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國際

【印尼大選】全員素人 印尼團結黨以多元抵抗極端伊斯蘭

【印尼大選】全員素人 印尼團結黨以多元抵抗極端伊斯蘭
廣告

廣告

印尼團結黨主席Grace Natalie

(獨媒特約報導)印尼團結黨(Partai Solidaritas Indonesia, PSI)於2014年成立,在明天舉行的大選當中,成為了最矚目的新政黨。他們以印尼國旗的紅白色為主調,打出鮮明的旗號:青年參政、反對寡頭政治精英、反貪腐和抵制宗教不容忍(Intolerance)、反對一夫多妻制。團結黨的對立面十分鮮明,在選舉廣告上大罵在國會睡覺的議員,又點名指責繁榮正義黨(PKS)煽動宗教仇恨,「永遠不會與之合作」。

團結黨的聲明,清脆利落,迅速吸納了青年參與,派出的候選人有專業人士、前NGO工作者、律師、藝人、前工會工作者等。為了突顯自己與主流政黨的不同,參選者一概沒有參政經驗,入黨條件是四十五歲以下,以確保政黨的「年青」。在今次大選,65%的團結黨候選人都是「千禧世代」。

PSI造勢大會Festival 11 一景
印尼團結黨造勢大會

召素人參政 打破政治壟斷

這一片紅色在轟炸傳統的政治領域,「全員素人」的狀態,怎樣煉成?「雖然我曾經是記者,但我從來沒有想過參與政治。」印尼團結黨主席Grace Natalie說:「那些政客,鏡頭前鏡頭後是兩個人,我從沒有感受到政治對我有什麼好處。」直至佐科威當上雅加達省長,「我2011年結婚,要到政府部門辦手續,只是一封通知地方行政單位我的婚事的信,都要花好多時間。到2012年佐科威當選,要轉用智能身份證,工作人員的態度完全不同。以往,如果要去辦手續,人們請假一整天,因為你不知道一個簽名可以花你多少時間;現在你打個電話便知道手續進度,我們從沒有想像在雅加達可以這樣。」

佐科威以省長之姿,再上一層樓,在2014年成為總統,激發了他們組黨的想像——這在全國層面,可以發生嗎?「對人們來說,政治是污穢的,因為一直被寡頭世家所壟斷。」

印尼組黨的門檻甚高,需要在所有省份設辦事處,並於75%的地方有分部;繼而又有當選的門檻,政黨必須在全國取得4%選票,才可以當選。換言之,每個政黨都必須達到全國性規模,才有資格參選,而即使在一區深耕,得到足以當選的票數,假如政黨得不到全國4%選票,仍是功虧一簣。這亦促使所有競選政黨在大部分選區派出候選人。

主流政黨派出的候選人要付錢給黨來買個「好區」,是公開的秘密。團結黨則找退休法官和反貪官員當評審委員會,公開招募人員參選。以往不會參加主流政黨的人,依團結黨的開放渠道而入黨,組成了現在的「素人政治團」。Eneng Maliyanasari是前NGO工作者,她參選雅加達省地方議會。本身關注女性、宗教、族群議題的她,沒有想過要加入政黨,團結黨對於多元主義的觀點,卻引發了她的興趣。若是其他政黨,無財無勢,她並不會有發揮的機會。

左Eneng Maliyanasari 右Norman
Eneng Maliyanasari(左)

宗教法律傷害國家團結

反對以宗教價值為本的地方法律,是團結黨的一大政綱。「這是為了保障印尼原來的多元傳統,是國家立國的五個基本原則。可是,現在的所謂『民族主義』政黨,大多忘了這一點,他們要不對宗教不容忍襟聲,要不加以煽動。」Grace認為,20年來,地方的宗教律法悄悄地開展,形塑了保守穆斯林的進撃,針對鍾萬學的「212運動」就是這種傾向下的結果。

