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林鄭月娥明修棧道自掘墳墓

林鄭月娥明修棧道自掘墳墓
廣告

廣告

香港女子潘曉穎2018年2月在台灣旅遊時被殺害及棄屍,台灣鎖定其同行男友陳同佳涉嫌重大。台灣台北士林地檢署分別在4月和4月及7月三度向香港提出司法互助請求,香港政府未有理會。2018年12月3日,台北士林地檢署正式對陳同佳發通緝令,並同步致函法務部轉請陸委會,向香港政府請求遣送陳同佳回台灣。

潘曉穎在台灣被殺害案,被政治利用借題發揮,修改《逃犯條例》剔除法例不適用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任何其他部分」,民建聯立法會議員李慧琼2018年6月6日的提問,已經事先張揚。對移交疑犯陳同佳到台灣一事展現不尋常的積極與熱誠,民建聯應該是中央的「橫手」。

李慧琼指稱,香港與台灣之間沒有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或移交逃犯的安排,兩地未有正式渠道交換情報和文件及移交逃犯,追問李家超「有否研究可否作特殊安排把疑犯移交台灣執法機構」。李慧琼的表述,已是認定《逃犯條例》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不適用於台灣,潛台詞就是確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包括台灣。

台灣只是向香港提出司法互助請求,仲未發出通緝令,李慧琼已經提問「有否研究可否作特殊安排把疑犯移交」,顯露出香港特區已收到修訂《逃犯條例》的指令。

李慧琼又問:「會否研究與台灣當局簽署司法互助協議;若會,詳情為何;若否,原因為何?」其實李慧琼係問李家超 ,知唔知《基本法》第九十五條訂明的全國其他地區是包含台灣。李家超書面答覆:「根據《基本法》第九十五條,香港特別行政區可與全國其他地區的司法機關通過協商依法進行司法方面的聯繫和相互提供協助。」心有靈犀一點通?

中國大陸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而台灣是實施《中華民國憲法》,大陸與台灣是一個中國兩個不同的政權。《中國憲法》第三十條訂明「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行政區域」,並不包含香港和澳門及台灣。政治論述,一個中國是包含大陸港澳台,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解讀法律,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包括台灣。

《中國憲法》第三十一條訂明:「 國家在必要時得設立特別行政區。在特別行政區內實行的制度按照具體情況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以基本法規定。」香港和澳門都是由《基本法》規定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特別行政區,《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九十五條訂明的「全國其他地區」,當然亦並不包含台灣。

《基本法》第二十三條和第九十五條,都未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同澳門及台灣的關係,只因「一國兩制」的初心是和平統一台灣,後來才決定用於港澳回歸。當澳門和台灣都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特別行政區,已經是第九十五條「全國其他地區」的一部分,因此《基本法》不對港澳台關係作出規定。

「在特別行政區內實行的制度按照具體情況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以基本法規定」,《基本法》第九十五條並無授權香港特別行政區可以同台灣簽訂司法互助協議,台灣三次向香港提出司法互助請求係自尋煩惱。發出通緝令向香港請求將疑犯陳同佳遣送回台灣,算是摸啱門路。

《基本法》第九十五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可與全國其他地區的司法機關通過協商依法進行司法方面的聯繫和相互提供協助。」第九十六條訂明:「在中央人民政府協助或授權下,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可與外國就司法互助關係作出適當安排。」

第九十五條訂明的全國其他地區不包含台灣,香港回歸成為特別行政區,無權同台灣簽訂司法互助協議,正是港英政府97前制訂《逃犯條例》和《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的主因之一。

香港法例第503章《逃犯條例》第2(1)條移交逃犯安排符合規定(a)適用訂明:
(i)香港政府及香港以外地方的政府(中央人民政府或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任何其他部分的政府除外);或
(ii)香港及香港以外地方(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任何其他部分除外)。

移交逃犯安排符合規定(b)訂明:是為移交因涉及違反香港或該地方的法律的某些罪行而被追緝以作檢控、判刑或強制執行判刑的一名或多於一名人士而作出的。

移交逃犯安排符合規定(a)(i)訂明,適用於香港政府及香港以外任何地方的政府,包括澳門成為特別行政區之前的澳門政府。不適於中央人民政府或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任何其他部分的政府。

安排符合規定(a)((ii)訂明,適用於香港及香港以外地方,「香港以外地方」是指台灣,是為台灣度身訂造。不適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任何其他部分;「任何其他部分」,是對應《基本法》第九十五條「全國其他地區」的規定。

大陸同台灣都自稱中國,彼此都是用「台灣當局」和「北京當局」互稱對方,台灣亦是以「香港當局」稱呼香港。英國同大陸政權有外交關係,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代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認同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因此,英國香港政府制定法律不能夠指稱台灣政權為政府,而是「香港以外地方」。

