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張倩盈

嶺南大學中文系學生,副修國際研究。前嶺大學生會外務副會長、學聯常委及學聯代表會主席。熱衷於學生組織及社區充權。 網誌

生活

煙霧中長大的證言——全禁另類煙草公聽會發言稿

煙霧中長大的證言——全禁另類煙草公聽會發言稿
廣告

廣告

多謝主席。

我六歲開始叫父母戒煙,咩方法都試過,到我廿歲佢地都未戒到煙,個廳臭到我唔想再踏出房門。

但係,佢地開始食加熱煙之後,屋企少咗九成臭味,生活質素改善。我唔係好似在場某啲人瞓覺發夢幻想嘅咁樣,會覺得啲煙淡咗就走去吸多啲二手煙,而係同父母傾到兩句偈,同埋想打開房門出去煮個杯麵唔會臭到我想返入房道喊。鬼唔知戒煙最好咩,事實係喺傳統煙同戒煙之間,重有一個各退一步嘅選擇。

但係好可惜,今日好多在場嘅醫生、離地公共衛生專家同埋其他懶係關心年青人嘅人,都寧願我父母煲傳統煙,寧願我食住傳統二手煙匿喺房喊多啲。你地話聞到傳統煙自然會識走開,咁我喺屋企硬食又點呢,今日你地當中有邊個良心發現,想資助我搬走可以隨時出聲。

主席,我睇過其他人交嘅意見書,有啲真係要拎出嚟貼堂。香港醫學會喎,林生話講科學講實證,以為佢會交篇論文嚟啦,點知睇到我得啖笑,佢地話「今天立法與無煙香港的長遠目標原則一致。」但根據政府統計處嘅數字,六十萬煙民當中,無意戒煙嘅比例正在上升,同時政府完全無勇氣宣佈所謂無煙香港幾時出現。

唔通,一個遙不可及、連時間表都無嘅目標,竟然可以合理化今日用雙重標準去禁制加熱煙,同時包容最毒嘅傳統煙分分鐘存在到二零四六咩?

不過咁講,以一個幻想出嚟嘅目標作為理由,去達到即時政績,又的確係政府的一貫做法,因為政績要趁早,落台無仇報。

我地繼續睇落去,香港醫學會話反對全禁嘅人係「目光如豆之輩」,跟住就刷主席鞋,話咩:「閣下為香港立法,是社會道德和智慧的代表,視野廣闊、目光遠大。」嘩,我係主席我都心動到立付表決啦,原來醫學界嘅lobbying係咁做嘅,大家都學到野。

其實全禁以外,根本有無限咁多種規管政策,可以喺禁煙同自由之間取得一個平衡。
一、限制加熱煙發售年齡至三十歲以上,以增加由傳統煙轉食加熱煙嘅比例,避免增加年輕煙民。如果要講話咩美國規管咗都好多細路食嘅話呢,首先美國呢啲國家就不嬲咩規管都係廢嘅,呢個係佢地問題,其次,你地知唔知香港有幾大量嘅十八歲以下人士係飲過酒呢?咁頭先嗰位梁樂彤小姐又係咪覺得全禁酒精好過規管呢?拎規管無用出嚟講只會令你地自暴其短。

二、學習日本,大量建造吸煙室,十年內禁止喺街上吸煙。我敢擔保,呢項街頭禁煙嘅做法一定比起全禁電子煙有效令到香港人每日出街生活得開開心心,健健康康,但政府又會夠膽做咩?

總括而言,我絕對反對全禁加熱煙,認為政府首要推動嘅法例應該係全禁火車頭,以及係積極支持陳肇始喺收割落台之前交個全面禁煙年份出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