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生活

《不速之客》(The uninvited guest),Vlastimil Venclík

《不速之客》(The uninvited guest),Vlastimil Venclík
廣告

廣告

今天看來,這已經是政治明喻。但最荒謬在,你明知是明喻,直到今天它仍赤裸裸地在世界各地上演,包括香港。

短片是導演的畢業功課。一對年輕夫婦正要共赴雲雨,但一陣急促大力的敲門聲中斷了興致。丈夫開門,這個家便遭不速之客入侵。那個男人只有編號,衣著襤褸,高大,惡形惡相,他還道他未來到那家庭之前,夫婦兩人生活苦不堪言。只要夠惡,阻人扑野係唔會燒春袋。

那個男人侵佔了那對夫婦家庭,其他惡霸也從天而降似地,侵佔其他單位。發現真相的丈夫逆來順受,很快放棄抵抗;妻子難受這一切,但是要走也是無路可逃。沒料到,有天某個更粗暴的惡霸去錯地址,夫婦「發現」原來自己處境還不算最差,於是對本來駐他們家的惡霸千依百順。這個荒謬現實牢牢釘死在那座捷克某處的大廈。

忽然侵入,家家戶戶一夜變天,彷彿是東歐一眾社會主義小國的寫照。共產主義侵入的主題,還是以1956年美國《天外奪命花》拍得精彩,但是Venclík能夠在畢業作品(1969年)展現如此勇氣,及不失幽默,洞見世情的處理,令人印象深刻。只是這份畢業功課一面世便被禁,直到1990年,Venclík仍然未能畢業。

而片中「治術」,不得不令我想起若干年前在高登討論區,有人懷念起董建華、曾蔭權來。恐怕再過幾年,是否就輪到689被懷緬?又或者,到時一個大學生的畢業功課會落得Venclík同樣下場....

作者 Facebook Pag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