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伍麒匡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網誌

生活

韓影《Beautiful Days》:憎恨到感恩的母子情感下,脫北女子的生活悲歌

韓影《Beautiful Days》:憎恨到感恩的母子情感下,脫北女子的生活悲歌
廣告

廣告

第一次看到這部電影的名字,還有海報時,心裡一直抱持一個疑問:為何是「美麗的日子」,海報中男女主角卻是神色凝重,而且各自看不同的地方?看似是至親關係,卻顯得彼此非常陌生。也許《Beautiful Days》這個電影名字,對於這對母子關係而言,是一個極大的諷刺。電影中描繪著複雜的家庭情感,同時牽涉著沉重的社會議題。

(含劇透)

電影故事中的一家,是支離破碎的家庭,而且連自己的身份認同都不明不白,家裡一時說普通話,一時說延邊式朝鮮口音。身份實為脫北者的女主角(李奈映飾),在兒子建謙年小時,就離開了他,並隻身跟著一個男人去到南韓首爾夜店工作了14年。自從建謙(張東尹飾演)知道母親的下落,就走到首爾尋找她,怨恨及嫌棄母親的他,因為母親的一本日記,明白到母親當年離開他們是為了什麼。電影中利用雙線記敘的手法,交錯地就母子面對的生活進行闡述及剖析,當中烘托出來的情感,牽動人心。不是母親的決定令家庭生活不美滿,而是時代使人感到絕望及悲慘。

母親的外表看起來的很年輕,但從多種裝扮及形象就能知道,她是飽歷風雨及顛倒的女子。導演在開首非常擅長利用霓虹燈的鮮艷顏色,去反面襯托在異鄉工作的母親內心,還有受到衝擊的兒子的忐忑不安,而且電影開首,戴著粉紅假髮、濃妝豔抹的她為觀眾帶來視覺震撼,讓人意想不到她的背景是經人口販賣淪落到首爾的脫北者,還要經歷過在中朝鮮族的貧窮生活。顛覆母親一生的,有四個男人:將母親帶到延邊的男人、盲婚啞嫁的老男人、兒子建謙及在首爾的丈夫。她與每個男人的經歷,除了是時代的悲歌之外,還錯綜複雜地涉獵多個社會問題。

先有接待脫北者的非法偷渡蛇頭男人,讓母親盲婚啞嫁到一家延邊朝鮮族的農民(吳光祿飾),她既不愛丈夫,也不愛這個家庭,懷了建謙這個孩子,都想強行墮胎。這經歷令人的心酸的同時,也回想到渴望脫離獨裁政權的北韓人的處境。不少北韓女性因制遇及錢財限制,未能就這樣跨過三八線到南韓生活,唯有被人口販賣的集團賣到中國東北生活,一直以非法移民的身份生活,而且一直被黑道份子恐嚇及威脅。然後因為家庭狀況不得不拋夫棄子到南韓生活的女主角,經歷的內心掙扎,是電影的其一重點,刻畫女性內心的手法細緻,而且亦繼續帶出朝鮮族在南韓大都市生活遇到的問題。

首爾夜店內的燈紅酒錄,豈料內裡工作的女性,有不少都是非法移民,正如女主角都在問同僚什麼時候來到南韓。無疑,這亦呼應了不少南韓人眼中朝鮮族的形象——低賤粗鄙,還有只能徘徊在黃賭毒等地下事業,正如昔日兩部電影《青年警察》及《犯罪都市》中如何描述在韓朝鮮族的形象,全部都是面目可憎、左青龍右白虎的黑社會小子。在面對種族歧視,還有性別的欺壓下,母親在無力感下,仍然嘗試向遠道而來的兒子解釋自己的處境,並讓他重新感受母愛,恰巧造成及反映悲劇中人生的光明面。

也許有觀眾會認為電影只是純粹在歌頌親情的偉大,還有刻意煽情,但在我眼中,電影是刻意利用這點,加上社會元素去審視多個社會議題,而且傳達出一種自省的訊息,就是勸勉世人如何用更正向的態度解讀自己的人生,還有父母的作為。「美麗的日子」是否在結尾才來?不要緊,最要緊的是,母子能理解彼此的難處,並重新一起生活下去,縱使大家的處境有變,能夠重新擁有天倫之樂的日子已是人生的小確幸,就算遲來,也好比一生都沒有美麗的日子過。

評分:4/5(5分為最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