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言輕

中學通識科老師,教育界打滾多年,見盡怯懦、犬儒之輩,深感不在沉默中爆發,便在沉默中滅亡。 網誌

生活

《冷戰戀曲》的追與逐

《冷戰戀曲》的追與逐
廣告

廣告

本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部部佳作,奪奬片《羅馬》自不待言,《星仔打官司》更是喜出望外,電影《冷戰戀曲》(cold war )亦不例外。電影以細緻風格描寫一對愛好音樂的男女如何在令人窒息的政治處境下遊走追逐,尋找愛情的歸宿。電影沒有大場面製作,每場戲設計得不能再短,卻出奇地做成節奏明快的效果,令劇情的推展更流暢。人物對白不多,但每個鏡頭都在訴說着故事。那些凝視的鏡頭,能讓觀眾將注意力集中在兩人的表情和眼神,反而更能投入故事中。還有,雪景透過黑白拍攝,竟給人氣勢磅礴之感。因此,毫無疑問,這部電影的靈魂定是導演Pawel Pawlikowski。

東歐鐵幕國家,當個人置身在國家體制內,儘管人們不想接觸政治,政治卻會找到人們的頭上,男主角辦音樂學校辦得有聲有色,矢志研究民族音樂。可惜,泛政治的社會,任何人也不能離開政治。人不能離開政治,戀愛如是,藝術如是,也不能離開政治。電影以黑白方式拍攝,由於導演獨特的拍攝風格,只憑製造男女主角雙方面對的處境和細緻的場面調度,便催生了一段史詩式愛情。全片沒有多餘的對白,反透過音樂由平靜恬淡到慷慨激昂,去表達主角二人的內心世界。

無獨有偶,德國電影Never look away(港譯:《無主之作》)也有相類近的題材,以藝術家在政治面前屢遇錯折為主題,一邊是音樂,另一邊是繪畫;一邊以悲劇終結,另一邊則蛻變成功。兩部電影皆說明藝術既能改變社會,移風易俗,反過來,也會被政治所操弄。但同是描述政治和藝術的《無主之作》則遜色得多,描寫愛情過於單調呆板,與本片比較,無論主題和內容細節皆差了一截,不明何以兩片可一同競逐奧斯卡獎。

《冷戰戀曲》的一段愛情關係其實並不完美,更備受政治影響,男女主角會為日常生活爭拗,女的會坦誠地說出在領導面前「出賣」男方,更在出走前猶疑不決,最終沒有應約。後來,男主角在巴黎獲得政治庇護,女方重遇他時反追問他為何決定孤身上路,當眾人以為又是部苦戀電影時,導演來一個大急轉。中段開始,女主角借假結婚踏足巴黎,與男主角雙宿雙棲,過着愉快生活。當觀眾又以為是部「有情人終成眷屬」的電影時,男主角又會搖身一變成為「操控狂」。一次出席派對,男的問女的是否需要結領帶,女的回答需要,但轉過頭,男的領口上空空如也。這段愛情關係是由兩個獨立個體組成的,他們不互相依賴,也不會每天說着甜言蜜語,90分鐘內不單一句「我愛你」都聽不到,連輕輕的俏皮話也沒有,有的只是在國家威權的摧殘下,唯一連繫二人的愛情感覺。

這段關係充斥着猜忌、誤會、計算、出賣,連政治觀也可以南轅北轍。然而,就是那種對一個人純粹的欣賞所產生的愛慕,給予另一半排除萬難的勇氣,在冷戰的歐洲大陸上找到憑藉。因此,名利過後,政治過後,音樂過後,卸除以上種種塵世的煩惱,走到了最後的只有愛情,剩下的卻是最純粹的感覺。這感覺只能圍繞着兩人而產生,無論時間由一年到十五年,空間多廣多濶也好,在不斷你追我逐的十數年間,這種不含雜質的感覺昇華,最後成了犧牲。

女主角濃妝艷抹高歌一曲後,如箭般衝向男主角身邊,卻置其兒子不顧,極盡諷刺。人不到山窮水盡,也不會一下子就豁出去,可以想像女角是如何委屈,利用自身條件去努力營救被判刑十五年的男人。兩人依偎在一起,令人揪心,「永遠離開這裏」彷彿成了二人最後的歸宿。

音樂與愛情是波蘭電影的精髓,電影充滿奇斯洛夫斯基的影子,節奏卻明快得多,歐洲幾國的穿梭轉移,帶出雙方感情的你追我趕,幾個凝視鏡頭和一句對白,透過觀眾的想象,已交代了情節。電影主題是分離,老生常談吧,但結局一句「永遠離開」,直教人看了感到揪心。同一景物,同一鏡頭,首尾呼應。末了,女主角輕輕說了句:「那邊風景很美」,二人便雙雙離開鏡頭,電影語言使人震撼,莫過於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