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均益二期】換屆後舉步維艱 法團秘書籲勿忘初衷:守住居民荷包

【均益二期】換屆後舉步維艱  法團秘書籲勿忘初衷:守住居民荷包
廣告

廣告

右至左分別為法團秘書高文軒、居民Peggy、Paul

(獨媒特約報導)位於西營盤德輔道西、中聯辦附近的均益大廈二期,在街坊的團結和努力下,在去年踢走親民建聯的建制法團。一年過去,新法團面對著內憂外患,工作舉步維艱;更遭到前法團成員及建制勢力形形色色的「騷擾」。法團秘書高文軒接受獨媒訪問時指,法團會勿忘初衷,在進行大維修時做好把關的角色,「我哋初衷就係唔好俾人呃哂啲錢」。

時間先回到一年多前,均益大廈二期在去年一月尾召開改選法團的會議,會議由晚上八點開到凌晨四點。「均益二期老友記」名單的其中六名住戶,成功擊敗親建制的法團。時任主席許溪水在獲悉落敗後,中途賴皮離開會場,一度令會議無法進行,要由居民推舉另一名業主主持會議。

_DSC2583

在選舉過後,舊法團不但拒絕交出會議紀錄等文件,更進行百般刁難。法團的辦公室更如同許溪水的私人貨倉,竟然連一部電腦及打印機都沒有。一年前是「均益二期老友記」發起人,一年後是法團秘書,高文軒正職在銀行工作,換屆後眼見舊法團留下的「蘇州屎」,一度辭工四個月全職「執手尾」;更試過每日工作18小時,「離開唔到呢座樓」。

均益大廈二期的四座大廈已有42年歷史,838個單位的對上一次大維修已是1995年。大廈在2014年收到驗樓令,時任法團開始籌備維修事宜,但後來延遲到2016年年底。居住了40年、從2008年開始關注大廈事務的高文軒當時成立關注組,見證法團不理居民反對,利用大量授權票強行聘請曾在銅鑼灣伊利沙伯大廈有圍標紀錄的工程顧問公司「博德」。

關注組曾多次要求解僱「博德」,採用政府推出的電子公開招標平台「招標妥」,但意見沒有被採納。在推翻原法團後,高文軒及新法團欲召開會議,爭取居民支持「解僱行動」,但又遇上阻力。

_DSC2588

在3月2日的會議前,法團突然收到三十多份由民建聯當區區議員盧懿杏辦事處傳來的授權票。高文軒有點大惑不解,心中在想,「係咪我哋(現屆法團)做得唔夠好呢?」他遂向街坊查詢,發現有多個戶主「被授權」。其後越揭越多內情,更有在同區物業管理工作的業主,被公司要求簽署留空名的授權書。高文軒在上星期已報警處理。

十多年來一直便跟進大廈的維修問題,高文軒現在可說是物業管理的能手,他對記者解釋運作時說得頭頭是道。「自己地方自己救,唔守護就會斷送咗俾人。」

_DSC2487

革新管理難免樹大招風,有親建制的街坊更對高文軒動口兼動手。還不止,這一年來,消防處、警務處、屋宇署及食環署等政府部門輪流來到均益二期。先有消防員在去年六月找上門,指個別樓層的防火門未能關上。足足四百多道門,要在六十天內還原。

此時,竟有前法團成員喚友好主動向法團報價,並附上連工包料的價錢。高文軒沒有理會,反而親力親為和裝修工人親自購買材料作更換,消防處其間更每兩星期致電詢問進度;工程最後總算大功告成。

後來,高文軒又發現,有人竟惡意拆開已完成維修的防火門,法團決定報警處理。一不離二,二不離三,屋宇署亦鍥而不捨要求法團清拆大廈僭建的簷篷,並必須在短時間內還原。高文軒便批評前法團成員花樣百出,比在任時更勤力,「錯咗做返好,無問題,但邊個搞鬼心知肚明。」

居民自發推倒親建制的法團,風頭看似一時無兩,但現實卻不然。高文軒慨嘆,現況比想像中困難一百倍,「呢啲力量來自利益,但利益都無咗,都仲要搞搞陣,撐到行。」在舊法團當政時,開宗明義歡迎民建聯在大廈內外張貼海報宣傳。新法團則表明要保持政治中立,「泛民、建制都唔貼得」。對於被指野心勃勃的說法,高文軒重申,現階段無意參選年底的區議會選舉,「只係想做好呢幢大廈,做議員一點都唔吸引吧」。

_DSC2557

付出精神、時間和金錢,而且吃力不討好,是因為愛還是責任?高文軒表示,均益大廈二期是由細住到大的地方,「我哋嗰代受英治時期教育,對黑白、是非分得好清楚,家人(爺爺)叫我要做個有用的人,要頂天立地、對得住天地良心。」他補充說,維修費其實是上了年紀的業主的棺材本,「希望可以守住大家的荷包」。

現屆法團召開管理委員會時,會議作全面開放,業主和租戶都可列席旁聽及發表意見,貫徹陽光法團的作風。居民Peggy 在這裡住了二十五年,近年積極參與大廈事務,她大讚現屆法團進步、積極和做實事,「上屆法團冇要求,主席根本無做嘢,側側膊。」六年前搬入均益的Paul 同樣關心大廈事務,在旁聽會議下才發現舊法團「好唔對路」,「只有高生勇於發聲,好難得」。

野火吹不盡,春風吹又生,面對排山倒海的抹黑,親建制勢力大有捲土重來之勢,「西環力量治港的力量始終很強」。但高文軒相信居民眼睛是雪亮的,「你做得好,居民會保護你。」

記者:麥馬高、周頌謙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