她引述學者指出,自1998年蘇哈托下台之後,印尼進行的民主改革,包括由中央集權到地方分權的過程,導致地方出現不合符普世價值、以「宗教」之名的法律。有些地方規定在公立學校,非穆斯林的女生也要穿著伊斯蘭教服飾;更有地方政府的公立學校,要學生懂得用阿拉伯文考古蘭經才可以畢業,不分宗教背景。在巴布亞一個市,有法律禁止商戶在傍晚五點後開業,以「確保」人們往教堂去。

對於團結黨而言,這些以宗教為本的法律形成了新的社會規範,傷害國家的多元,因而也傷害國家團結。他們也自稱為「民族的」政黨,然而他們口中的「印尼民族」,更加強調印尼本身的多元性。當華裔佛教徒女子梅利亞納(Meiliana)去年因為投訴清真寺提醒禮拜的音量而被判入獄,團結黨方曾派員探望,並提倡廢除這條令鍾萬學和梅利亞納因言獲罪的「褻瀆伊斯蘭」罪行。

Grace在論述這些議題時格外小心,很著意引用學者研究和事實。因為在「後212運動」的年代,這樣的言論很易被指為「反伊斯蘭」。去年11月,印尼穆斯林工人兄弟會(Indonesian Muslim Workers’ Brotherhood, PPMI)曾報警指她褻瀆伊斯蘭。

PSI大會中的佐科威形象完全不同

宣傳品上佐科威形像「去宗教」

有指佐科威在「212運動」之後,不得不妥協,以伊斯蘭之姿競選連任;而他對於不少涉及宗教不容忍的個案,像是梅利亞納的例子,也是充耳不聞。不過佐科威和鍾萬學作為現代政治的標誌,團結黨還是不會放過。Grace常強調佐科威「對政黨沒有影響力」,他不是來自既有的政治寡頭等等。這說法到今日還有多少說服力,很多人都質疑中;但團結黨要「拯救」一個「世俗的佐科威」,意圖就十分明顯。團結黨宣傳品上的佐科威,穿上紅色電單車外套,一副慈父相,更索性不放他的競選拍檔、伊斯蘭教士聯合會(Nahdlatul Ulama,NU)領袖阿魯夫.阿敏(Ma’ruf Amin)在旁;跟佐科威團隊本身那個頂戴穆斯林帽的形象,形成強烈對比。

4月13日Jokowi造勢日的PSI
參與佐科威造勢活動的團結黨成員。

盼當選增國會透明度

幾個團結黨的成員都以「開放」來形容黨——開放申請參選權、降低參與門檻。而當入到國會,他們的要務是將國會的討論變得可見,要將所有監督的權力,下放到人人手中的手機程式,哪個議員在睡覺、國家預算怎樣討論,都要讓人看見。「現在好多會議都是閉門,地方那些以宗教為本的法律也是靜悄悄通過的。當我們入到議會,我們不會是多數,但令民眾得到資訊,他們會做抉擇,會不會反抗。」Grace如此相信。

沒有宣傳是壞宣傳,團結黨也曾捲入支持棕櫚油種植園的爭議,被環保團體批評為棕櫚油產業搽脂抹粉。Grace認為黨不是支持或反對該產業,而是要討論它的正反面,而歐盟有嚴格的法規需要遵守,種植園也不是為所欲為。與此同時,歐盟確是正在考慮將棕櫚油產業定為「不可持續」,就此,印尼與歐盟的談判咬得很緊。

在「212運動」後的首次大選,正當人們關心極端伊斯蘭如何左右大局,團結黨則打出反對宗教不容忍的理念,召集到一群青年參與其中,但是否真的得到「千禧世代」的選票、突破全國4%選票的門檻,還是未知之數。只知道此刻,青年參政的勢頭仍烈。

【印尼大選.雅加達現場報導】
威權陰影下,跌宕前行的印尼民主

記者:鄧建華

廣告