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吳月寧

曾任大專講師、經濟研究員及金融機構,現為人力管理顧問。堅信民主、人權、法治等普世價值。 網誌

國際

特朗普對美國民主制度的衝擊

特朗普對美國民主制度的衝擊
廣告

廣告

當不少痛恨中共不斷破壞香港自由法治的人,寄望美國可加強對中共施壓,如香港在一國兩制的框架下繼續崩壞下去,便會取消《香港政策法》與香港獨立關稅區的地位等,迫使中共在投鼠忌器的情況下,起碼會收斂一下,為港人爭取多一點喘息空間的時候,他們可能忽視了美國本身的民主制度,正在受到空前的挑戰。

2016年的美國總統選舉,原先被一致看淡的特朗普最後擊敗希拉莉的主要原因,很多專家和學者都做過一些詳盡的分析,除電郵門事件等對希拉莉的影響外,其中一個廣被接受的解釋,就是很多選民對希拉莉多年來的行事作風表示不信任,以及特朗普成功爭取到大量工人階級的支持等。

特朗普上任兩年多以來的出位言行,雖然已引起了很多美國人的 不滿,根據Gallup的最新調查,美國民眾對他工作滿意度只有39%,遠遠低於上兩任總統奧巴馬的47%和喬治布殊的65%在任時同期的表現,但他的支持者卻好像對他懷有一種近乎崇拜的迷戀,他所出席的公眾集會都能吸引大批狂熱的支持者,高呼「讓美國再強大起來」(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等口號。這些行為,顯示了他們既自卑又自大的心理,以及完全缺乏世界觀、狹隘的民族主義傾向。

在不同場合,特朗普對種族關係的表現,明顯帶出了他排外的傾向,2017年8月就在維珍尼亞州夏洛茨維爾(Charlottesville) 的一次白人民族主義集會上,一名反對集會的人士被殺。特朗普就騷亂指集會人士及反對人士都應受到譴責,並聲稱參與集會的白人民族主義者和新納粹分子中,有「非常優秀的人」。2018年初,他用上極之侮辱性的字眼(shitholes)來形容薩爾瓦多、海地和一些非洲國家,被國際社會譴責為種族主義者。毫無疑問,特朗普已成功地加深了美國社會的種族矛盾。

有權用盡的特朗普,刻意誇大墨西哥非法移民對美國的影響以及不顧國會的反對,運用否決權成功動用十億美元在美墨邊境興建圍牆,只會令人聯想到在1989年已被推倒柏林圍牆,它將成為現代人類文明的一大恥辱。

美國作為自由世界的領導者,理應盡力維護新聞自由,身為總統的特朗普卻指美國媒體為「人民公敵」,與獨裁政府對新聞自由的敵視態度一時無兩,千方百計破壞美國新聞界監察政府的功能,究竟居心何在?

當香港人不斷批評主席梁君彥濫用權力之際,美國參議院多數黨領袖米奇康奈爾(Mitch McConnell)的表現,更令我們看到權力不受制約的可怕之處。上周三,他利用共和黨的多數席位,將特朗普任命法庭人員的辯論時間從30小時縮短為2小時,使共和黨人能夠以最短的時間通過特朗普推薦的候選人成為法官。

特朗普上任後多次對美國盟友表示不滿,但對獨裁者卻情有獨鍾,包括俄羅斯的普京、中共的習近平、北韓的金正日等。在他的影響下,美國共和黨更表示不會支持挑戰特朗普爭取競選連任的黨員。他如有能力像習近平一樣改寫憲法,可能也會取消總統只能連任一屆的規定。

在特朗普的治下,美國政治制度的一些致命的弱點被暴露無遺,國會對特朗普的制約好像軟弱無力,讓他可以一意孤行地推行心目中的政策。這情況如繼續下去,西式民主勢必日漸褪色,強人以至獨裁政治勢必抬頭,世人不能不加以警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