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香港流亡商人大劉」呢個朵真係型爆

「香港流亡商人大劉」呢個朵真係型爆
廣告

廣告

多謝林鄭,多謝李家超,來一招借刀殺人,擺受害人嘅亡魂同家屬上枱,然後搖身一變,由賤奴變聖人,滿口仁義道德咁堅決摧毀香港僅餘嘅一點點優勢,決意修訂《逃犯條例》,卻意外造就挑戰特區政府嘅人權新星——人稱「大劉」嘅劉鑾雄先生。

人權新星大劉敢於挑戰特區政府,提出藍屍經常罵人濫用嘅司法覆核,意圖推翻修訂,叫人精神為之一振。大劉喺今日嘅「人權宣言」中直指:

「修訂違反《基本法》及《人權法》,並賦予特首過大權力,要求法庭聲明草案不具追溯效果。《逃犯條例》不適用於中國地區,實有明確理由,即要維護香港對人權的高度保障,確保港人無懼被引渡到中國地區後,面對不公檢控和任意定罪。入稟狀引述大律師公會和美國商會,均對修例表達憂慮。一旦通過修例,受影響的人將會即時面對被羈押的風險,如受烏雲籠罩,而被捕後只有特殊情況才可獲准保釋,即時羈押的『幽靈』會迫使大劉流亡海外。」

呢一段簡直係香港史上最有力嘅人權宣言,有力嘅原因係佢由香港四大富豪之一提出,喺認錢唔認道理嘅香港,如此含金量十足嘅宣言,當然最有力。而當我讀到「大劉流亡」四隻大字嘅時候,覺得大劉簡直可以為香港人權抗爭史寫下歷史新一頁。

咩叫「流亡」?字典話係「離開固定的住所,四處逃亡」。咁又唔係咁簡單嘅,要流亡海外嘅,一定係由啲無自由嘅極權國家逃去第二個有自由嘅文明國家並獲得當地政府默許收留,先有資格叫做「流亡」。隨便舉幾個例子:六四流亡領袖吾爾開希、西藏流亡領袖達賴喇嘛、流亡作家余杰等等,佢哋多數都係異見者——而「異見」兩個字只適用於極權國家。大家明白嘅話,就知道,香港一向係人哋嚟流亡嘅地方,例如流亡香港嘅中國電影導演應亮、流亡過香港幾日嘅斯諾登。照咁睇,大家就知道香港同大陸法制最大嘅分別,就係大陸嘅人會流亡海外甚至喺香港流亡,但恕我孤陋寡聞,我就諗唔起邊個香港人需要去第二度流亡——至少九七前,多謝英國政府。

可能有人話,香港都有喎,咪有幾個旺角衝突涉事嘅年輕人去咗流亡囉?不過佢哋係下落不明,暫時也沒有任何政權表示收留,係「逃亡」多於「流亡」,暫時唔計。真係要計都係呢一兩年嘅事,即使計埋,其實亦都不能同大劉比。首先要流亡嘅人往往都係政治人、文化人,佢哋「開罪」極權政府,但極少數係商人,因為大商家只想討好政府,點會想開罪政府倒自己米。商人去海外定居,一向叫「移民」,咁如果大劉真係要流亡,佢係第一個流亡海外嘅香港商人,仲要唔係小商人,係超級富豪啊!到時大劉喺外地接受訪問時,傳媒紛紛冠以「香港流亡商人大劉」的名銜,WTF,恕我一時興奮直率一點:真係型L到爆。

當然,型爆還型爆,我真心唔想大劉流亡。邊個想見到,香港由一個冇人需要流亡嘅地方,變成大劉都要流亡,結果當然係更多人要流亡。大劉既然打響了第一槍,開始知死和周身屎嘅商人在明在暗都應該要支持佢。而身為升斗市民嘅我哋,無論你過往幾唔鍾意大劉,無論係妒忌佢感情咁豐富仍受崇拜嘅廢佬,無論係唔能夠成為佢感情生活一部分而鬱鬱不歡嘅港女,由2019年4月1日開始,「我們都是大劉」唔係一個愚人節笑話,大家必須撐大劉,保大劉,同心對抗邪惡嘅林鄭政權。唔單止咁,大家仲要防鳴煒,以防呢個眼神不夠堅定嘅愛國青年獻出爸爸來博取未來特首之位。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