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邵家臻

社福界立法會議員/浸大社工系講師/社工復興運動發起人/我信基督,不信基督教/屋邨仔,在石蔭村長大/雨傘人/貓奴/進步社會工作學派/社工註冊局民選委員 網誌

政經

是不幸,更是警號

是不幸,更是警號
廣告

廣告

邵家臻議員 + 青少年囚犯人權關注組
就石壁巴裔囚友自殺案
聯合聲明

2016年石壁監獄一名被判處終身監禁的巴基斯坦裔男犯人死亡案,死因庭陪審團今天以4比1裁定死者死於自殺,不作任何建議。邵家臻議員和「青少年囚犯人權關注組」發表聯合聲明如下:

1. 【有關外藉囚友】

外藉囚友遭懲教職員針對是屢見不鮮的事,職員只要一句「言語不通」,便可以漠視囚友任何訴求,這是變相的精神虐待。

2. 【有關投訴】

我們特別關注報導所指,「死者曾拿過申訴專員公署的投訴表格,但在自殺之前都沒有遞交表格作正式投訴。」這正正是我們一直的控訴,懲教署從沒有有效措施保障投訴人的安全。現時囚友在監獄內作出投訴,無論是主動向職員提出索取表格,還是自行在投訴箱領取,署方聯員都可以知道誰人有意投訴,沒有私隱可言。以較早前我們接觸塘福懲教所「插贓嫁禍」事件的X先生為例,他在要求索取投訴表格至寄出投訴期間,便多番遭到職員軟硬兼施恐嚇要求「唔好玩嘢,唔好作對」,說明囚友投訴承受許多壓力。

3. 【有關自殺風險】

報導指,「死者有企圖自縊的前科,屬自殺高風險人士」;但署方竟未有提高警覺,終令「悲劇」發生。我們質疑署方為何冷待死者的高危情況,這背後會否另有內情?懲教署未來將大力推行「智慧監獄」,暫時未確定其成效,但提醒署方必須在此事件作深入檢討,避免職員憑個人喜好作決定,否則智能管理也不一定能避免悲劇重演。

4. 【有關藏書】

報導又指,「死者曾因未經准許而在獄中管有九本書,因而遭紀律處分。」據過來人指出,監獄內可供外藉囚友閱讀的書籍根本不多,署方從來沒有重視外藉囚友需要;其次,囚友的書籍,都是倚靠親友申請才能送入監獄,署方職員均會認真登記及檢驗,若說囚友管有過多書籍,職員是否完全沒有責任?再者,監獄生活並沒有娛樂可言,囚友間彼此交換或借閱書籍屬平常事,如此雞毛蒜皮事件都被罰隔離囚禁及扣減工資五天,職員似有存心針對之嫌。

5. 【有關推撞之說】

根據過來人分享,囚友即使在外間做慣大哥,在監獄內都不會隨便逞強向職員動手,因為必然會面對加監、困水飯房及扣減工資的代價,故甚少囚友會螳臂擋車挑戰權威。相反,我們不時聽到囚友投訴,有職員刻意用身體推撞囚友,又或解開自己衣鈕,然後冤枉囚友襲擊,這些事反而時有發生。這也說明,現時閉路電視的安排仍有漏洞,未能完全保障囚友清白。而且,我們聽過不少投訴,當衝突發生時,囚友事後投訴要求索取職員隨身錄影機的記錄,職員都會表示沒有開機或沒有錄到,令錄影的原有功能蕩然無存。

6. 【有關特別囚禁】

報導指,「死者曾向胞弟投訴被囚禁在黑房」;而懲教主任梁世成則供稱,「石壁監獄所有囚室都有燈,他未聽過有囚犯被囚禁在黑房」。根據熟悉石壁監獄的釋囚表示,石壁並沒有黑房,估計黑房是指水飯房(特別囚室),除了單獨囚禁,若職員刻意針對是有機會不開燈恫嚇囚友的。有過來人分享,單獨囚禁水飯房是很嚴重的懲罰,因為單獨囚禁23小時(1小時放風)在沒事可做、沒人傾談及沒有時鐘的情況下,會使人失去時間觀念,不單智力和記憶會倒退,也會跌入意志消沉的精神狀態。事實上,2015年「聯合國消除酷刑及其他一切不人道公約委員會」會議上,該會的報告員莫德維(Jens Modvig)便表示十分關注香港每年約有4000宗「單獨囚禁」的情況。

7. 【有關性罪行囚友】

我們知道,監獄內有不成文俗例,干犯性暴力罪行的囚友會受到「特別招呼」。我們當然不恥,亦不認同性暴力罪犯的犯罪行為;但我們認為,一個文明的懲教制度,無論囚友干犯什麼性質的罪行,署方絕對有責任阻撓監獄內職員及囚犯進行任何私刑。

8. 【有關改善】

縱使死因庭拒絕就外藉囚友自殺事作向懲教署作出任何建議,但事件反映懲教署在管理上出現不同程度的漏洞。我們認為,巴裔囚友的自殺既是不幸,也是警號;懲教署必須反躬自省,而非等候死因庭建議。外藉囚友因言語關係,連基本囚權、申訴或投訴機制都未必清楚,使他們更形弱勢,期望懲教署聽取上述聲明提及的情況作出改善。

12/4/2019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