1998年4 月7日,香港特區臨時立法會三讀通過,修改香港條例第1章第3條詞語和詞句的釋義,增加中華人民共和國包括台灣、香港特別行政區及澳門的規定。澳門直至1999年12月19日仍然是由葡萄牙殖民統治 ,臨立會1998年4月立法,訂明中華人民共和國包括澳門同台灣,修改係赤裸裸地顛倒是非指鹿為馬。

《基本法》第二十三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應自行立法,禁止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進行政治活動,禁止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

香港法例第151章《社團條例》第8條(1)(b) 訂明:「該社團或該分支機構是政治性團體,並與外國政治性組織或台灣政治性組織有聯繫,社團事務主任可建議保安局局長作出命令,禁止該社團或該分支機構運作或繼續運作。」

《基本法》第二十三條只規定香港自行立法禁止香港政治性組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臨時立法會以《社團條例》立法,是將台灣歸類為「外國」。1998年4 月立法,臨立會又訂明中華人民共和國包括台灣。成立臨時立法會,目的就是要在2年任期內完成所有污糟邋遢的特別任務,佢老母。

歷史的痕迹清晰顯示,從回歸第1年到第21年,特區政府都是鸚鵡學舌奉行「非法也是法」。共產黨都冇用槍指住特首同主要官員要執行非法指令,佢哋唯命是從,被收編或被收買可能是主因。陳浩天做人肉炸彈之時,記得帶埋董建華同梁愛詩一齊走,四任行政長官都一齊上路就最理想。

2019年2月13日,政府宣布,正考慮優化《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香港法例第525章)和《逃犯條例》(香港法例第503章)。2月15日,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到立法會解釋修訂建議,指稱現有法律即《逃犯條例》和《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訂明條例不適用於香港以外中國其他部分。建議修訂法例,在單一個案移交的請求方面,剔除法例不適用於香港以外中國其他部分的限制。

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回答鄭松泰議員質詢,李家超指稱,根據香港法例第一章,我哋講明中華人民共和國包括台灣。聽到如此違反常識的回答,鄭松泰冇立即衝出去狂揪李家超一鑊,名符其實枉負少年頭。

李家超又表示,台灣殺人案凸顯了我們現時法律上的嚴重缺陷和執行上的困難。今次的修訂建議是要處理這個法律缺陷,不單是處理台灣殺人案。

回歸21年香港仍未同中國大陸簽訂長期引簽渡協議,原因是大陸的法治狀況,未能符合移交逃犯協定中保障個人權利的國際標準,亦拒絕落實國際人權公約。《逃犯條例》規定不適用於香港以外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其他部分,不是法律缺陷,而是訂明在與中國大陸簽訂正式引渡的司法互助協議之前,不能簽訂移交疑犯協議將任何人移交中國大陸。

《逃犯條例》訂明適用於香港及香港以外地方台灣,現時不能將疑犯陳同佳移交到台灣的「法律缺陷」,是臨時立法會非法通過增加「中華人民共和國包括台灣」的修訂堵塞渠道造成障礙。此項修訂違反《中國憲法》第三十條和《基本法》第九十五條,特區政府要依法辦事履行公義,就必須修例刪除有關規定撥亂反正。

前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接受傳媒訪問時透露,香港與中國大陸未能就司法互助達成協議,主因是北京不接受香港法例上的一些要求。香港法例上的要求,應該就是特區政府與內地制定移交逃犯安排的5項基本原則

特區政府只需刪除香港條例第1章第3條違憲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包括台灣」的條款,已經能夠依據《逃犯條例》的有關規定將疑犯陳同佳遣送台灣。現時政府建議修訂《逃犯條例》,刪除《條例》不適用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任何其他部分」的限制,明顯是繞過香港移交逃犯到內地的5項基本原則。

《逃犯條例》移交逃犯需行政立法司法三方同意,修訂的建議,廢除立法會武功而不能過問,違反三權分立相互制衡的法治原則,勢將難逃司法覆核,送交疑犯陳同佳到台灣無望。修例客觀效果亦是法律上確認「中華人民共和國包括台灣」,特區政府名符其實以政治凌駕公義。

大陸有啲「罪犯」未經法院審訊已經要上電視認罪,國內的法治和人權狀況同香港差異極大,中國大陸進入《習近平新時代》,法治文明更是冇前有後。現時修例建議剔除9項商業有關罪行,更凸顯修例擺明車馬是借題發揮明修棧道暗渡陳倉,只求能夠「發揮香港所長服務國家所需」,將目標「逃犯」移交大陸。

林鄭月娥擺明車馬,當然係希望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知佢「好打得」。擺明車馬明修棧道暗渡陳倉,其實是自掘墳墓,令全世界都清楚看到林鄭月娥有奴性冇人性的特質。

李家超賊喊捉賊
鄭松泰狂揪李家超
李家超解釋修訂建議

延伸閱讀:林鄭月娥有奴性冇人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