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台灣終將一國?】80後投身環境運動 建立民主、對抗金錢掛帥

【台灣終將一國?】80後投身環境運動 建立民主、對抗金錢掛帥
廣告

廣告

攝:張展豪

【台灣終將一國?】系列報導
前言:香港人眼中的台灣人 vs 台灣人說的台灣人
90後台灣人:不能接受自己是中國人

(獨媒特約報導)兩岸議題持續升溫,從習近平的一國兩制論,到香港逃犯條例修定,都引起港台人士廣泛討論,從事環境工作80後的小龍對於兩岸也有自己的看法。

雖有統一思想灌輸 但難以武統台灣

「小時候老師就說對岸戰績多啊,一人吐一口口水就把台灣淹死了。」被問到對岸最近的統一言論,小龍認為中方對台的處理手法一直是剛柔並濟,「中國現在的策略就是如果能恐嚇的,就嚇嚇他們,不能恐嚇就用親情方式招手。」

他認為兩岸的思想教育一直灌輸民族統一意識,例如中國從清朝開始被列強欺負,所以需要團結自強,因此他理解兩岸有統一的想法。但是,他不恥台灣有一些人為了自身利益而投共。

「台灣有些將軍後代可能為了他們自己的利益而跑去投共,這些我覺得非常的不恥。」

1949年,二次世界大戰後,蔣介石帶領一些人前往台灣,主要是軍隊,展開接近40年的獨裁統治。「台灣有四分之一的人口是當時隨國民黨來的,可能是血緣關係吧,他們覺得有實現兩岸統一的需要。」小龍認為有些人存有兩岸統一的願景,但假如以武力統一,並非易事。

「你要把台灣打下來,並不簡單,就連當年厲害的美國,第二次世界大戰時,只對台灣轟炸,不敢登陸台灣島,反而跳島跳到日本打下去。」

台灣是一個海島,四面環海,如動用軍隊攻打,可能損耗甚大。「台灣的地理位置非常好,即使日本統治台灣時,他也沒辦法真正控制一些山地,甚至國民黨來台灣的時候也沒辦法完全掌控。」他所指的山區主要是原住民的山區部落,除了海峽難以跨越,台灣的山地也很多,難以武力控制。

「台灣原住民有殺頭習慣, 國民黨當時想去鎮西堡那邊伐木,但原住民放話說『你只要敢砍一棵,我就讓你們頭上丟一顆。』所以才保住那一片原始山林。」.


圖片來源

中國社會問題繁多 難以相信對岸管治

「香港有一國兩制,新疆好像是簽和平協議,當你看到這個悲慘的情況之後,誰還敢一國兩制,是信任的問題。」

小龍看到香港和新疆的社會狀況,對中國的管治失去信心。

「香港貧富差距越來越大,香港的文化都消失了,一些你們記憶中的店沒了, 為什麼?」

他看到香港人住在狹窄的地方,生活空間越來越擠擁。香港從前擁有英國留下的法律和金融體制都變質了,所追求的民主制度也失敗了。「你們想要真正的普選也沒有啊,那你們的司法還會公正嗎?那香港跟旁邊的深圳,廣東有什麼不一樣嗎?」

2017 香港特首吮舉
2017年香港行政長官選舉會場外(攝:Alex Leung)

他覺得要創造一個公平合理的制度才會有蓬勃的發展,但是香港已經亂了套。

「假如真的實行一國兩制,台灣有可能變成跟香港一樣,一顆耀眼的東方之珠迅速黯淡下來。」

他雖然覺得台灣這個地方亦不如理想,「但是如果要選邊站的話,我絕對不會想去那邊。」

小龍曾去過珠海,他覺得那邊的繁榮很虛無,感覺在欠缺足夠的信任之下,兩岸難以好好交流。

過去政權催生出民主制度 但未見民主素養

台灣過去被多個國家政權統治,每次政權更替都對台灣的經濟人文有所影響。日治時期1930年,賽德克族原住民因不滿日本政府長期苛虐暴政,因而發生原住民武裝抗日事件(霧社事件)。


圖片來源:民報

「台灣原住民本身就有吃有住,日本人就要他有禮貌,要符合日本人世界潮流,就發生衝突。」

二次世界大戰後,日本人把台灣交接給國民黨,所以 國民黨重新掌控台灣這片土地,在台灣實施資本主義。「我覺得我們是被殖民的。他們也是在壓榨我們,他們的統治不透明,叫你不要關心政治。」

小龍認為國民黨及日本統治下的台灣沒有經歷到「民主自決獨立」的演替,雪上加霜地發生了228事件,令很多優秀台灣人被屠殺。

「你們國共兩黨在對岸打架, 然後我這邊衰小(倒楣)。」

蔣氏家族的獨裁暴政直到江南案發生,加上當時的兩岸情勢和國際關係,才告一段落。小龍認為蔣氏願意放權是受美國影響的。雖然因此而產生了民主選舉制度,但他覺得只具驅穀不見內涵。

「民主就是你要把事情給人民負責,但是你的人民需要有一定程度的公民訓練,讓他們做出對全體比較有利的選擇。」他覺得台灣可能是缺少這方面的進化過程,所以台灣民主還不是真正的民主,有時候更造成一些同溫層的對立。

「我們選出很多人都讓我們失望,就是因為台灣目前只有藍綠,我們希望有第三個選擇。」

民主應從關心周遭環境開始

因為民主的概念比較抽象,小龍覺得實踐民主應從關心周遭環境開始。

「民主不是用嘴巴講就是。你要大家去關心周遭的事,去傾聽每個人的聲音,然後說自己有什麼想法,再去投下你的一票。」

台灣的天然災害多,如土壤液化、地震頻繁。生態環境問題也漸多,如廢土亂倒、亂排污水、農田重金屬超標等等。


圖片來源:全國廢核行動平台

「目前我的工作碰到台灣動不動就砍樹,把河川水泥化。」

所以,他認為需要妥善監督政府處理各種環境天災問題,但學運前大家都不懂監督政府和立委。

「他們應該要把一些資料公開,卻沒有公開,現在很多立委的議會質詢,也沒有公開,其實這還蠻讓我失望的。」.

他覺得這樣會令台灣的環境變得更糟糕。

「你來這邊沒發現空氣很糟糕嗎?」他為台灣的空氣越來越差,感覺到無奈和傷心。

要改善台灣的生活環境,他覺得需要對抗資本主義。「因為資本主義一切以經濟掛帥,非常損耗資源,造成環境破壞。」他希望民主機制可以抗衡資本主義,使生活品質和公平跟上環境發展的速度。經濟和環境兩個元素,他不認為只有二選一的可能性。

「你要做總體的考量,環境所付出的成本真是值得的嗎?大家要把那些成本攤出來,看要犧牲哪一個地區或是往哪方面的產業發展。」.

因為金錢掛帥的社會意識,歷史因素致使欠奉公民素養,小龍眼見台灣的原住民文化和客家人文化漸漸失去與土地的連結。不論哪一個政權統治這個地方,沒有正視人民的聲音,也留不住人心。他希望台灣人努力培養公民意識,改善司法和媒體操控的問題,讓社會可以更長遠地走下去。

記者:彭婉兒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