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生活

致香港電影金像獎主席爾冬陞先生的公開信

致香港電影金像獎主席爾冬陞先生的公開信
廣告

廣告

致 香港電影金像獎主席 爾冬陞先生

前輩你好。
我是一名年青的香港電影工作者,在此先預祝金像獎舉行順利,有聲有色。

不好意思,冒昧給你寫信。今屆金像獎的宣傳片中,其中一條的標題令我很感觸:如何面對沒有金像獎的日子。或者我會理解為:假如有一天再沒有香港電影,或者是,假如有一天再沒有香港的製作人?

我入行的日子尚淺,滿懷一腔熱誠入行,要感謝一眾前輩打造的電影夢,也因著前人走的路,我能憑電影養活自己,也有零錢給父母家用。

只是近這幾年,不論媒體報道也好,身邊的同事言談之間,總是說著香港的製作越來越少。最近有一件事在各部門同事之間鬧得起哄,聽說有一部片除了製片及場務已經不再聘用香港人了。

其實這些外勞問題,在電影圈好像屢見不鮮,偶爾在拍攝現場總會見到大陸人,也會有入境處到現場查身份證,大家都謠傳他們是拿演員的工作簽證來港工作,因為政府不會批其他部門的工作簽證。

直至最近大家在whatsapp群中開始互傳剛剛最近一次電影工作者總會會議記錄的其中一段節錄:

「該批內地來港拍攝的員工全部經過正式的申請手續,是因為該劇集的資方嫌本地多個基層崗位的薪水太高,除劇務及製片以外,資方要求劇組其他崗位都要由香港製片正式申請內地員工來港工作,至於該申請只歷時三個月並成功獲批。」「政府批准內地勞工合法進入香港拍攝是不能阻止的,畢竟香港是個自由市場,會長因此促請燈光協會、助手會、道具會等向會員反映事實,讓其知道事態發展的嚴重影響,從而想出辦法提高自身的競爭力。」

我讀著讀著,心裏百感交集,冒起千百萬個疑問。 香港電影工作者總會不是要保障我們這些基層勞工的利益嗎?總會不是跟政府的關係很緊密的嗎?不是每年都會撥錢支持我們香港電影嗎?難道我們最終被人取代的原因,是因為薪水不夠別人低?會有一天香港電影的製作全都被外判出去,我們在戲院看的,金像獎頒的,都是一個香港製作人都沒有的「香港電影」嗎?

而大家都總是說,這些事情會陸續有來。

如前輩你之前的訪問所說,恐懼是由心而發的。在這個喜慶日子,大家都在討論發哥宣傳照上有型的長髮造型,我卻暗暗的為自己的生計與夢想恐懼。我還年青,資歷淺,應該可以轉別的行業由頭開始;那比我年長的電影工作者呢?大家都把青春一股腦投進這個行業,到頭來這些青春好像被說得一文不值。那些前輩,人到中年,上有高堂下有妻兒,他們能重新開始嗎?

原諒我要匿名給前輩你寫信,也感謝你百忙之中抽空閱讀,我也很怕被人秋後算帳,卻也怕香港電影工作者的生計,慢慢地會被其他香港電影工作者斷送。

祝 身體健康 生活愉快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