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鍾劍華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網誌

政經

哀廉恥壞於官僚 信未來仍在眾手

哀廉恥壞於官僚 信未來仍在眾手
廣告

廣告

清末有一本寫實諷刺小說《官場現形記》,作者李伯元在序文裏說:「官者,輔天子則不足,壓百姓則有餘。」又說「…官之氣愈張,官之焰愈烈。羊狠狼貪之技,他人所不忍出者,而官出之;蠅營狗苟之行,他人所不屑為者,而官為之。……禮義廉恥之遺,壞於官之手。」今天香港政府那個管治團隊,不正是為百多年前的這種說法寫下一個新的註腳嗎?想起這段話,看看今天香港,看看那些特區領導及高官,只慨嘆這一個寫實又何止是百多年前。

以前的殖民地官員,可以說他們在某種程度上要寄人籬下。要配合殖民地宗主國英國佬洋人官僚。直到80年代後期,才有華人官員能夠升上司長級,但除了由英國政府委派的總督之外,他們的頂頭上司布政司(即今天的政務司長)也一直都是來自殖民地宗主國的外國人,直到1993年才出現第一位由華人官員出任的布政司。

話雖如此,記憶中從來不曾聽過殖民地時代的AO要公開擦英女王或英國首相的鞋,也從來不會有本地高官歌頌殖民地宗主國的領導或本地洋人上司英明神武。今天香港特區的特首便親自示範如何公開一而再展示這一種露骨而且自眨人格的擦鞋仔行為。

當年的殖民地官僚,當然是要服務其上司,但卻不會公開不要面地叫總督做「老細」,這點香港在回歸不多久,已經由當時還是財政司長的曾蔭權公開示範了,他竟然說董建華是他的老細。就算是要配合港督的施政理念,以前也不見得高官會說公開說他們只要「打好這份工」。這樣不得體的說話,到了2007年,即回歸之後10年,由當時要競逐特首寶座的曾蔭權說出了。這一個新鮮講法,說明在新殖民地之下,就算做到特首,概念上雖然應該是港人治港的代表,是由香港人自己當家作主選出自己的領導,但實際上就算做特首都只是要打好一份工。老闆是誰就不言而喻,心照便算了。

當年在殖民地時代,做到司長級的官員那些AO,都說是天子門生、社會精英。雖然要服務洋上司,為殖民地政府主權國辦事,但他們行出來面對公眾及傳媒,講句說話都有一種權威與尊嚴,自己的表現也要有規有矩,要懂得自重,要不失風範。

有人會說殖民地官僚騎在人民頭上,官威十足。這得看什麼時候。在整個後殖民地過渡階段,實際上已經大幅度改善。他們的官威,從來不需要透過對市民的懷疑及傳媒的質詢藐咀藐舌來表達。殖民地時代被視為最有官威的一位高級華人官員,是當年長期負責房屋事務的廖本懷先生。印象中他確實經常打官腔,而且確實很有官威。但他的官威不是來自擺款,他也不是作威作福。大家只會覺得他有很強烈的精英心態,態度上也像一個紳士,他的官威來自那一種紳士氣度與貴族氣質。無論覺得他幾傲慢,但都不能指出有那一次是以藐咀藐舌的方式來表達,他也不會對記者的提問表現出一臉不屑 。

在回歸前最後一任洋人布政司霍德,就曾經公開擺官位,曾經公開說政府官員的老虎屁股摸不得。但在私底下,他卻是個彬彬有禮,十分好傾的官員。就算是對待拜訪他的大學生,也是禮數周周,有問必答,而且態度也算是誠懇。

殖民地官僚也要推銷一些有爭議的政策,也有可能不成功。但在推銷政策的時候,總不會說一些沒有人會相信,未講完便穿崩的假話。當年林煥光就要協助肥彭推銷政府提出的「老人金」方案,面對的是香港那些土共及北京政府的批評及圍剿。但作為殖民地官員的林煥光,一直表現得不亢不卑,在推介政府的理念之時,縱然爭取不到對手及批評者的支持,但從來似乎沒試過會搞到不歡而散,從來不需要擺出不在乎,我說了就係的悍吏咀面。最後那個政策推銷失敗,但林煥光作為官員的個人聲望卻不跌反升。

