,選上市長後還說不要低估共產黨「光復」台灣的決心,現在又把台獨與梅毒比較等等,這不是政治,什麼才是政治?

政治零分拱手讓共黨奴役台灣

孫中山說:政治,就是管理眾人之事。韓國瑜當選高雄市長,就是要管理高雄人民的事,為高雄人民服務。他以「零分」來比喻,是不是說眾人的事他不管了?

高興就上班,不高興就出國或去醫院?這樣把國父的「訓政」當耳邊風?他還是忠貞的國民黨員嗎?還是準備棄國投共?

對共產黨來說,你不理政治,政治還可以管你。在共產黨統治下,且不說你沒有言論自由,就像胡適說的,你還沒有不說話的自由。大家必須進行政治表態,或曰「站隊」,表態表錯了,就得倒大霉。所以你還得懂政治才能表態。台灣人懂得這些嗎?不懂政治,怎麼去對付共產黨的統戰及其走卒的謊言?

台北市民族國小校長黃耀農在談到與中國的學校交流時說:「若說我們去(中國)是被統戰,但他們(指中國)來台交流,我們也可以統戰他們啊!」如果政治零分,也就是得了淋病,自身難保,又怎麼對他們進行統戰?我們該認同韓市長的話,還是認同黃校長的話?柯文哲作為台北市長,又該支持哪一位?

所以政治零分根本是做不到的事,就像淋病很難治好那樣。以此來蠱惑人心,實在有不可告人之處,就像到香港還要秘密會見共產黨官員那樣。如果政治零分還需密會嗎?中聯辦的另一身份是中共香港工委的地下黨部,王志民就是地下黨的黨委書記,所以和韓國瑜見面也用秘密形式。台灣人如果真正政治零分,就等於把政治全交給共產黨而使之得其所哉,讓共產黨來統治台灣,奴役台灣。

韓國瑜有種應該去向共產黨宣教政治零分,就像「一中各表」那樣去表中華民國,否則就不要再用這些欺騙台灣人而為中共鳴鑼開道。

中共為了醜化蔣介石,1950年代由署名「唐人」的御用文人在香港寫了4冊的《金陵春夢》,說蔣介石的光頭是因為在上海嫖妓得了楊梅瘡而掉光頭髮的,實際上老蔣是推行“新生活運動”而光頭的。韓國瑜應該將心比心、將頭比頭,為老蔣報仇而不應背叛老蔣而與共產黨勾勾搭搭,也不應該違背總理遺產歪曲政治的含義而閹割三民主義。否則你如何代表國民黨來競選總統?

原文刊在民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