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儘管,無語

儘管,無語
廣告

廣告

近幾年,每次看到有人因政治入獄,無論是什麼陣營,特別是年輕人,是梁天琦,是黃浩銘,是張秀賢,是容偉業……,哀傷之餘,也滿懷心事。儘管每次也想寫一點什麼,或者留一個言,鼓勵一下也好,但我發現,每一次,我都失語。

他們失去了自由,我們還在自由自在地上網,我覺得無論說什麼,都於心有愧。儘管他們無怨無悔,但我羞愧得,覺得自己連鼓勵的資格也沒有,最後,就只能留下片言隻語的祝福——儘管,連祝福,對我也太廉價,對他們也太奢侈,但我只是希望,他們知道,他們做的,並不是孤身面對,有很多人支持。

儘管這種支持也很廉價,但在這關節上,我已付不出更昂貴的東西了。

九七後,香港就像鐵達尼號,在仍是那樣星光燦爛的晚上,撞上一座紅色的冰山。船慢慢要沉了,儘管很多人不願相信,不敢面對,無動於衷,但還是有些人,挺身而出要把船身扶正。傳統泛民、左翼、本土、自決、獨立,船上各有意見,但我堅信他們的理念是一致的——力挽香港於狂瀾。

一個契機,他們團結了全船的人,做了最後一次挽救,但失敗了,立即被分化了,最後全被清算了——這是必然的,因為撞上冰山,本就是船長的精心安排,他只想造一隻不會航行的A貨,只要外殼不要靈魂,塞住世界的嘴巴便行。誰要挽救,不就是破壞這個安排嗎?

沉船的最後階段,必定是最急速的,因為它的擔子最重,嘗試挽救的阻力都不在了。雨傘運動後,中共對香港作大規模的清算,由DQ到《逃犯條例》修訂,這幾年發生的事,是所謂的「斷崖式崩壞」,不是一點一點失去,而是突然失去所有。其實這或者更好,逐點逐點失去,會麻木,一次過痛得死去活來——如果還會活來的話,便能痛定思痛。

只是慨嘆,船沉下去,真的再把它撈起來,還有沒有意思?

儘管能夠、願意走在最前和犧牲的人,都陸陸續續入獄、在獄中或入過獄了,自問負擔不起這份代價而認同他們的人,是不是沒有什麼可以做?所有美好的事情,都需要時間醖釀,還是自由的,是否就只餘下鍵盤戰士、互相傾軋的可能?我想不是,我想,無論身在什麼崗位,都可以做一點事,把一眾義士的苦果剝開,取出種子,改良種植的方法,散播下去,可能是一代又一代,期待種出甘果。

或者很天真。「相信政府一夜之間讓步是天真想法。」法官如是說。儘管是,但所有改變的主張,在提出時,都被認為是天真的。

「念念不忘,必有迴響,有一口氣,點一盞燈,有燈就有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