比之今天這個特區的官僚,殖民地時代的官員一點都不失禮,而且可能更有class。看看今天那個也是渴殖民地奶水成長,AO出身的特首及令人越看越討厭的保安局長,只能慨嘆真的是一蟹不如一蟹。

今天香港的特首,竟然搬出一些別人一看便會看穿,她自己也知道是虛偽透頂的話,以「同理心」呀、「憐憫」呀這些鬧劇式的謊言來推銷政策改變,究竟殖民地官僚與特區的官僚孰優孰劣?這是官僚本身質素的問題還是體制造成?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殖民地體制之下,在香港特區,做官就比在殖民地時代做官僚更加不堪,更加像個奴才,更加悍吏。

可能會有人感到意外,為什麼那一群在香港成長,在一個文明體制下培訓,在不斷加強問責的政治環境下養成的官僚,到今天在特區新香港時代,竟然會變得不顧賣相,擺出這樣一副人人都看得出是如何無恥的面貌來出賣香港。

林鄭月娥作為殖民地官僚的精英,曾經一度令人寄予幻想。2012年她願意出任當時新任行政長官梁振英的政務司長,很多人都認為她可以統領公職人員,扭轉過去政府不作為的作風,在施政上應該有所作為。又因為有說法認為她「好打得」,認為她有能力推行一些適切的政策。無論是否同意她的觀點,她作為發展局長時,在處理丁屋問題上都曾經提出一些較為合理的施政願景,甚至不惜抵觸一些權勢階層的既得利益。

但幾年下來,香港人看在眼裏,以前那場戲她就不用做了,現在做的這場戲究竟是要做給誰看。

說穿了,如果缺乏體制的保障,如果整個社會缺乏捍衛這個體制的整體意志,受人二分四,為權勢提供服務的那些官僚最不可信,就算傳聞中「好打得」又如何?殖民地的技術官僚與中共的黨幹根本不會有分別。缺乏制度的保障,官僚可以做到比土匪更不堪。比起百多年前《官場現形記》那本小說描述的封建時代官僚,共產主義新中國的幹部是進步了還是更差?為什麼曾經被奉為殖民地神話,在某程度上體現著現代社會科層理性權威的體制,會在短短二十年間會淪落成為與封建悍吏無分別?

今天香港政治氣候低沉,無力感令不少人失去方向。但必須清楚,如果任由這種無力感蔓延,任由這些官僚及那些所謂精英去主宰我們自己的命運,香港人只會繼續任人宰祭。每個人的力量可能都很細,但只要每個人都由自己做起,每個人都願意向不公義發聲,向強權說不,不再盲目相信官僚,不再仰賴於有人好打得,每人都挺身出來打一場人人都打得起的仗,例如在未來的選舉中投票表達自己的意向和選擇,也不能讓這個政府予取予奪,每個人都不只貪圖於蛇齋餅糭,而是以香港的長遠未來為念,就算近期的事態發展是如何令人失望,我們都實在沒有理由,也沒有權利感到悲觀與絕望。

今天的香港,確實是「官之氣愈張,官之焰愈烈」,也是「羊狠狼貪之技,他人所不忍出者,而官出之;蠅營狗苟之行,他人所不屑為者,而官為之」。「禮義廉恥之遺」,也確實是在「壞於官之手」。看看那個日日不斷在枉作小人的所謂「國家級領導人」或KOL,「羊狠狼貪」與「蠅營狗苟」已經不足以盡書其丑與醜;看看今天那個聽慣了批評便可以把壞事做得更慣更熟手,越來越無恥的特首,就可以知道什麼叫做「禮義廉恥」「壞於官之手」。再看看連財政司長與律政司長自己及其家人竟然可以如此不乾不浄;搞保安與搞教育的又可以表現得如此拙劣,怎能怪有不少香港人會緬懷殖民地,怎能怪有不少年輕人會抗拒代表著帶來這種倒退與敗壞的那一面國旗及那一闕國歌。理由其實很簡單,只因香港人仍然有要求,仍然有期望。我們拒絕收次貨!

香港人不是阿斗,星期天有過萬人參與示威遊行,顯示社會在一片政治無力感籠罩之下,仍然有不少人願意繼續以不知能否產生作用的政治表態來向政府及這這一類低等高級官僚說不。

無論局面變得多壞,無論那些窃奪公權力的官僚有多不堪,都要有這種信念,香港的未來仍然在眾人手裏。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