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黎則奮

香港資深傳媒人、時事評論員 現任政治經濟學網頁創辧人和節目主持人。 網誌

社運

搞政治鬥爭定要對準梁振英的死穴

搞政治鬥爭定要對準梁振英的死穴
廣告

廣告

社民連主席吳文遠發起的一人一百元登廣告問侯梁振英行動異常成功,連帶周一頭版刊登廣告的「蘋果日報」也因而受惠,擺脫長期頹勢,一早便賣個清光,可見社會大眾對689的憎惡仇深似海,只要擅於把握民意,社會運動並非無計可施、無事可為。

登廣告問候梁振英最成功的地方,除了讓公眾可以廣泛參與外,還巧妙地利用中共港共的內部矛盾,揭示梁振英有謀奪國家主席一位的狼子野心,刺激地位不穩的習近平。有些人以為這只是開玩笑,不無誇大之嫌,殊不知誤打誤撞,正中當前中共內部錯綜複雜的權力鬥爭之核心矛盾,一定會惹起習總的猜疑,後果可能出乎意料,大家不妨等着瞧。

原因很簡單,因為梁振英是香港近年一切動亂的根源,是中共內部鬥爭禍延香港的得益者,更是香港愈搞愈亂、體制全面敗壞的始作俑者。他固然有個人利益和盤算,但沒有中共港共內部派系的支持,也不可能下台後仍然死而不僵,至今䇄立不倒,並且不時伺機反撲,興風作浪,密謀復辟。一句話,倒梁尚未真正成功,同志仍須努力。

搞鬥爭,最高明的戰略就是充分利用敵對陣營內部的矛盾,借力打力,把它變成敵我矛盾,先讓他們鬥過你死我活。以下重刊我於2015年2月4日未被停筆前在「信報」「政治經濟學」專欄撰寫的文章,內容全未過時,運用得宜,在當前的政治鬥爭中,不失效用,肯定可以擊中689的死穴——

「香港有沒有所謂外部勢力,以及外部勢力是否對本港的社會穩定和經濟繁榮構成嚴重威脅呢?

不言而喻,答案是肯定的。

不過,外部勢力並非來自雨傘運動期間中共和土共大事渲染的外國勢力,包括國務院副總理汪洋在訪問俄羅斯期間公開聲稱西方各國支援反對派,試圖在香港搞「顏色革命」,以及本港兩大左報《文匯》、《大公》在中聯辦領導下,繪聲繪影,利用一些以「不誠實使用電腦」偷來的所謂秘密資料,直指英美駐港領事館,以及中大美國中心等駐港教育和文化機構,直接介入和支援佔中運動。建制派宣傳機器和土共一眾嘍囉一犬吠日、百犬吠聲,自然亦加入大合唱的行列。

梁振英被記者問及有關詳情時,一直表示特區政府已經掌握充分證據,會在適當時候有所交代。結果,佔領運動全部清場後,梁振英沒有召開記者會交代,亦不在《施政報告》公開警惕社會大眾,反而選擇在土共元老吳康民的新書《佔中是怎樣煉成的?》發布會上,只有兩份左報採訪的場合交代;所謂證據,就是《文匯》、《大公》的報道,以及黎智英與戴耀廷同在滙豐觀塘分行用本票付款而泛民沒有否認有關事實,就等同默認勾結外國勢力。

外國勢力干預香港內部事務那麼猖獗,何以梁振英又不在《施政報告》公開抨擊,反而點名批評不見經傳的《學苑》 ,在所謂「港獨」論上大做文章呢?

原因很簡單,因為所謂外國勢力根本沒有介入雨傘運動,而外部勢力卻是來自中國大陸,以及在港的中共反黨反習力量。

雨傘運動不是什麼「顏色革命」不是我説的,而是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去年北京亞太經貿會議期間與美國總統奧巴馬會議後的記者會上公開宣布的——持續七十九天的雨傘運動只是香港「大規模社會違法事件」,而不是什麼「顏色革命」;奥巴馬亦當場否認美國曾經介入佔領運動。

兩國元首的説話,粉碎了外國勢力支持以至指揮佔領運動的謠言,期間蓄意散播有關言論者,如果不是別有用心,顯然就是與國家主席習近平對着幹。給梁振英更大的膽子,也不敢在《施政報告》公然與習近平抬槓吧?

可是,自回歸以來,特別是梁振英在中共個別派系和土共抬捧上台後,備受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央反貪整肅的反黨反習力量卻不斷在香港製造事端、激化矛盾、撕裂社會,企圖圍魏救趙,轉移矛盾焦點以牽制中央,梁振英竟然視若無睹,亦沒有向中央和公眾切實交代。這些名副其實的外部勢力,正是今日香港社會長期動盪不穩的根源。

信手拈來,就有下列幾個案例:

去年5月,摩根大通前投資銀行亞洲區副主席及中國(香港)首席執行官方方被廉署拘捕,涉及聘請中國高官子女有不正當利益。1997年,美國通過《海外反腐敗法》 ,針對美國企業為贏得業務向外國官員提供金錢或其他利益;方方被捕是因為設立「(高官)子女計劃」(Sons and Daughters Program ),違反有關法例。廉署明顯是應美國政府的要求行事,而眾所周知,不少中國領導人的子女都是在本港外資投行出任高職,會否備受牽連,政治上十分敏感。是否有人按照外國勢力指示,藉此要脅中央,或參與中共派系鬥爭,值得深究。就方方案件而言,至今沒有下文,廉署不會交代;奇怪的是,今年1月15日,梁振英竟再委任方方為新一屆策略發展委員會委員。

二、方方一案與去年8月突被中央「雙規」的前華潤董事長宋林有相同之處。被指違規貪腐的宋林不但與周永康反黨集團山西幫關係千絲萬縷,其情婦楊麗娟亦曾任職外資大行瑞信、瑞銀,通過「合作」獲取數十億元。宋林早於2013年被山西記者李建軍揭發及來港舉報,有傳與前政治局常委賀國強及溫家寶家眷及親信有關,但此人竟仍然獲梁振英政府委任多項公職,包括太平紳士、經濟發展委員會委員及廉署道德發展諮詢委員會主席等。是否有駐港京官受賄弄權,從中作梗?還是有人投桃報李?事涉包庇貪官,違反習近平反貪腐指令,特區政府能不向中央和公眾交代嗎?

三、以周永康為首的「新四人幫」反黨反習集團現已全部落網,但根據《亞洲週刊》報道,去年2月,一位名為趙丹娜實為徐才厚女兒的中國女子持雙程證抵港,利用空殼公司在香港銀行開戶,涉洗黑錢逾百億元,拘留期間,竟獲以三千萬元保釋,棄保潛逃,至今下落不明。憑常識人們會問,如此重大案件,涉及反黨反習罪行,是誰拍板批准保釋?又何以無法聯同內地執法機關緝拿歸案?

上述幾個例子,都充分説明,大陸黨內外的腐敗力量不斷利用香港進行不見得光的違紀非法罪行,而本港內部沒有人接應協助,絕難成事。正是這些貪腐力量不斷在港製造事端,捏造虛假敵人,激化矛盾,撕裂社會,搞亂香港,企圖牽制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央,導致香港淪亡,打擊中央管治威信。」

——「君子不立危牆下」,點批「學苑」之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