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吳月寧

曾任大專講師、經濟研究員及金融機構,現為人力管理顧問。堅信民主、人權、法治等普世價值。 網誌

媒體

新聞界的職責 就是批評政府

新聞界的職責 就是批評政府
廣告

廣告

章詒和《最後的貴族》一書中,其中一章以「兩片落葉,偶爾吹在一起」為題,描述她父親章伯鈞與儲安平兩人的關係。

中共赤化中國大陸初期,對民主派人士仍採取較為寬容的態度,不但容許他們組織《中國民主同盟》(民盟),還鼓勵他們出版自己的報紙,向當權者提出具建設性的意見。章儲兩人都是民盟的成員,辦報將他們拉在一起。

民盟的機關報《光明日報》在1949年6月出版它的第一份報紙,在全國及海外發行。章伯鈞作為社長,强調《光明日報》必須承擔以言論政的職責。但好景不常,1951年冬,就社會上一件重大事件,中共中央及民主派中央分別發表了嚴正聲明。《光明日報》將民主派的聲明排在中央聲明的前頭,被中共敕令將報紙全數收回,重新排版。事件讓民主派見識到中共唯我獨尊的真面目,章伯鈞對辦報的熱誠消退,逐漸減少到報社。

1956年4月毛澤東提出要在藝術上百花齊放,在學術上百家爭鳴,又一次挑起了民主派對前景的憧憬。中共決定將《光明日報》的管理權交給民盟,章伯鈞興奮地表示《光明日報》應有自己的見解,不要和黨報一樣,他這觀點得到民主派廣汎支持。

為了辦好《光明日報》,章伯鈞找到在1947-49年間負責出版一份超黨派、備受推崇的政論性刊物《觀察 》的儲安平出任總編輯。兩人由於立場一致,一拍即合。儲安平强調《光明日報》要成為民主派和高級知識分子的講壇,並推動他們對共產黨發言,從政治上監督。當然,他們完全沒有意識到這其實是毛澤東一手策劃的詭計,要將所謂右派引出來,然後一網打盡。

當時,很多心繫國家前途的讀書人,紛紛對當權者提出忠言,其中儲安平最為大膽,以「黨天下」形容共產黨。章伯鈞和其他民主派人士也不甘後人,對中共黨内的官僚作風等不良行為作出了批判。當大家説得興高采烈之時,毛澤東開始作出反擊,6月8日在人民日報刊出了《這是為什麽》為題的社論。

在中共使出分化手段之下,衆多民盟成員見風使舵,將儲安平等不願埋沒良知的人打成右派,褫奪他們的職位,更將當中不少人送往勞改營。儲安平在《光明日報》只幹了六十八天總編輯。

1966年毛發動文化大革命,右派分子慘受抄家、批鬥、毒打。不能忍受這屈辱的儲安平,給朋友留下「我走了」的一句話,便不知所蹤。據猜測,他選擇了終結自己的性命,以維護生命的尊嚴。

儲安平曾在《光明日報》報社公開表示,「我們這些人是以批評政府為職業的」。這句話有如暮鼓晨鐘,當今香港的新聞界必須引以為鑒。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